魂斗罗归来武器大全: 神蟒原:普通農家幾十年間情感糾葛,盡現關中濃郁風土人情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2 07:01:22 點擊:21731 回復:4258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魂斗罗归来官方网站 www.dofnu.icu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上頁 1 2 322 下頁  到頁 
  以黃土地聞名于天下的關中平原腹地,有一條遠古時期形成的大河,叫渭河,是黃河的最大支流。相傳,人文始祖炎、黃二帝和先民們,就是在渭河兩岸的沖積平原上繁衍生息,開啟了華夏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從此,中國人有了一個共同的身份——炎黃子孫。
  又傳商朝末年,年逾古稀的姜太公子牙在渭河邊上用無餌無鉤魚竿垂釣,所謂“直中取魚,愿者上鉤”,引起文王注意,受到文王重用,從而輔佐文王、武王取得天下,由此開始周王朝近八百年統治,成就了一段明君賢臣的千古佳話。
  渭河的北岸是渭陽縣境內西起涇水、東至驪嶺,橫亙東西幾十里地的神蟒原。傳說很早很早以前,渭河河水泛濫成災,于是天帝派他七個女兒中的素衣仙女下凡,化作一條巨大的白色神蟒,來到關中平原,為百姓驅災避禍。由于渭河南岸有秦嶺山脈延續形成的漕渠原阻隔,洪水就向廣袤的渭北平原以排山倒海之勢奔騰肆虐。為了攔住洪水,白色的神蟒變成一條狹長的土塬——神蟒原,橫在了渭水的北邊。
  神蟒原中部有一條南北相向的官道,連接著原北相距十多里地的渭陽縣城和原南坡下的渭河北岸碼頭。以往人們從碼頭乘船擺渡過了渭河,南行四十里地上漕渠原,再向西南方向行三十多里,就到了省城西安。兩千多年前秦代始皇帝設立了渭陽縣,也修了這條由渭陽縣城直通秦都咸陽的官道。當年渭陽縣百姓繳納皇糧的牛車馬車,也是在這里擺渡過河,去往都城咸陽和之后的都城長安。
  

打賞

341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樓主 | 埋紅包
樓主發言:2197次 發圖:1張 | 添加到話題 |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襲 時間:2019-05-12 09:15:42
  首賞,祝大火[d:鼓掌]
  • 關中馬: 舉報  2019-05-13 15:39:45  評論

    感謝第一位支持《神蟒原》的老朋友!也感謝朋友的美好祝愿!
我要評論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襲 時間:2019-05-12 09:16:53
剩余 12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黑夜里的影子2019 時間:2019-05-12 10:31:29
  有人就有人情,有媽才有生命,人世間存在著圣潔的愛,如母愛無疆,勿忘恩人,勿忘母親,勿忘本,母親節頂貼~
我要評論
作者:我就是lp 時間:2019-05-12 10:48:05
  謝謝紅包,祝神蟒原大火??!
我要評論
作者:菱花舞 時間:2019-05-12 10:50:20



  支持嘍o(* ̄︶ ̄*)o





我要評論
作者:閑人3019 時間:2019-05-12 11:31:53
  養肥了看
我要評論
作者:羅錫文 時間:2019-05-12 12:39:57
  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海州書生 時間:2019-05-12 16:34:52
  陜西作家群善于寫鄉土長篇小說,名篇名著鶴立雞群。
我要評論
作者:冷月888 時間:2019-05-12 16:59:02
  支持原汁原味的鄉土題材,耐讀。
我要評論
作者:W湖 時間:2019-05-13 08:37:50
  支持!
我要評論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3 15:24:56
  公元1949年春日的一天清晨,東方的天空剛有一點魚肚白,戴著黑色六瓣瓜皮帽、身穿粗青布夾衣、扎著褲腳的章三老漢,雙肩掮著褡褳和兩捆棉花,就已經從神蟒原北邊的九里店村,順著這條官道,步行四五里地,火急火燎地趕到了原南坡下的渭河北岸碼頭。
  順著岸邊一條緊貼著神蟒原巖塄子的陡峭馬路,章三老漢來到了渭河水邊。這里是乘客們等待乘船過河的地方,眼前是一片破敗但卻繁忙的景象——靠著北巖塄邊有五六家全是土坯做墻、茅草做頂的簡易棚屋,此時這些搖搖欲墜的店鋪里,坐滿了等待過河的路人。一些衣著光鮮點的乘客,享用著店鋪里售價很高的早餐,有油餅油條、豆漿稀飯、饅頭包子、鍋盔鍋貼、豆腐腦……店鋪門前,是一字排開的小商小販,他們或是兜售胸前木盒里的香煙火柴,或是叫賣手提籃子里的麻花麻糖、酥餅柿餅。最多的是坐著或圪蹴著的小商販,他們的面前都有一個大小不等的籃子或竹筐,里面裝著各種各樣的土特產,有紅苕、土豆、小米、花生、綠豆、雞蛋……
  渭河河面很寬,渾濁的土黃色河水洶涌著向東流去,一排排水浪拍打著岸邊懸崖,濺起朵朵浪花。一條很粗的鋼絲繩橫亙在河面上,一端固定在北岸懸崖,一端伸向遙遠的南岸。繩索下面,一條巨大的擺渡船已經裝滿車馬行人,船工們分別拽著繩索上活動的木制抓手向后拉,合力形成的反推力使得渡船向前方的南岸駛去。
  章三老漢看到波濤翻滾的渭河水面上,渡船越來越小,知道返回來還需一段時間,又因心里有事,也不愿在嘈雜熱鬧的店鋪里等待,便尋到店鋪旁邊的僻靜之處,坐在了一塊巨石上。
 
