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斗罗归来怎样刷14个橙色箱子: 時間中的前進與后退(久不發帖,今晚突然想起)

樓主:湖北青蛙 時間:2019-05-25 23:47:22 點擊:3188 回復:14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魂斗罗归来官方网站 www.dofnu.icu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當黃昏籠罩在巴基斯坦平原上


  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比如在巴基斯坦平原
  一群太陽來到棕色的人們中間,像翻找
  土豆一樣,尋找熟悉的臉龐
  一群太陽慢慢剩下最后一個,最后一個太陽
  有些老,已經不那么熱,像烤紅薯一樣
  把喜愛的臉蛋從左手,換到右手



  下揚州


  江流這么寬闊,黃鶴樓那么小
  開元十八年那么遠
  就是一幅畫也必然布滿三月不散的煙花霧氣。
  已經記不得當時說些什么了
  酒喝得龜山蛇山都在搖動,粼粼江波如同銀餅上
  撒下芝麻。
  為什么要去揚州?為什么前往朝廷
  得走一條彎彎曲曲的幽徑?
  江戶大開,納入眾多寧靜的帆影。
  夕照雙鬢,捋短髭有美學意義。
  數只江鷗,嘎嘎飛近,聽出它們在空中
  也有蹣跚步履。江湖深遠
  布衣從容,此后許多年,松子
  才會落到頭上。



  夏夜里的蟲唱:運河竹枝詞


  突然想起,某年夏夜聽到猛烈的蟬鳴。
  去過的地方,有古老的流水。流水

  亦有睡夢里的塔影。塔影
  過去曾叫南風一支搖蕩瓊枝盛夏無果實。

  最近沒有剃須刀,嘴唇上長滿胡子。
  每一棵垂柳有屬于自己的葉子。葉子。

  每一棵垂柳都生活在古代。古代
  每人都有一個不存在的靈魂,于今人謀面而不相識。



  只有那種藍在賽里木湖上慢慢地道晚安


  一整天,都是那種藍。那種月氏、匈奴、烏孫、柔然
  出現過的藍。藍得驚心動魄,又澄澈安寧。

  其中天空里的藍,養在水里的時間,極其漫長
  也極為短暫,很快藍到黃昏,藍到夜晚。
  藍得在若干年之后,你還記得

  你舍不得離開,仿佛賽里木湖重新給予了一種生活:
  激浪擁堤,七彩凈海,羊在羊圈,星星
  在馬廄,阿爾古麗在氈房中

  天空有種無聲的深邃的藍,靜靜地向你道晚安。



  秋日湖上

  落日五湖游,煙波處處愁。
  浮沉千古事,誰與問東流。
 ?。ㄌ疲┭τ?br>
  祖國的江山并不嚴絲合縫
  有時裂開來,隔著一條江,有的人就從北宋
  搬到南宋,愛上了哀愁的藝術。