作者:菱花舞 時間:2019-05-13 16:17:58



  支持佳作嘍o(* ̄︶ ̄*)o




我要評論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3 17:39:01
 巨石旁邊堆放著渭河發大水時撈出來的河落柴和破爛木質家具,還有接近腐朽的房梁椽檁等。章三老漢放下左肩上掮著的兩捆棉花和右肩上的帆布褡褳,看似消停地從褡褳里取出火鐮、火石,點燃一支媒頭(1),又取出一個年代久遠、被手掌把摸得明光發亮的黃銅水煙袋,按上一撮煙絲,“咕嚕咕嚕”地抽起水煙來。
  章三老漢年近花甲,中等個頭,腰已經彎了,背有些駝了,一頭灰白的短發和臉上深深的皺紋以及黃得發黑的皮膚,顯示著老人的飽經滄桑;可他雙目炯炯,眉宇間透出的剛毅與英氣,加上下巴底下飄逸的山羊胡須,又明顯流露出關中漢子堅定倔犟的性格與魅力。正因為年輕時隨同父兄們靠著一雙腳板,徒步來往于洛州山區與關中平原販運山貨藥材,章三老漢練就了一雙鋼腿鐵腳,走起路來虎虎生風。
  當昨兒后晌從胡寨府村永壽老漢的嘴里聽到被抓了壯丁的兒子章家奇成了一名解放軍士兵,就駐扎在離家四十多里、離西安城三十多里地的漕渠原原馮村,正準備攻打省城西安時,章三老漢就再也坐不住了,就想立馬動身,尋找到日夜思念的兒子,叫兒子回來。胡家和章家從上一輩就開始交好,永壽老漢還是章三老漢任班主的自樂班(2)樂友,負責鑼、鈸、梆子等擊打樂器的演奏。
  原來,渭陽縣城解放后,永壽老漢見自家日子好過了,就操心起遠在漕渠原的妹妹,背著一褡褳苞谷餅去探望。經過大半天艱難跋涉,到了原馮村。沒想到妹妹的家鄉也解放了,村里還住著好多好多的解放軍。這些解放軍大都是搭起帳篷駐扎在屋外,只有一些軍官臨時借住在百姓家里。妹妹家里就住著一位營長和他的通信員。妹夫對永壽老漢說,這些兵是屬于彭德懷領導的西北野戰軍的一個團,幾個月前參加了解放延安的戰斗,目前正在為解放省城西安做著準備。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3 17:47:08
  湊巧的是,臨回來的前一天,有一個解放軍戰士進來,找營長匯報工作。不一會兒戰士從營長房間出來,永壽老漢瞅著眼熟,也就多看了一眼。沒料到這個解放軍戰士也注意到了永壽老漢,突然叫了一聲“壽叔”,又急急說道:“叔,你不認得我啦?我是家奇,是興善的同學家奇??!”
  永壽老漢仔細端詳了這個臉盤瘦削,身板筆挺,白凈精干,有點斯斯文文的戰士,哈哈一笑說道:“我就看著眼熟嘛!穿上解放軍衣服,更顯精神、帥氣,叔都不敢認你了!”
  家奇問道:“叔,你去過我家么?見過我大(3)么?興善現在干啥哩?”
  永壽老漢說:“賢侄嫑急!聽叔慢講。你大那兒我常去,想喝茶了要敲梆子了就去你大的茶水店。如今解放了,你大啥都好了!就是常提起你,念叨你??醋毆洗虬苷?,就為你操心?!葉松潑懷魷?,念了幾年書,和你叔我一樣,還是打牛后半截子(4)——咦!你不是當了國軍么?咋又成了解放軍?”
  家奇笑著答道:“我被國民黨部隊抓了‘壯丁’,在金川駐防了一年多,就去了延安。延安解放時,我們團全部投誠了解放軍?!?br>  “好,好,好,太好了!我回去告訴你大。你在解放軍,你大一定會放心的,高興的?!?br>  “解放軍是咱窮人自己的軍隊,我打算西安解放后,就回家去看望我大?!奔移嫠?。
  家奇又把被抓了壯丁以后的事情告訴了永壽老漢——
  原來,隨同家奇一起被抓的還有一位從河南逃荒到陜西的年輕人,叫劉順。他不但生活上關心家奇,還經常講一些國共兩黨的事情。很快,兩人成了知己朋友。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3 17:48:01
  不知不覺近兩年過去。一天,劉順悄悄地對家奇說:“兄弟,解放軍就要打到延安了,國軍快要完蛋了,你打算以后咋辦?”
  家奇說:“國民黨氣數已盡,完蛋也是遲早的事!仗打完了,我還想回我四大那兒做生意。劉哥你想咋辦?”
  劉順說:“其實,解放軍本來就是老百姓的隊伍,是咱窮人的隊伍,這延安城本來就是解放軍的大本營。國共合作打跑了日本,老蔣就想一人坐江山,打起內戰,想消滅朱、毛?!?br>  家奇說:“這老蔣真是該死!不得人心!”
  劉順說:“是的,正因為老蔣不得人心,不到兩三年,美國人支持的蔣介石八百萬軍隊,就被朱、毛解放軍打得落花流水?!?br>  家奇問道:“劉哥,那延安咋就被國民黨的國軍占領了?”
  劉順回答:“兄弟,這你就不懂了。這不叫‘占領’,這是解放軍故意讓出的。當時,蔣介石嫡系王牌部隊胡宗南大軍壓境,胡宗南氣勢洶洶,聲言三個月消滅朱、毛!結果呢,朱、毛軍隊避其鋒芒,實施戰略轉移,渡過黃河,打運動戰,讓給胡宗南一座空城。朱、毛所到之處,百姓擁護,隊伍不斷壯大,打了無數的大勝仗。如今全國大部分地方已經解放,延安城也為期不遠了!”
  家奇聽后很是高興,說道:“那真是太好了!延安解放了,我就可以回家了!”
  劉順說道:“既然盼著早點解放,將來解放軍進攻時,咱可不能對著解放軍開槍??!”
  家奇則信誓旦旦地表示:“劉哥,到時我一切都聽你的!”
  后來,解放軍進攻延安,家奇所在的國軍部隊一個團一槍未放,全部投誠。家奇從此也知道了劉順本來就是共產黨,有意裝著逃荒要飯,有意被抓了壯丁,有意混進了國軍隊伍。最后和他的戰友一道,策反了這個團的國軍。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3 17:48:52
  解放軍接管了這支部隊后,對不愿意留下當解放軍的,發給路費,讓其回家;對愿意參加解放軍的,則整編到解放軍隊伍中來。此時,家奇非常崇拜劉順大哥,就征求劉順意見。劉順說:“兄弟,你有文化,我看你的確是個人才,你家里還有兩個弟弟,建議你留在部隊。全國解放后,咱們一塊建設新中國。你的前途無量??!”
  就這樣,家奇當上了解放軍,編制在劉順任營長的三團一營,成了營部的文化教員。隨后,部隊開至西安城外漕渠原,駐扎在原馮村,作為解放西安城的解放軍之一部。
  永壽老漢把這一切都告訴了章三老漢,并勸他放心,不要著急,說解放了西安,家奇就會回來。
  章三老漢能放心嗎?能不著急嗎?心想:“兒子咋這么瓜(5)?本來你好好地在西安城你四大的藥店里學做生意,被抓了壯丁當了兵是萬般無奈,可解放軍給你路費讓你回家,你卻不回,自愿扛槍打仗,眼睜睜地往火坑里跳?!?br>  難怪前段時間從北邊延安方向開過來一隊一隊解放軍,路過家門口,一直向南邊西安方向開去。當時,章三老漢坐在自己家茶水店門口,看到不時有解放軍拿著水壺來店里打水。這些解放軍和章三老漢以前常常見到的生蹭愣倔、罵罵咧咧的國軍不同,一個個和藹可親,打完水就和來到店里消費的顧客一樣,放下幾個銅板就走,搞得章三老漢很不好意思。人家村里好多人都提著雞蛋,端著茶水招待解放軍,可這些解放軍打了水卻一定要給自己放下茶水錢!還說這是部隊紀律,是“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規定的,不拿群眾一針一線,再說你老人家開店也不易??!章三老漢想:“怪不得人家解放軍打勝仗——‘得民心者得天下’嘛!”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3 17:54:22
  這些路過章三老漢茶水店門口的解放軍,一直接連不斷持續了大半天?!翱蠢湊廡┙夥啪錈?,肯定有我的兒子家奇!這碎崽娃子(6)肯定怕我留住他,偷偷地溜了過去?!?br>  知道了兒子的下落,章三老漢高興得一時不知說啥是好。真是喜從天降!可興奮之余,又細細一想:“家奇的部隊正準備攻城,兒子還要承擔多大風險?自己怎么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寶貝兒子去干這樣的危險事呢?不行,無論如何我得去漕渠原把兒子叫回來?!?br>  當永壽老漢說到家奇現在一切很好時,章三老漢急了:“好啥哩么!這馬上就要打仗了,槍子可不長眼睛!他還不感到一點危險?解放西安城是干啥?是攻城!可這城不好攻??!當年‘二虎守長安’,劉鎮華八個月都攻不下來,你彭德懷就有多大能耐?他四大一直在城里做生意,前一陣回來說,這些國民黨兵個個如狼似虎,都拿著美國人支持的先進武器,還有一圈幾丈高的城墻擋著,你能攻進去嗎?咹!還不是白白去送死!”
  永壽老漢說:“三哥,現在解放軍越來越厲害,關鍵是人家得民心,老百姓都擁護。國民黨兵看起來都很兇,其實個個是草包,槍一響,夾起尾巴就跑,這些好武器就都送到了解放軍手里?!?br>  章三老漢說:“不管咋說,這打仗不能說不死人吧。我不管他誰最后坐天下,我就要我兒子平安順當地回家,做個實實在在的莊稼人?!?br>  說著,章三老漢就想立馬動身。眼看天色已晚,就詳細詢問了永壽老漢原馮村興善他姑家的地址,招呼老伴章董氏拾掇干糧,準備路費,決定第二天出發。章三老漢又盤算著要帶兒子回來,恐怕要花大錢,茶水店余錢不多,于是背上兩捆棉花,打算路過郭鎮時,委托郭鎮自樂班樂友胡道生幫忙賣掉,湊得更多盤纏,以便到時候事情好辦。胡道生早年也在胡寨府村長大,后因家境貧寒,招贅到郭鎮做了上門女婿。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襲 時間:2019-05-13 19:19:07
  新的一周,新的支持[xyc:頂]
我要評論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3 20:56:00
  多謝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目目目目撒 時間:2019-05-13 21:32:40
  好像挺好看的,先關注下
  • 關中馬: 舉報  2019-05-14 10:39:37  評論

    多謝支持!
  • 目目目目撒: 舉報  2019-05-14 13:31:12  評論

    評論 wzhuo700312:wzhuo烏龜,自覺滾蛋。腦殘。俺上網輪得到你瞎說關你屁事?你那寡嘴你都無可奈何,不要你回復,滾蛋吧,去賣你的蠢。你除了湖說還是湖說。愚癡無知。
剩余 2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3 21:59:33
  章三老漢永遠忘不了民國“十八年年饉”后期的那場“虎烈拉”(7)瘟疫。當時關中大平原死了多半的農人。家境殷實的章三延慶家里原有老少二十人,死得只剩下八人——除了父親章信宗和二哥章延進死于土匪之手,母親、大哥和其余家人均死于“虎烈拉”瘟疫。一天下午,凜冽的西北風刮得正急,狂風卷起的塵土夾雜著干枯的樹葉、茅草以及不知誰家死人后撒下的紙錢,漫天飛舞。延慶打著冷顫,坐在炕沿,眼看著自己的妻子咽下了最后一口氣。妻子懷里抱著的木犢(8)也奄奄一息,恐怕不會再有緩過氣來的希望了,于是顫抖著聲音對章四延春說:“四弟,咱倆不用挖坑了,也沒有力氣挖坑了,干脆把這娘倆也拉到干澇池里撂了吧?!彼低?,延慶淚如雨下。
  延春不同意,說:“木犢還沒有斷氣,咋能一塊扔掉呢!”
  兩人的對話被一旁因母親死了已經嚇傻了的大女兒家蘭聽到了,她撕心裂肺地尖叫一聲“媽——”,就撲到媽媽懷里,又趕快抱起媽媽懷里的弟弟木犢——木犢染病后,就一直由同樣有病的媽媽照看——這時的家蘭不再顧忌什么,懷抱木犢跑到一邊,對著延慶、延春連哭帶喊:“我要弟弟!我要弟弟!弟弟還沒死!”
  延慶見狀,吃了一驚,大聲訓斥:“蘭蘭,你不想活了!”
  蘭蘭頂了父親一句:“我就是不想活了!”說完又“哇哇”大哭起來?;忱銼ё諾哪徑克淙謊劬φ鱟乓惶蹕阜?,可此時不哭不鬧,和死了的孩子沒太大區別。
  蘭蘭最喜歡弟弟木犢了。木犢滿月后,媽媽要干活,除了喂奶,木犢就由大女兒家蘭整天抱著。三年多來,木犢只認媽媽和姐姐,已經學會走路的他只喜歡跟著大姐蘭蘭一塊玩耍。家里親人一個個死去,蘭蘭非常害怕,眼淚已經流干,也不時地想著自己哪一天也會像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一樣被撂進干澇池??紗聳?,蘭蘭也不再害怕了。她想:“親人們都死了,自己活著還有啥意思?”
  • 安塞腰鼓煙塵里: 舉報  2019-07-11 09:28:40  評論

    民國十八年年饉,是縈繞在關中百姓心頭揮之不去的一次大劫難。小時候常聽老人們說起。愿天災人禍再不降臨。
我要評論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3 22:00:13
  看著執拗的女兒冒死護著自己心愛的兒子木犢,已經麻木的延慶此刻也泣不成聲:“娃呀!不是大心硬,木犢早晚也是一死。你現在抱著他,大怕的是你再病重,還讓大活不活?!”
  蘭蘭哭著對父親說:“我不怕死!木犢死了,就把我和木犢一塊撂了吧!”
  “三哥,你咋這般的心硬?”同樣也染了病的延春媳婦何英從她的房間出來說,“不管咋說,娃沒咽氣,就不能撂嘛!”
  “三哥,其實人越小,抵抗疫病的能力反而越強?!毖喲核?,“蘭蘭執意留下木犢,我看還是留下吧。咱哥倆咋能把睜著眼睛的娃往坑里撂哩?”
  延慶放棄了自己的打算,和延春一起,拖著羸弱的病體,在章家墓園挖了坑,掩埋了自己的苦命妻子。
  …………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3 22:01:05
  疫病過后延慶對延春說,“木犢滿月時,我讓咱大給娃起名字,當時咱大正在念叨著斟酌字眼給娃起名,你兩口從西安回來,打斷了咱大的話——這一耽擱就是近四年光陰。你比哥讀書多,有文化,現在就給娃起個名字吧?!?br>  “好,好!”延春思索了一下說,“木犢都病成這樣,卻死里逃生,又活了過來,真是個奇跡!按家譜娃是‘家’字輩,三哥,你看叫‘家奇’好不好?”
  “家奇好!家奇好!”延慶這時也欣喜地說道,“我兒家奇大難不死,恐怕日后的福分不淺哩!”
  …………
  章三老漢認為自己當年差點鑄成大錯,已經有過一次對不住兒子了,這次兒子又面臨攻打西安城這樣生死攸關的事情,自己豈能坐視不管?章三老漢已經鐵了心,這次無論如何要將兒子叫回家,離開軍隊這種提著腦袋做事的危險之地。
  此時的他坐在大石上,焦急地等待著。燃盡了一根媒頭,不知抽了多少袋水煙,足足一個時辰過后,擺渡船才開了過來。章三老漢乘上船,過了渭河。再向南走了五里地,到了郭鎮,找到自樂班樂友胡道生,已是日上三竿。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3 22:03:35
  得知老朋友今日要去見離家多年的兒子家奇,胡道生很是高興。馬上帶章三老漢去了自己熟悉的一家貨棧,賣了兩捆棉花后,又請三哥吃了一碗葫蘆頭泡饃。章三老漢不愿久留,背起褡褳,告別胡道生,急急上路,向南,朝著漕渠原的方向趕去。
  已是陽春三月,天氣已不再寒冷。章三老漢快步走著,雖然只穿著不算太厚的夾衣,可身上還是冒出汗來。章三老漢索性脫掉外衣,也像褡褳一樣搭在肩上,手上拿著已經變得灰黑的白羊肚手巾,不時地擦著臉上脖子上冒出的熱汗。道路兩旁,綠油油的麥田像一望無際的綠色海洋,剛剛分蘗的麥苗隨著微風搖曳,翻卷起片片綠浪;菜籽花已經開放,空氣中彌漫著麥苗的清香和菜籽花的花香;地里不時可見喜氣洋洋勞作著的農人們,他們或鋤地,或除草,或點瓜,或種豆……勞作的中間不時傳出自信的喊聲和幸福的笑聲。
  和章三老漢家鄉一樣,這里已經解放,成了共產黨的天下,老百姓的天下。他們也剛剛進行了或正在進行著土地改革,是在屬于自己的土地上勞動。他們大多數人做夢也不曾想到,今天會成為這些土地的主人。在經過一番計算、一番丈量,再在石樁或者木樁寫上自己名字的田地里勞作,這些祖祖輩輩一無所有的莊稼人,能不心情舒暢,歡呼雀躍么?
  而此時急于見到兒子家奇的章三老漢,無暇顧及一路上所見到的美麗迷人的田園風光,始終就像競走運動員,只顧著大踏步地向前趕路。
作者:王老二88 時間:2019-05-13 22:12:21
  關中平原,那樣熟悉,靜待。
我要評論
作者:貍教授 時間:2019-05-13 22:18:24
  好文!記號^0^
我要評論
作者:項絡臣 時間:2019-05-13 22:31:43
  我來也,拜讀,學習。每天會來催更哦
我要評論
作者: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5-13 22:40:49
  天帝派他七個女兒中的素衣仙女下凡,化作一條巨大的白色神蟒,來到關中平原
我要評論
作者:葉仲錄 時間:2019-05-14 00:23:16
  朋友@關中馬 的帖子很好,特此前來欣賞!

  

  
我要評論
作者:葉仲錄 時間:2019-05-14 00:23:35

  
我要評論
作者:百年過客2016 時間:2019-05-14 00:35:13
  欣賞佳作。
我要評論
作者:海角風雨新 時間:2019-05-14 02:09:11
  學讀
我要評論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07:53:20
  太陽西墜的時候,章三老漢趕到了漕渠原。
  走上原坡,到了原馮村村口,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桿桿迎風飄揚的紅旗;紅旗下面,整齊地排列著一頂頂灰色的軍用帳篷;帳篷旁邊的土墻上,刷著一幅醒目的黑體字標語,上寫“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
  好多解放軍戰士出出進進,都在緊張地忙碌著,要么擦槍操練,要么幫著老百姓干活。一個站崗的解放軍戰士向章三老漢走來,客氣地問清了他要去的地方,熱情地帶著章三老漢來到了興善他姑的家里。
  走進門,興善他姑一眼認出了章三老漢。昨天她哥走后,興善姑也和家奇聊了許久,大概知道了家奇的遭遇。
  興善姑急忙讓座,一邊倒茶一邊問道:“三哥,你是來看兒子的吧?”
  “是??!一走就是三年,沒有一點音訊,你說急人不急人?”
  “家奇都說了,當初他被國民黨抓了壯丁,知道他大一定急得要命。現在好了,家奇當了解放軍,又湊巧住在我村里?!?br>  “那我現在能不能見呢?”
  “能!能!你先喝茶,我去給營長說說?!?br>  營長聽見屋里來了客人,已經從自己住的房間里走了出來,興善他姑馬上給他倆相互介紹。劉順營長知道這是家奇父親,立刻走上前,緊緊握住了章三老漢的雙手說:“您好!您好!家奇常常提起您,您老有這么好的一個兒子,真有福氣??!”
  章三老漢顯然不習慣與人握手致禮,拘謹地也連連說:“你好!你好!”劉營長手一松,章三老漢就失急慌忙地從自己的褡褳里取出心愛的黃銅水煙袋,要遞給劉順抽水煙,劉順推辭說“謝謝!我不會抽煙”,又喊來通訊員,吩咐去叫章干事馬上過來,這才坐下和章三老漢拉起了家常。
  當劉順知道了章三老漢這次來是要帶家奇回家時,感到非常意外,說:“章叔,全國的形勢您應該知道,我們解放軍已經解放了大半個中國,中國這個東方大國的天就要亮了!蔣家王朝即將滅亡,蔣介石已經逃到了臺灣。這個時候,您卻要帶兒子回去,您說您老人家糊涂不糊涂?”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07:54:02
  章三老漢說:“我就這么一個兒子,我年齡大了,家里種地離不開他?!?br>  “家奇不是說他還有兩個弟弟么?”
  “唉!那兩個是他媽帶過來的,不是親生的,靠不住,都已經獨立門戶。我就家奇一個親生兒子?!?br>  “家奇有文化,已經是咱營部的文化教員,也是咱部隊培養的對象,我還指望著將來和他一起建設新中國呢!現在讓他回去,您老人家說可惜不可惜?”
  興善姑在一旁插嘴道:“三哥,我也一個兒子,可我的喔碎崽娃子非纏著劉營長當兵不可,我沒辦法,都已經同意了,只是劉營長還沒批準?!?br>  任憑劉順如何講道理,興善姑在一旁幫腔開導,章三老漢就是一言不發,一個勁兒只是“咕嚕咕嚕”地抽著水煙。
  門外一聲“報告”,劉順說聲“進來”,一個英姿勃勃的解放軍戰士走了進來,首先向劉順營長一個立正敬禮。劉順說:“家奇,你看誰來啦!”
  家奇看見了一旁抽著水煙的父親,叫了一聲“大”,接著問道:“你咋來啦?!”章三老漢應了一聲,放下水煙袋,站了起來,眼淚奪眶而出,顫巍巍說道:“娃呀!大找你找得好苦??!”家奇握住了父親的雙手,又扶著父親坐下,說道:“我不是讓我叔捎話回去了么?我在這兒好好的,你就放心吧!”
  看到這兒,劉順站起來說道:“好啦,你們爺倆好久不見,就好好聊聊吧!”說完,劉順走了出去,興善他姑也走了出去。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07:55:10
  這時,章三老漢開始好好打量起兒子來。近三年不見,兒子變了,好像長高了許多,成熟了許多。兒子英俊的臉龐上兩道向上揚起的劍眉透出一股帥氣,兩只不大不小好看的眼睛里此刻正噙滿淚水。雖然兒子生長在農村,可臉上白白凈凈斯斯文文,倒是很像城里人。兒子身穿著灰色的解放軍軍裝,帽子上有一顆閃閃發光的紅色五角星,衣領上也有兩面小小的紅旗,腰間扎著的皮帶和綁纏的小腿,顯得精神抖擻,干凈利落。兒子已不是當年毛手毛腳的愣頭小伙子,已在部隊里鍛煉成了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兒子說:“大,我叔說咱家一切都好,我打算解放西安后就回去看你,這么遠的路,你跑來干啥么?”
  章三老漢說:“干啥!我想帶你回去!”
  家奇一聽,吃了一驚!連忙問道:“大,你說啥?我沒聽錯吧,你是想帶我回家種地?”
  “就是帶你回去種地。咱那里開始土改了,咱家現在十畝地,你不回去種,誰種?我老了,早都沒有力氣下地了?!?br>  “不是還有福兒和繼兒嗎?他們能不下地干活?”
  “福兒已經分家出去,單另開了;繼兒經人說合,已經招贅到了何家村。家里只剩下我跟你媽,你說你不回去,大這以后的日子可咋過?”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07:56:27
  原來,一路上章三老漢已經盤算好了帶家奇回去的理由。當然,他知道要家奇回去的真正理由是不能告訴解放軍的,人家知道了會說兒子是可憐膽小的怕死鬼,是讓人唾罵的逃兵!這種理由恐怕家奇也難以接受。前陣子解放軍在村里做征兵宣傳,他知道解放軍的征兵政策里有“獨子不征”一條,就打算在這一條上做文章。正好土改分地時福兒獨立門戶利于分地,也就順勢將福兒分了出去??杉潭Π??思來想去,章三老漢終于有了辦法——去年四弟媳何英曾把繼兒說給了娘家村里生了三個女兒的堂兄何老六,說好了等兩年女兒大了就招贅繼兒,現在就說已經招走了不就得了!這樣,家奇真真正正名副其實成了獨子,我章三老漢堅持帶回兒子應該不成問題。想到這兒,章三老漢為自己很快想出的這個辦法得意起來。
  果然在章三老漢擺出來家里的實際情況后,家奇也感到父親談的確實是個實際問題,于是只得極不情愿地說道:“那好吧,解放西安后,我就向部隊提出請求,回家種地?!?br>  “兒??!解放西安還在猴年馬月?大就要你現在回去!”
  “現在不行!現在就要攻打西安,我參加解放軍后,還沒有像模像樣打過一次仗,我這就回去了,不是逃兵是啥?還不讓人笑死!”
  “誰想笑就讓他笑去!大讓你回去也確實屬于無奈?!?br>  “大,我知道你困難,我一定回去照顧你,可我現在確實不能走,無論如何兒子要等到西安解放后才能回去,兒子絕對不做臨陣膽怯的逃兵!”
作者:紅塵瑜錦 時間:2019-05-14 08:10:45
  早上好,回訪文友,支持佳作!
我要評論
作者:總是如此沉默 時間:2019-05-14 08:38:09
  感覺作者讀過不少書,最近書荒,能推薦一兩本嗎?
  • 關中馬: 舉報  2019-05-14 09:57:21  評論