  祖國的江山有時不盡指那四海,五湖
  當你心中終于有岸上的媽祖,那一定是有幾夜
  甚至幾十年,你搬到了太平洋居住。

  我看到如此廣闊、兼收并蓄的水域,煙波升起
  而落日以傾其所有光芒的耐心,規勸我們回家——
  鄉關啦,在暮晚總是平添濃厚不一的寂寞,與憂戚。

  那燈影里歸來的古船,其蹤跡早已被光陰打爛
  而浪子回頭的寺院,仍有新來的沙彌
  為宿客指點世面上起伏不定,打瞌睡的江山。

  我們問誰去呢,孤獨是老天的義子,江山是水
  和石頭。



  在庭院:寫給父親未曾到過的周莊


  我的父親沒站在富安橋上
  也沒有站在富翁沈萬三家門前。

  我的父親,沒有看過這樣流水
  沒有住過帶走馬墻或閣樓的家居。

  我的父親看的都是不要錢的風景
  我的父親坐的船,沒有船娘和江南小曲。

  我父親的夜晚也有這樣的靜謐
  我父親的白晝,但無這樣熱鬧的市井。

  他知道兒子曾為這樣的美景寫作詩句
  他知道兒子,在此謀取生計。

  他知道,他不久于人世
  他知道,我會說,“父親,著名的風景里沒有你”。

  他思慮,以為過多地站在雙橋上
  歡樂之后,憂愁就要來臨。

  他走后,美麗的小鎮仍然充滿煙火和人群
  他們走后,街衢仍將鋪滿月光這古老的花粉。

  父親,曾站立的曠野,和未曾抵達的古鎮
  及其春天,在此已構成我深深的庭院。



  姜里鄉愁

  清明節春陽高照,應劉亞武、夏杰約游昆山張浦姜里,張浦二同鄉詩友樹枝、進進俱往。姜里傍大直江,通航船,其內河塘村居有八卦圖陣之稱也。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有錢,盡毀江南祖屋院落而起樓,但地貌俱在,水尤清澈,船鴨花樹,仍可觀賞。村人楊老師邀至堂屋閑坐,述村史野老之聞,檐下歸燕呢喃,已筑泥巢二也,喜而記之。


  看大直江里的行船,有著逆光的背景
  越來越近,又突突遠去
  像出自一部創收無多的國產電影。

  我們都走不快了,已不似八十年代的兔子
  那樣年輕。
  老保長的二兒,還記得東岳廟
  破碎的對聯,他看門前水波也上了
  九十四歲糊涂的年紀。

  桃李花謝,轉瞬即逝許多花瓣,和土改小組
  記在賬本上,被花家一雙小兒女
  叫過的姓名。
  舊時堂前燕飛回生產隊,水杉的陰影
  已是一座風水故居。

  走上響鈴橋,回鄉的駙馬爺會望見阿娘塘
  新來的共產黨員,沒有約會
  也沒有補藥。
  一些開得正好的晚櫻,不循我們的私有感情
  忙于內衣凌亂的婚禮。

  水面上的鴨群,除扎猛子已經不會嘎嘎說話
  而倉庚喈喈,仿佛每個詞都能被五千年時光精心梳理。
  如今,一尾虎頭鯊游進水塘,必定會被眾多健康的
  漣漪歡迎。來到這里我們
  必定愛上某人某事某物,否則我們就在生病。