    哈哈!雖讀書不多,但還是可推薦文友讀一讀國內文學陳忠實的《白鹿原》,路遙的《平凡的世界》;國外肖洛霍夫的《靜靜的頓河》,大仲馬的《基督山伯爵》。
  • 夢沒了色彩D: 舉報  2019-05-14 20:59:40  評論

    霍達的《補天裂》,《穆斯林的葬禮》很值得一讀
我要評論
作者:世說三衡 時間:2019-05-14 08:59:44
  欣賞佳作
我要評論
作者:山茅2018 時間:2019-05-14 09:12:09
  回訪文友,支持好作品
我要評論
作者:二勃 時間:2019-05-14 09:33:51
  欣賞佳作!
我要評論
作者:W湖 時間:2019-05-14 09:41:26
  早
我要評論
作者:蘭說溪語FM 時間:2019-05-14 10:05:24
  收藏,留著仔細讀,
  支持頂,,︿( ̄︶ ̄)︿,
我要評論
作者:邗江老劉 時間:2019-05-14 10:20:38
  熱烈祝賀新作問世,祝老馬心想事成!
我要評論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10:41:29
  章三老漢看到兒子態度如此堅決,突然放下水煙袋,老淚縱橫,一字一板地說:“奇兒,你聽著,這次你跟大回去,算你是大的兒子!這次你不回去,你就別再進咱章家的門!我跟你媽死了,就是隨便叫人埋了或是叫野狗叼著吃了你也嫑管!就……就當我沒有你這個忤逆兒子!嗚……”說完,章三老漢竟然不顧一切,當著自己寶貝兒子的面,號啕大哭起來。
  這下子可難為了家奇。家奇手忙腳亂地又是拿出汗巾擦著父親臉上的淚水,又是結結巴巴好言苦勸著自己這個一生經歷了太多苦難的老父親。
  這時,劉順營長走了進來,說:“老人家,您不要哭了,您說的情況我已經知道了。我同意家奇這就跟你回去?!?br>  家奇一聽,急了:“營長,你這是——”
  劉順接著說:“家奇,你是一個好軍人,咱們相處了這么久,我是知道的??贍愀蓋姿傅囊彩鞘導是榭?。按照咱們解放軍征兵條例,像你這種情況確實屬于不征之列。當初,只知道你有兩個弟弟,可這兩個弟弟都不在老人身邊,何況也不是你的親弟弟。這樣吧,你在部隊是干革命工作,到了地方上也可以干革命工作,也可以建設新中國。眼下全國即將解放,仗打完了,我也會到地方去工作,說不定咱們很快就會見面的?!?br>  章三老漢一聽,破涕為笑,連連說道:“你看你看,人家劉營長多體貼民眾疾苦?!笨杉移嬉廊患磺樵?,說:“這解放西安就是幾個月內的事,完了我一定回家還不行嗎?”
  劉順說:“家奇,行啦,你明天就和大叔回去吧。我一會兒去團部給你開個介紹信,你回去到縣上和地方新政府聯系一下,其實,地方上正需要你這樣的革命干部去工作呢?!?br>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10:42:07
  既然劉順營長已經做出決定,家奇知道到地方上也可以繼續干革命工作,也就不再堅持。當天晚上父子倆在興善姑家里住了一宿,父親提起此次來還帶了一些銀元,和家奇商量臨走時送給劉營長??杉移婕峋霾煌?,認為這都是國民黨軍隊的腐敗丑惡現象,解放軍不興這一套。
  第二天臨走,劉營長交給家奇一封介紹信的同時,還有兩塊銀元。家奇接了介紹信,裝在自己的挎包里,可謝絕帶銀元,章三老漢也不讓家奇帶。劉順營長說這是部隊規定,是給家奇的路費,父子倆這才很不好意思地裝上銀元。家奇又按照部隊規定,取掉領章帽徽,鄭重其事地交給劉營長。然后打起背包,背上挎包,握手告別了劉順營長,向回家的路上走去。

  注釋:
 ?。?) 媒頭:用火紙卷成的保持較長時間火種的細長紙筒。
 ?。?) 自樂班:關中農村一種自娛自樂的民間組織,以演唱秦腔為主,輔以簫、笛、嗩吶、二胡等器樂演奏,常?;岵斡胂繢锘檣ゼ奕⒑彀紫彩亂曰蝗〕昀?。
 ?。?)大:念大dá。指父親。在陜西關中農村一些地方,習慣把父親叫“大”。
 ?。?)打牛后半截子:指當農民,務農。
 ?。?)瓜:這里指傻的意思。
 ?。?)碎崽娃子:對下輩人的昵稱。
 ?。?)虎烈拉:霍亂病的俗稱。
 ?。?)木犢:陜西關中不少地方對未起名的嬰幼兒的通稱。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10:42:45


  章三老漢心情極好,走路也輕快多了,快六十歲的老人,竟然歡快得小鳥一般。家奇雖然感到不能參加解放西安的戰斗很遺憾,可是能回到闊別將近三年的家鄉,和父親一起生活,參加地方上的土地改革,也感到心情格外舒暢。家奇似乎感覺到自己記事以來,從沒有見到過父親有今天這樣高興,他常常聽到父親講給他爺爺怎樣帶著一大家人從洛州大山里遷徙到關中大平原的故事,講給他民國“十八年年饉”章家如何蒙難的故事,以及自己三歲多得了虎烈拉奄奄一息父親要扔掉他如何被姐姐家蘭執意留下而死里逃生的故事。父親每一次講到他只差一點就要鑄成大錯而造成千古遺恨時,總是感到深深的痛苦與自責,而每一次都是家奇懂事地勸慰父親大半天,父親心情才會平息。
  以前家奇把這一切災難的根本原因,歸咎于“十八年年饉”的特大干旱、蝗災、雹災、瘟疫以及土匪的猖獗,可現在家奇卻把這一切歸咎到國民黨反動政府的頭上。天災固然是一個因素,可人禍大于天災,正可謂“苛政猛于虎”!在被國民黨抓了壯丁或者準確點說在延安投誠解放軍后,部隊經常性地開展階級教育,尤其對于家奇這些有文化的戰士,部隊領導包括劉順經常給他們上課,給地方上培養了一大批土改干部,因為家奇的文化教員身份,才沒有被分派出去。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10:43:39
  而經過這些教育,家奇的思想發生了根本性變化。首先他把章家幾十年的遭遇以及關中農村乃至整個中國勞動人民的苦難,都用階級分析的觀點加以思考:人都是有階級的,有剝削階級和被剝削階級。有財產有土地、生活富足的人屬于剝削階級,他們是靠著剝削他人的勞動成果發達富裕起來的;無財產無土地或者只有少量土地、生活貧窮的人屬于被剝削階級,他們是因為受到剝削階級的剝削,生活才越來越窮的。國民黨反動政府就是代表了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的根本利益,代表了整個剝削階級包括地主階級的根本利益;而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解放軍就是被剝削階級也就是整個勞苦大眾自己的軍隊,共產黨就是要帶領被剝削階級推翻剝削階級,推翻舊政權,建立新政權,建立新中國。
  和許許多多的熱血青年一樣,家奇也積極地投身到這場革命洪流中去,立志為廣大受壓迫受剝削的勞苦大眾翻身解放而奮斗。家奇對劉順大哥佩服得五體投地,他不止一次地表示,要跟著劉順革命到底。
  誰知事與愿違,父親趕到了部隊,要強行帶他回去。家奇當初決定即使和父親鬧翻,也要堅持參加完解放西安的攻城戰斗再回去,可劉順營長說得很有道理,父親年齡大了,應該得到自己照顧。家奇也自然清楚,回到地方上也一樣做工作,也一樣干革命,也一樣建設新中國。
作者:冰釋女孩 時間:2019-05-14 11:47:09
  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5-14 12:47:54
  拜讀佳作
我要評論
作者:zgsxsltsj 時間:2019-05-14 12:56:15
  
  
我要評論
作者:周濤1115 時間:2019-05-14 13:02:17
  雙肩掮著褡褳和兩捆棉花,就已經從神蟒原北邊的九里店村,順著這條官道,步行四五里地,火急火燎地趕到了原南坡下的渭河北岸碼頭。
  ————————————————————————
  直奔主題,地域性很強,低層百姓的生活,看了還要看,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時間:2019-05-14 13:19:03
  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時間:2019-05-14 13:28:20

  
我要評論
作者:瓊樓玉宇Tv 時間:2019-05-14 14:57:00
  拜讀佳作,大力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午欄山 時間:2019-05-14 15:16:00
  學習,支持!
我要評論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15:50:13
  一路上,家奇不時地問這問那,全是有關家鄉的變化。
  家奇問:“大,九里店也土改了?”
  章三老漢答:“土改了,土地已經分到手里了。咱家分了五畝地一頭牛,連咱家以前的自有土地共十畝地?!?br>  “太好了!咱家的土地翻了一倍!”
  “唉!這次土改,把渠梁村你姐家可是害慘了!”家蘭前多年被在西安粉巷開著濟民藥店的四大章延春送到大華紗廠當了工人,后來嫁給了一個地主的兒子??擠蚱蘗┒莢諼靼補ぷ魃?,后來公公死了,家蘭和丈夫梁義回到了渠梁村,這次也被分掉了土地,只給她家留了十多畝。
  “咋啦?”
  章三老漢就把家蘭家的遭遇詳細地說了一遍,家奇默默聽著,一直沒吭聲。最后才說:“我姐很能干,我相信她和我姐夫會守著現有的十多畝地,把日子過好?!?br>  “還有,你四大后來一畝地都沒賣掉,這次都分了?!閉氯蝦河炙?,“你四大成分評了個‘小土地出租’,咱家評了個‘貧農’。大當時不忍心要你四大的地,可工作隊曹隊長說不要地就是思想落后,一天到晚纏著我,我就要了。你四大回來,我看還是把地還給你四大算了?!?br>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15:51:12
  “我四大不在家里?”
  “半年前回來過一次,延安解放后,西安戰事吃緊,就沒再回來。你四大不是一直讓五原縣東李村你姑、你姑夫給他經管著土地么,現在也都回去了。你姑、姑夫家里也分了土地,他們要回去種自己的地。給你四大留下的土地,由以前種的人繼續種著??晌也恢Φ?,就是對種著你四大的土地,心里感到不舒服?!?br>  聽到這兒,家奇耐心地開導父親道:“大,我給你說,不管國民黨掌權,還是共產黨掌權,最終農民都應該有自己的土地,像我四大和我姐,就應該把多余的土地分出去。就連國民黨以前的總統孫中山也講‘耕者有其田’,只是蔣介石背叛了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成了剝削階級的代表。現在共產黨新政府又給你分回了土地,你是農民,你不要土地以后咋生活?”
  “咱不是有五畝地,還有茶水店么?”
  “咱家是農民,茶水店是副業,咱家的主業是種地?!?br>  章三老漢也不和家奇爭執,反正土地還給四弟,還會讓別人分了去,咱就自己種著也行。好在家奇回來了,種地也不缺人手了。家奇已經老大不小,盡快娶個媳婦回來,可是件要緊的事。咱才不管兒子滿嘴的什么“剝削階級”“被剝削階級”“副業”“主業”“三民主義”“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等等這些新名詞。兒子有了媳婦,盡快再要孫子,章家很快興旺起來才是大事。
  章三老漢越想越高興,越想越覺得自己這一趟漕渠原跑得真值!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15:52:01
  中午時分,父子倆趕到了郭鎮,又見了朋友胡道生。胡道生看見朋友帶著兒子歸來,很是高興。章三老漢找了一家小酒館,點了幾道菜,首先舉杯說道:“今兒個高興!承蒙兄弟關心,也是老天有眼,兒子終于平安歸來,你我兄弟干一杯!”
  胡道生端起酒杯,急忙說道:“三哥是吉人自有天相,好人總有好報,咱就為著孩子的平安回來干杯!”
  看到自己回來父親高興,胡叔高興,家奇也來了興致,他也端起了酒杯,頻頻向父親和胡叔敬酒。
  酒過三巡,胡道生問道:“三哥,侄子多大了?不知婚事可有著落?”章三老漢回答:“不瞞老弟,我正為兒子婚事著急。你看娃都二十出頭了,婚事還沒一點眉眼,不知老弟這兒有沒有合適的姑娘?”
  “哎呀!真是太湊巧了!夜個(1)送三哥走后不久,蘭家莊我姐來找我,說她的三女子今年已經十八歲了,讓我這當舅的給娃找下家呢,今兒個就見到咱家奇,真是緣分哪!我看倆娃郎才女貌,絕對是天生一對兒。她家也是貧農,最近也分了十幾畝地,你們兩家成分一樣,門當戶對,也好走親戚?!閉氯蝦涸椒⒏咝?,馬上和胡道生商量起兩個年輕人的婚事來。
  由于從郭鎮回到九里店要過渭河,過河人多,碼頭上耽誤了時間,家奇和父親在太陽快要壓山時才回到了家。
  聽到家奇喊了一聲“媽”,章董氏高興得合不攏嘴。雖然不是親生,可家奇在家里時和自己兩個孩子福兒、繼兒相處極好,很愛他的兩個異母異父弟弟,就像是真正的大哥一樣。
  由于天熱,走路口渴,家奇到廚房里拿起葫蘆瓢,習慣性在水甕里舀了涼水,咕哩咕咚喝進了肚里。章董氏說咱家開著茶水店,我娃回家咋先喝涼水?家奇說我太渴了,涼水解渴。家奇手里拿著的葫蘆瓢,是神蟒原一帶農家常用的舀水工具,這可是遠古時期的先民們足以與打磨石器和鉆木取火的發明并列的一項技術進步哩!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15:54:29
  章董氏走進廚房,馬上和面,她要做家奇最愛吃的燙面油饃。父子倆洗把臉,家奇這時才取過店里常用的涇水生產的“幾于道牌”茯茶——也叫磚茶——掰了一塊,在柴炭爐子上熬了一壺,給大和媽一人倒了一杯,也給自己倒了一杯。章三老漢則從一路上背著的褡褳里取出了黃銅水煙袋,拿來火鐮、火石,點燃媒頭,十分愜意地“咕嚕咕嚕”著抽起水煙。
  用火鐮、火石點燃媒頭頗具技術含量,需要用一小窩棉花松松地包卷住媒頭的一端,緊貼在火石上,然后用火鐮朝著棉花的方向擊打,濺出的火花會引燃棉花,棉花再引燃媒頭。一個打火技術生疏的人,沒有十幾下的“嚓、嚓”聲,是很難打出火星引燃棉花的。媒頭的火苗用完后吹滅,以待再一次使用。再次吹燃也很講技術——要用抿住的嘴唇發出不大但爆發力合適的氣流對準明火熄滅的媒頭來吹,才可吹燃。雖然如今有了外國人制造的洋火可用,可章三老漢勤儉持家,能不花錢的地方是不會浪費錢財的,家里也就一直沿用著這種延續了幾千年的比鉆木取火技術先進不了多少的取火方法。
  章三老漢抽了幾口水煙,從煙壺里拔出煙鍋,從煙筒吹掉煙鍋里的煙灰,然后再裝上煙鍋,再按上一撮煙絲,抽起第二鍋水煙……
  父子倆正聊著家常,繼兒扛著鋤頭從地里回來,一眼瞅見大哥,高興地打著招呼,然后說道:“大走時說要叫你回來,我還以為不可能哩,沒想到還真叫回來了,真是太好了!”
  家奇說:“繼兒,你給大幫忙來了?”
  “咋叫給大幫忙來了?大哥你這話我咋聽不懂呢?”
  “你不是招贅到何家村了嗎?”
  “招贅?我咋越聽越糊涂?!?br>  看見哥倆說不清楚,章三老漢一旁笑著說:“是這樣,為了你哥回來,大想了個理由,就說把繼兒你招贅出去了,這樣部隊才批準了你哥回來?!?br>  原來是這樣,家奇腦袋馬上大了起來:“大,你怎么能欺騙部隊呢?你這叫兒子以后咋做人哩?”
我要評論
作者:atong2439 時間:2019-05-14 15:57:21
  支持佳作
我要評論
作者:海州書生 時間:2019-05-14 16:16:48
  民間記載的歷史,有時與正史不一樣。
我要評論
作者:lvsiluo 時間:2019-05-14 17:41:16