  來到這里,我們都不算失魂落魄
  江流,道觀,尋常巷陌,適于春光彌漫的午后太祖母
  在塵世堅持得更久。



  我們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和王之渙


  九月,樓中見千里。

  隨一二白云看河曲,三晉大地
  歲月如此緩慢,一千年不算什么,你我仍可做
  世上的兄弟。

  十月,樓影入通津。河中府,永濟市,衡水,文安
  我們各自記憶——黃河經海內,華岳鎮關西,新的世代
  人民換過巾袍,踏上淡淡的臺階。

  鸛雀還會在樓頂上歇棲。在中條山間打盹,散步
  研墨,揮毫,書生的袖子啊在此時,顯得尤其寬大
  ——我們改變語言,就改變了生活。

  十一月,久客心常醉。我早已不在故鄉的院子里
  而在永濟,或別的地方誦讀兄的千古名句。我有不作數的蒼涼
  與激情。爾后想起崔鶯鶯

  肉體終究成水月,而張生的愛情仍然存在。

  十二月,高樓日漸底。夕光返照東南諸峰,仿佛重尋山中黃金
  而水里的石頭早已冷卻,而走下石級的眾生已于無形中
  獲得溫暖,與慰藉。

  由著他們離去吧,不知不覺間失去了遠處的煙樹
  憑著唐朝的欄桿,明月升上萬物靜默的山巔。

  憑著唐朝的欄桿,大風猛吹
  胸襟如此飽滿,開闊,懷抱天下的人正在改寫風景。

  古蒲州于是變新了新永濟,鸛雀樓
  已不再是一座語言建筑。

  鸛雀樓一直在指稱我們,要駐守漢語的疆土
  華夏子孫,要勇敢地犯一點點高于盛唐的小錯誤。

  而我還如此年輕,初生白發,我只比你小
  一千三百來歲,還來得及再次登臨,望遠,抒懷
  看黃河入大海。



  暴雨
  ——清晨驟雨,頓然夢醒,聽窗外蟲子們的仍然在歌唱,其間偶有蛙鳴。


  總是在雨聲中醒來,暴雨有叫醒沉睡的作用
  雷聲滾滾,要我有所交待。

  蟲子們在歌唱。仿佛它們的前身也是一樣
  我沒有一醒來就要抒發的感情,但我本身就在經歷這場暴雨。

  暴雨的性質,仍不明朗,只有落在身上又順勢流走
  收集它們,得走到低處。

  高處的神明啊,原諒我,即便我看到豐美的田野
  和山川的高貴,也找不到身在其中的,流動的,永恒的優美。

  短暫的時刻,不能細琢寶石。
  所有的珠圓玉潤,必將空中的水分聚集成一顆顆雨水。

  或者是河流分離成一粒粒露珠??燉腫蓯墻逵傷?br>  突然發生。也有可能藉由他人,倏爾遠逝。



  天堂寨


  驕傲的群山,抗日隊伍曾在那兒打游擊
  大批理想青年死去,變成數字。
  如今,他們在那里挖掘山石,轟炸山頭
  空氣中飄著烤石頭的氣味。
  走出山區的鄉民,再無幼時石灰標語,
  革命口號可記。他們在房子里赤裸行走
  但他們壓根兒就沒有房子。
  他們成天接觸石灰,水泥,小個子石頭,
  但誰也無法說清它們曾組成怎樣的
  石壁與山峰。這世界經歷最杰出
  最無情的改變,在建最好的天堂寨
  ——那逝者的省份,英雄化成灰的故里。



  去襄陽拜訪一位老朋友


  那么多山高低錯落,隱藏著城市,村莊
  和朋友,在荊門以外無以看見。
  聽說他在那里,生了一場大病,不可喝酒
  不可食魚,不寫詩的時間過得有些浪費。

  襄陽到底是什么樣的,江水傍城而過么
  想那年他遠游,寫下詩句“我家襄水曲,遙隔楚云端”
  我在潛江,在他隱居的下游,襄河
  把我們和,月亮相隔千年的身影都顯現出來。

  好像這是一個魔幻世界,前前后后的中國詩人
  都要來襄陽相認,看一看故人,望一望江水
  故人正生著大病,我們幾欲掉淚
  擔心失去一顆古代的詩心。

  晨曦已經照進我的窗子,使我覺得我遠離地面
  也遠離,又欲接近他生活的朝代。
  他是否記起從床下爬出來,臉上的惶恐
  然,皇上的羞惱無損于他和他的詩歌。

  老朋友來訪,他要準備酒菜,和大魚
  生死不避。
  生死不避,高過男女之愛。想起要憑吊他來
  淚水奪眶而出,相隔漠漠人世仍泛濫成災。

  這人世已換無數世代,仍有人
  住他住過的屋子,然后人和屋子一起消失。
  仍有遠客,聞聽大名,從萬里之外趕來產生詩情
  仍有故人相逢,送別,在煙花三月也在別的歲月懷念他在的日子。



  宋朝以來的愛情


  過了很多年,我還偶爾想起你:紅酥手,黃藤酒
  傷心橋下春波綠。其間多少個春秋
  一支詩筆因你而微微顫動。

  但這世上,已經沒有你的蹤影。頹墻廢池
  又經無數次修葺。熟悉你的人
  早已和泥土混合在了一起。

  熟悉我的人,一半在地下,一半在陽光中
  還有零星的幾個,在不可知的未來
  穿著不同時代的衣巾,擁有跟我一樣哀傷的身軀。

  在新的世代,我們的國家又產生了大量墻壁,但除沈園以外
  再無人找得出一塊,題放翁詞句。然而有人在橋上
  拍著欄桿,又照見了宋朝的黃昏

  和你的驚鴻之影……也有人徘徊亭榭之間,把女兒紅
  縱老淚,一詠三嘆,凄凄切切
  摔碎了今朝的酒壺。

  哎,一個人的死如何能了斷他生前未曾了斷的塵緣?戴烏氈帽、搖櫓
  今朝我又出現在人世間:婉兒,假如你也在,你可稱我為紹興師爺
  徐渭、陳洪綬、趙之謙、任伯年、徐錫麟、陶成章、迅哥兒。