  
我要評論
作者:解放月宮 時間:2019-05-14 20:09:38
  八百里秦川可歌可泣。
我要評論
作者:化清風湮 時間:2019-05-14 20:40:00
  寫得真好
我要評論
作者:夢沒了色彩D 時間:2019-05-14 20:55:01
  為陜西文壇爭輝
我要評論
作者:夢沒了色彩D 時間:2019-05-14 20:56:24
  這部小說,是一部關中發展史
我要評論
作者:靳芝 時間:2019-05-14 20:58:16
  支持佳作!
我要評論
作者:許寶濤2015 時間:2019-05-14 21:20:25
  欣賞
我要評論
作者:古不為 時間:2019-05-14 21:30:33
  欣賞友友精彩!送上美麗祝福!
我要評論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21:31:08
  章三老漢嚴肅起來:“咋就叫欺騙?啥叫咋做人?繼兒分家另戶是遲早的事,你回來也是遲早的事,大這樣對部隊說了,你早一點回來有啥不好?”
  “既然繼兒在家,我就是回來,也等參加完解放西安的戰斗再回,心里也好受一點。我當了解放軍可是一次仗也沒有打過??!”
  “沒打過仗不是壞事,我叫你立馬回來,就是不想讓你參與西安攻城。槍子可沒長眼睛,你說這城要是攻下來,得死多少人?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大可咋活?”
  “那么多人都不怕死,都在為解放全中國流血犧牲,你就想讓兒子當個可恥的膽小鬼!”說著說著,家奇竟然委屈地落下淚來。
  繼兒見哥哥落淚,連忙打著圓?。骸捌涫?,這十畝地的活,我一人也實在是干不過來。就說這幾天的鋤地,人家二遍鋤完了,我頭遍還沒完。既然回來了,大哥你心里也不要難受了?!?br>  章董氏端來燙面油饃、稀飯小菜,家奇卻完全沒了胃口,僅僅喝了一碗稀飯,任章董氏在一旁怎樣勸解也無濟于事。
  第二天一早,章家奇準備去渭陽縣城,想找找地方新政府,看看能安排什么革命工作可干。臨走,就是找不到部隊開給他的介紹信。他記得劉順交給他時,他就和銀元一起裝到了挎包里,可現在銀元尚在,就是不見了介紹信。
  家奇問父親,父親說:“找不見了就算了,也不要去縣城了,就安安心心和繼兒一起鋤地去得了?!鋇奔移婢齠ㄔ偃ヤ釙?,要找劉順補開一張時,章三老漢說話了:“兒子,給你明說了吧,介紹信是我取出來燒了,我不想讓你到外面去工作!”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21:32:26
  家奇一聽,腦袋一下子仿佛炸開,氣呼呼問道:“大,你看你都干的啥事?你哄騙著把我從部隊上叫了回來,又燒了我的介紹信,你到底想干啥嘛?”
  “我想干啥?我就是想讓你做個老老實實的莊稼人!”
  原來,在昨天臨走劉營長交給家奇介紹信時,章三老漢就多了個心眼。他并不希望兒子回到家里后還去參加什么革命工作,但不便明說,就暗暗記著兒子裝下介紹信的地方。晚上等到兒子睡熟后,他悄悄取出介紹信,點火燒掉了。他知道兒子有了介紹信,就會去新政府報到,就會像村上土改工作隊的曹隊長一樣,干起革命工作。而章三老漢對兒子也干起曹隊長一樣的革命工作,是絕對不可以接受的。
  章三老漢認為這首先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如今是共產黨掌權,你曹隊長可以發動群眾,可以斗地主,可以分地主的地,分富農和小土地出租者的地??梢壞┕竦秤終屏巳?,你曹隊長還能有好果子吃?村上宋保長被定成惡霸地主,宋保長弟弟宋來義被斗爭了一場又一場,土地、錢財、房產、耕牛、馬騾、耙耱、犁鏵等等已經被曹隊長發動起來的貧雇農分了個精光,可宋保長隨同縣上國民黨保安團去了省城西安,宋保長家里就有著三十幾桿槍的隊伍,你共產黨就能保證完全消滅國民黨?萬一宋保長他們又回到了原底村,這些共產黨的革命干部還能保住腦袋嗎?就在三年前,朱、毛解放軍撤離延安后,胡宗南的國民黨軍隊反撲過來,渭陽縣的五個共產黨干部就在城南門口游街示眾,后被槍殺。
  章三老漢既然煞費苦心找回了兒子,又怎么能讓兒子再去干如此危險的工作呢?另外,曹隊長多次找過章三老漢,想讓他訴苦,想讓他當積極分子、當農協 ,這些都被章三老漢一一回絕。曹隊長主管原底村行政上所轄的全部七個自然村的土改工作,九里店是其中一個。而在九里店村召開貧雇農骨干會議,曹隊長總是放在章三老漢的茶水店召開。每次開完會后,曹隊長照例會支付茶水錢給章董氏,可章三老漢依舊對曹隊長缺乏好感。這絕對不是章三老漢怕受麻煩,他只是對曹隊長把所有窮人之所以窮全部歸咎到地主階級的剝削這些革命道理嗤之以鼻。他也以自己現身說法,說自己之所以窮下來,就是因為大災,死了婆娘又娶婆娘,就是因為要養活幾個孩子,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抽鴉片;而自己的弟弟章四延春和親家梁懷禮之所以富,并沒有剝削窮人,而是辛苦經商做生意的結果。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21:33:04
  還有原底村聞名渭陽縣的大善人王秀才過世后,他的長子王文國主持家務,也像他父親一樣對佃戶們很好,也是鄉親們公認的大善人、大好人。王文國不但主動把縣城的“南茂號”醬菜園無償交給了新政府,而且配合土改把自己的土地全分了出去,可曹隊長還要召開大會斗爭他,章三老漢就非??床還?。他認為這些被曹隊長洗過腦的上臺訴苦的貧雇農真沒良心,他們在訴苦時真是胡說八道,都把日子過窮了的原因歸結到地主剝削的原因,有的竟然把旱災澇災、兒女不孝等等不遂人愿之事,一概推到了王文國頭上。最可恨的是王葫蘆的兒子王金豹,原底村誰不知道當年他父親王葫蘆成了孤兒時,是王秀才收留了王葫蘆,養活了他,給他娶媳婦,把他當侄子看,可現在這個毛頭小伙子被曹隊長培養為積極分子,愣是說父親王葫蘆給王家扛了二十多年長工,受壓迫剝削最深最重,斗爭王文國時竟然大打出手。結果王葫蘆氣憤不過,說兒子忘恩負義,是喂不熟的狗,扇了兒子一個耳光,反倒被曹隊長整整批評教育了一個晚上。
  章三老漢訴說完自己燒掉介紹信的這些理由,家奇真是哭笑不得。家奇反復給父親解釋,現在已不同于以前,現在共產黨要建立的新中國很快就會實現,國民黨反動派再也不會打回來了……可不管家奇如何磨破嘴皮,章三老漢始終毫不動心,甚至又拿出漕渠原曾經給家奇用過的土辦法——你不聽老子的話,你就別喊老子“大”!
  看著眼前這個鉆了牛角尖的倔強老人——辛辛苦苦拉扯自己長大的可親可敬的老父親,章家奇退卻了。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4 21:34:12
  家奇不會忘記自己從記事的時候起,父親是如何百般呵護著自己。家里孩子多,負擔重,父親就是賣地賣房,也要單單讓自己讀書識字。家奇明顯感到了父親對自己的偏愛,這讓家奇很早就覺得自己這個大哥對不住兩個弟弟。家奇理解了父親叫自己從部隊回家又不讓自己出去工作,也是為著自己的安全考慮。盡管這些安全顧慮并不一定靠譜,但足以說明父親也是在深深地愛著自己。另外,自己投誠解放軍后,也沒有干過太多的革命工作,現在就去找新政府,要當公家人,要吃公家飯,要領公家錢,似乎也不太應該!
  算了吧,就按照老人的意思,做一個實實在在的莊稼人,好好過日子吧!
  看到兒子回心轉意,愿意好好在家種地,章三老漢激動地噙著淚花說道:“我兒終于明白過來啦,這就好!這就好!現在咱一家四口人,十畝地一頭牛,又開著這家茶水店,只要好好干,不愁攢不下錢。有錢了就盡快給你和你弟娶媳婦。要不了幾年,咱家又是一大家人,咱章家也就興旺起來了?!?br>  章董氏知道了家奇這次回來不再走了,兒子繼兒有了幫手,也很高興。家奇當即就扛起鋤頭,由章董氏領著,來到自家棉花田里,和繼兒一起鋤起地來。

  注釋
 ?。?)夜個:昨天。

作者:貍教授 時間:2019-05-14 22:14:27
  支持佳作!
我要評論
作者:淺色夏沬 時間:2019-05-14 22:19:34
  
我要評論
作者:冷月888 時間:2019-05-14 22:50:39
  過來學習老師的文字,文字相當老辣。
我要評論
作者:貍教授 時間:2019-05-14 23:38:59
  頂起
我要評論
作者:衣寶泰 時間:2019-05-15 05:15:38
  支持問好!
我要評論
作者:冰釋女孩 時間:2019-05-15 06:09:01
  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紅塵瑜錦 時間:2019-05-15 08:05:08
  早上好,支持文友佳作!
我要評論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5 08:11:49


  九里店村很早以前沒有村名,行政上一直歸屬東邊的原底村管轄。民國“十八年年饉”過后,年輕的章三延慶開起了茶水店,又因他用走步的方式測出了村子距離渭陽縣城九里地,于是有了“九里店”這個村名。村子中間的街道是一條大路,直通東邊兩里路開外的原底村。街道兩旁,依次排列著章姓、黃姓、何姓、吳姓等二十余戶人家。章三老漢住在村子西頭,緊挨著西渭公路,坐南朝北。五間拱脊大房的靠西兩間,連同前邊的茅草棚屋,是章家正在經營的茶水店。
  中午,知道家奇回來,村里幾個差不多大小的年輕人下工后都過來看望他。有何家的定子、歲驢,黃家的大毛、二毛,吳家的二狗、三狗、禮兒等。胡寨府村的胡興善也趕了過來。興善來還打了二斤白酒提了一吊豬肉,說是給老同學老朋友接風洗塵。興善和家奇不光一塊念過幾年書,是同學;胡、章兩家從爺爺那一輩開始就常來常往,屬于世交關系。
  胡興善在家奇走后的這兩三年,在土改工作隊培養下,入了黨,當上了胡寨府村的農會 。曹隊長曾要求胡興善帶著胡寨府村的貧下中農參加過原底村斗爭王文國大會——因為胡寨府村沒有地主,最高的成分是胡保長家的上中農,村里的貧下中農幾乎都租種著原底村王家的二百多畝土地。這次土改,這些土地也分給了胡寨府村的貧下中農。
  章董氏讓繼兒殺雞,福兒在廚房拉風箱燒火,菜就要炒好了,還不見村里家奇最好的朋友黃晨生過來。家奇在村里最好的伙伴除了吳禮兒——禮兒父親吳老二一直在章三老漢的自樂班里唱黑頭——就數黃晨生了。晨生是黃老二的兒子,比家奇大三歲,小時候在村里玩耍時總護著家奇。家奇就說:“你幾個先諞著,我去叫一下晨哥?!?br>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5 08:12:38
  家奇出門到了黃家,看見身材高挑、面龐英俊、穿著黑粗布夾衣,脖子上搭條白羊肚手巾的黃晨生,正牽著家里的馬公子,要給一頭母驢配種??醇移娼?,晨生說:“兄弟,你先等一下,馬上就完?!?br>  牽著母驢的彭老五也說:“奇哥,你先看看西貨景①,等晨哥的馬公子跟我的母驢把好事干完,咱再好好諞?!?br>  家奇說:“不急不急!你倆正干著的好事要緊?!?br>  晨生和彭老五異口同聲大笑起來:“哈哈哈!咋能是我倆干的好事哩?”
  這時,馬公子吃完了硬料,晨生就從拴馬樁上解下了韁繩。馬公子看見黃老二從馬廄里牽出來一匹漂亮的白色母馬,就迫不及待地朝母馬跑去,胯下即刻伸出一根棒槌一樣硬邦邦的黑色肉棒,鼻子“吭吭吭”地響著,一只前蹄子還刨著地,發出“啪啪啪”的聲音。晨生眼看著馬公子就要往母馬身上跳,緊拽韁繩,拿著馬鞭抽了一下馬屁股,說了句“看把你
  慫失火②的!”馬公子不動了,晨生示意彭老五用黑色的眼罩把馬公子的雙眼蒙好,把他的母驢牽過來。
  黃老二牽走了母馬,彭老五把母驢牽到剛才母馬的位置。晨生把馬公子往前一牽,“嗨”了一聲,馬公子前腿跳起,爬到母驢背上。馬公子開始晃蕩了,可它胯下一尺多長的“棒槌”還在母驢的兩腿間亂戳,晨生伸手抓住,對準母驢的水門插了進去。這時,馬公子明顯地興奮起來,開始更加有力地晃蕩。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5 08:13:24
  大約兩三分鐘過去,馬公子趴在母驢身上不動了,晨生又在馬公子屁股上抽了一鞭子,又“嗨”了一聲,馬公子無奈地下來,可棒槌頭還有白水在滴落。
  晨生拍了馬屁股一下,說:“這下受活③美了吧!”然后讓彭老五把母驢牽到門口樹上拴好,這才取掉馬公子的眼罩。家奇說:“晨哥,你倆合伙把馬公子騙了?!背可擔骸骯?,咱家馬公子眼頭高,看不上老五家母驢,嫌母驢臉長、難看,不愿意弄它,只能用哄騙的招數?!?br>  彭老五過來也說:“我想要母驢下個騾子哩,不想著法讓咱晨哥的馬公子弄一下不行嘛!”
  家奇說:“這下好事弄完了,咱趕快過去喝酒?!迸砝銜逅擔骸拔揖筒蝗チ?,屋里的早給我把飯做好了?!背可菜擔骸敖欣銜蹇熳?,老五剛娶了個好看的新媳婦,還熱火著哩!”當年虎烈拉疫病流行時,彭老五他大彭長命和四個孩子都死了,就剩下妻子巧娃和老五。如今,巧娃終于把老五拉扯大了,剛剛娶了個能說會道的俊俏媳婦,叫翠茹。
  家奇和晨生過來,福兒和繼兒就擺好了桌子上的酒菜。一塊耍大的哥們幾個圍坐一起,高高興興地敘談著分別幾年來自己家里的變化,也談著村里、縣里乃至整個關中平原的變化。
  九里店村章、黃、吳、何幾家和興善家一樣,這次土改,成分都是貧農或下中農,大家都分到了多少不等的土地、牲口和糧食,都是新政權的受益者。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5 08:13:58
  今天大家坐到一起,又探討著哪塊地種啥莊稼可高產,種哪種農作物耐干旱,怎樣間作套種效益好。這些剛剛邁進新社會的年輕人,個個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希望。其中黃晨生講得最多,腦筋靈活的他是曹隊長重點培養的土改骨干分子,說起當下全國形勢和新政府政策,總是頭頭是道,滔滔不絕,哥幾個自然對黃晨生由衷地敬佩起來。
  他們雖然都與家奇年齡相差不多,有的像大毛、二毛還比家奇小,可都已結婚,其中晨生、定子和興善已有了一個小孩。大家都尋思著村里或者附近的村里哪個好姑娘還未出嫁,攛掇著家奇快快托人去說。
  這時,同在一桌坐著喝酒一言不發的章三老漢,禁不住插言道:“家奇已經有向(4)了,他胡叔有個外甥女,今年十八歲,據說女子很好,已經去說了,近幾天就會有消息?!奔移嬲饈狽吹褂行┬呱鵠?,一個勁兒表示:“不急不急,剛剛回來,緩一步也好?!?br>
作者:春光輝耀 時間:2019-05-15 08:15:11
  敬仰朋友的才華橫溢,
  全心全意支持朋友!
  佩服文友的出類拔萃,
  不遺余力大頂佳作!
我要評論
作者:二勃 時間:2019-05-15 08:17:20
  欣賞佳作!
我要評論
作者:愛人在北回歸線上 時間:2019-05-15 08:49:34
  早上好,支持文友佳作
我要評論
作者:王老二88 時間:2019-05-15 09:02:22
  跟進頂起,不能落后。
我要評論
作者:瓊樓玉宇Tv 時間:2019-05-15 09:10:56
  以前農村的小孩安名都是一毛~二毛~三毛,二妹~三妹^O^
我要評論
作者:lvsiluo 時間:2019-05-15 10:26:09

  
我要評論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5 11:52:40
  胡道生于第三天中午來到了章家,章三老漢一家人盛情款待了胡道生。酒桌上,胡道生說:“三哥,你也太客氣了,這事情‘八’字還沒見一撇哩,侄子的喜酒倒是喝上了?!?br>  章三老漢說:“咱這兒講究‘是媒不是媒,先喝三五回’。就是你老弟來不是談娃的婚事,咱哥倆高興了,喝兩盅酒也是應該的嘛。不過看你喜興得意的勁兒,事情恐怕有門兒?”
  “說得不錯。今天就是來和三哥商量這事的。現在是新社會了,不興父母包辦‘布袋買貓’那一套。我的意思是咱定個時間,叫兩個娃先側面見一下,看互相有沒有意見。如果沒有意見,咱給娃安排個地方叫娃自己談一談。如果倆娃談得來,咱就舉行個訂婚儀式,這事就算成了,剩下的就是尋個好日子迎娶新媳婦了?!?br>  “你老弟熟腳熟手的,看來不是第一次當媒人了?!?br>  “你看你看,你三哥還是跟不上新形勢嘛。現時已不興叫‘媒人’了,叫‘介紹人’?!?br>  “哈哈,介紹人,新名詞,好聽,就按你這個介紹人說的來辦?!?br>  “那好,后天正好郭鎮逢集,你和侄子先到我家,以后的事就由老弟我安排了?!?br>  胡道生走后,章三老漢和章董氏商量家奇后天穿啥衣服好。過去家里家奇的衣服都被福兒、繼兒穿了,即使沒穿,現在家奇也穿不上了。家奇回來穿的軍裝是棉衣,現在穿著又太熱,咋辦?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5 11:53:21
  想了一下,章董氏說:“有了,把兒子軍服棉衣內的棉花取出來,洗一下,正好是一身夾衣,多好?!奔移嫠怠盎故俏衣櫨邪旆??!閉氯蝦閡簿醯眉移媧┳啪笆嗆芫?。于是,章董氏馬上動手,很快拆洗了家奇的軍裝,又把家奇從部隊穿回的黃膠鞋洗了洗。
  到了郭鎮逢集這一天,章三老漢父子早早來到了胡道生家里。家奇雖然穿著一身洗得發白的灰色舊軍裝,膝蓋上還有兩塊大大的補丁,可腰間皮帶一扎,也顯得精神氣派,很像當下的土改工作隊干部。
  胡道生安頓好父子倆喝茶。自己出去了一會兒,回來對家奇說:“你到對面日雜店,有一個留著長辮子,穿著大紅花花上衣、藍碎花花褲子的姑娘,就是我外甥女青青。你看了后再把意見告訴叔?!?br>  家奇出去了,找到雜貨店,看到店門口正有胡叔說的這樣一位姑娘在看他,估計就是青青。當家奇走上前,正要仔細打量時,青青忽然頭一邁,順著街道朝西走去,家奇只是看清了青青的側面。雖然只是側面,可已經讓家奇看到了這個姑娘身材苗條,面容姣好。家奇只是遺憾時間太短,也不知對方看清自己沒有,對自己是個啥意見。
  家奇回到胡叔家里,不見了胡叔,父親問他這女娃咋樣,家奇說沒太看清,也不知人家啥意見。正說著,胡叔回來了,也問家奇咋樣,家奇說沒太看清,就看了個側面。
  胡叔一聽笑了:“哈哈,這就對了,今兒個先是側面見嘛!見了側面還不夠?”父親一聽也樂了,說:“你就是見個側面,也應該有個意見嘛?!?br>  家奇說:“我沒意見,不知人家咋樣?”
  胡叔說:“我外甥女很高興,說你一出咱家大門她就注意到了,人家把你可是從正面看了個清清楚楚仔仔細細。好,既然你倆沒意見,我這就去叫娃過來,你倆再正式見個面,好好談一談,如果都還沒意見,互相交換個禮物——哎,對了,你準備禮物了沒有?”
  “啥禮物?叔你沒說,我也沒準備啥呀!”
  “哦,怪我,忘記給你說了。你到街上買一個花手絹,談得中意了就送給她。人家不要也別勉強,這說明人家不情愿;人家樂意接受了,說明人家也愿意,也會給你禮物的?!奔移媼ε芰順鋈?,找了幾家商店,終于精心選購了一塊黃底紅花藍邊勾著銀線的花手絹。
我要評論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5 11:54:15
  家奇再次回到胡叔家里,青青和他的父親已經來了。胡叔作過介紹,大家打過招呼,家奇、青青被安排在里屋談話。青青父親和章三老漢以及胡道生在亮廈聊了起來。
  原來這青青父親和章三老漢并不陌生。青青家姓蘭,父親排行老大,人稱“蘭老大”。蘭老大一生喜好武藝,曾是章二延進的好朋友。現在談起故友在民國十八年年饉時,慘死在土匪槍下,大家不免又是一陣唏噓。
  胡道生說:“現在新社會了,再也不會有土匪橫行、殘害百姓了。延進老哥知道了今天社會發生的變化,也會高興的?!?br>  蘭老大說:“對呀,那個年代,兵匪一家,明搶暗奪,苛捐雜稅,橫征暴斂,根本沒有老百姓的活路。現在好了,新政府替窮人說話撐腰,給窮人分土地分糧食分房產,今后的日子有盼頭了?!?br>  家奇和青青走進里屋,兩個人都不知道先說啥好。這下子和青青面對面了,家奇反倒不敢往人家臉上細看了,停了好半天,家奇問了一句:“你剛才一見我去了,咋就跑了呢?”話一出口,家奇就后悔了,問的這是個啥話嘛!好像咱想要細細多看人家一會似的。
  青青說:“我舅說看一眼,能定下要不要繼續談,就行了么?!?br>  “哦,那你看了一眼,就定下想和我繼續談啦?”
  “是啊,你不是也一樣么?”青青說。家奇又開始拘謹了起來。
  青青比家奇大方,主動問起了一個有意義的話題:“聽我舅說,你在部隊干得好好地,你大把你叫了回來,為啥?”
  “為啥?還不是怕我打仗,我大膽小?!?br>  “這樣好哇,如今有地了,安安心心在家種地過日子,不是很好嗎?”
  “看來你跟我大看法一樣。你愿意跟我一塊過日子嗎?”
  “愿意!要不愿意我早就走了!”說到這兒,倆人又沒了話題。
  家奇想起胡叔說如果自己愿意了可以送禮物給她,于是家奇掏出花手絹遞給青青說:“給你買了個手絹,不知你喜不喜歡?”
  青青還未接到手上,就連連說道:“喜歡喜歡!”又急忙掏出一個用黑色細布作底,用紅黃絲線繡花的精致煙荷包,遞給家奇,也問道:“你喜歡這個嗎?喜歡就送給你?!?br>  家奇笑了,說:“我能不喜歡嗎?”此時的兩位年輕人才算放松開來,你一言我一語,彼此作著了解,談著未來打算。
樓主關中馬 時間:2019-05-15 11:54:55
  不知不覺一個時辰過去,外面一直等著的幾位老人肚子餓了,開始喊了,家奇、青青才急忙走了出來。
  胡道生說了一句:“我不用問,兩個人都沒問題吧!”家奇、青青互看一眼都笑了。章三老漢說:“這樣吧,既然都沒有問題,就是一家人了,咱們一塊出去吃個飯?!?br>  蘭老大禮貌地謙讓一番,幾人就魚貫走出胡家大門,來到郭鎮最好的一家菜館。胡道生叫來大廚師,介紹給大家,說:“這是胡寨府村我侄子,叫來喜?!閉氯蝦核擔骸凹熱徽庋?,就叫咱侄子安排幾個好菜,咱哥幾個好好喝幾杯?!?br>  酒菜上桌后,大家不免又謙讓一番。家奇、青青兩人一個勁兒輪番給幾位長輩看酒⑤,大家心情極好。敬酒時家奇把剛見到蘭老大時稱呼的“叔”改口叫成了“姨夫”——渭陽人把岳父叫姨夫——而繼續稱呼胡道生為“叔”,青青就說家奇應該和她一樣喊“舅”。胡道生說:“先叫后不改,家奇會說話時就叫我叔,都叫了二十多年了?!奔移嫠擔骸笆前?,雖然我叫胡叔為叔,可胡叔跟咱家并非一般的鄉黨關系可比?!閉氯蝦閡菜擔骸岸匝?!我跟你道生叔、你永壽叔,就像是親兄弟關系?!?br>  這時胡道生說:“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娃們沒意見,咱就定一下禮金和訂婚的日子?!?br>  蘭老大馬上開言:“今兒個見到家奇,老實說我很高興,娃長得靈性不說,還是個文化人,咱青青很滿意。至于禮金咱不講究,有個意思就行,倆娃以后過好日子要緊?!?br>  章三老漢說道:“娃養這么大也不容易,怎么說也得親家你滿意才行?!?br>  胡道生見到二位推讓,就以介紹人身份說道:“你們這未來的兩親家也不要推來讓去,我談個意見你兩個斟酌。禮金太高現時政府也不允許,太低也怕惹人笑話。就十捆棉花,你倆看咋樣?”——取過籽后十斤一捆的棉花和多年前的煙土一樣,在當下的關中平原也是當作貨幣流通的。
  章三老漢說太少,蘭老大又說太多,還是胡道生最后拍板:不添不減,就定十捆棉花。在談到定親日子時,胡道生又說:“咱是不是趁熱打鐵,大后天就是二十九,這是一個好日子,‘三六九,往上走’嘛!”
  章三老漢又高興地表示:“這家菜館不錯,放到這里待客,既省事,又排場?!貝蠹乙踩銜?。于是,兩天后,章三老漢又在郭鎮擺了四桌酒席,家奇、青青的婚事就算是定下了。結婚的日子,初步商議到了秋后農閑時再說。
作者:貍教授 時間:2019-05-15 12:30:43
  先生中午好呀,記得按時吃飯喲O(∩_∩)O哈哈~
我要評論
作者:zgsxsltsj 時間:2019-05-15 12:42:42
  
  
我要評論
作者:王老二88 時間:2019-05-15 13:06:46
  拜讀好文學
我要評論
使用“←”“→”快捷翻頁 上頁 1 2 322 下頁  到頁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