  假如今朝你仍是多情兒女,應來訪江南舊跡,經市井街衢
  廊橋池閣,到沈園望上一望:
  我們年輕時候喪失的愛情,仿佛可以拾階重來。




  晚年居住的水鄉小鎮


  又是陰歷十一月了,沒有一個游人只有馬褂木
  還可以站很久,讓風吹
  晚間的槳聲,會打碎平靜的河水。

  這僅僅是偶遇嗎?一名新時期的老嫗
  正從燈籠的光暈中浮身而過,而一名叫著鳑鲏的小陳姑娘
  則沉入水底
  沒有希望,比絕望更適合生存在小鎮上。

  但是一個秋天接著一個秋天,即便閉著眼睛,時光法師
  也會抽走熟人手上的白紙
  抽走戀人,和船娘頭上的青絲。

  年輕時,我們曾像幸福的人兒那樣,穿過長廊
  站立橋上。我們還像無憂的人兒那樣
  享受美麗舊時光,在湖邊失魂落魄地停頓,彷徨。

  夜半時分,月光會推開你們的窗門,掀起你們的棉被
  說你在此將有故人的心思。身內身外的波瀾
  再過一會,才會像一面鏡子
  一般安睡。

  而我在地球上,已經沒有身影,何況身影也活不過
  九百零六歲。而我竟然還愿意為喜愛的惆悵
  為語言,為思想,為困境,像一陣小風
  一樣犯下輕罪。



  童年記憶


  當我小時,村子里還有幾座開花的樹林
  桃李花事繁密,竟無人欣賞
  大片大片的麻雀,鴉鵲,幾十成百上千畝鳥翅膀
  驅離又飛來,在水稻田,在瓜果地
  令看田的泥腿子苦不堪言。
  我們的牛棚,往往要分管幾頭身軀龐大的牯牛
  它們常常發現,并拼命于其它威猛的對手。
  瘋子何林大約五十歲?他跟我們一起上學
  曾得軍老師家回知青點,彈琴煮粥。
  國平的泥匠父親,抹灰砌墻架屋
  簡直是一方權威萬人稱頌。德全老頭斷了氣
  人民公社給墳墓。
  追悼會上,老嫗新婦痛哭舊社會然后中年人
  敲鑼打鼓,抬棺埋入泥土。
  菊芳姐從他鄉嫁來,塞紅包,撒糖果
  幾個無聊漢偷聽墻壁,又如夜鳥被驚動一轟而散
  惟有西廂歡唱的蟲子,能喝沉重的露水。
  我六七歲生雞毛眼,入夜看不見東西
  八九歲,學游泳,死過幾回。
  不記得情殺,不記得溺嬰,有時我父親奔行十余里
  會為三五元錢,求助于遠親。



打賞

903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樓主 | 埋紅包
樓主發言:4次 發圖:0張 | 添加到話題 |
作者:愛捯飭 時間:2019-05-26 00:23:32
  問候詩會版主!
樓主湖北青蛙 時間:2019-05-26 10:21:53
  @愛捯飭 2019-05-26 00:23:32
  問候詩會版主!
  -----------------------------

  其實很多年不太去詩會,多呆在書話。但又有很多年,來書話的次數也少了很多。
作者:關粉兒 時間:2019-05-26 16:07:12
  其實很多年不太去詩會,多呆在書話。但又有很多年,來書話的次數也少了很多。
  ----------
  問好蛙兄,你得常來,這總比去鸛雀樓方便:)


  【而我還如此年輕,初生白發,我只比你小
  一千三百來歲,還來得及再次登臨,望遠,抒懷
  看黃河入大海?!?
作者:楚木先生 時間:2019-05-26 19:44:26
  拜讀
樓主湖北青蛙 時間:2019-05-27 21:20:13
  @關粉兒 2019-05-26 16:07:12
  其實很多年不太去詩會,多呆在書話。但又有很多年,來書話的次數也少了很多。
  ----------
  問好蛙兄,你得常來,這總比去鸛雀樓方便:)
  【而我還如此年輕,初生白發,我只比你小
  一千三百來歲,還來得及再次登臨,望遠,抒懷
  看黃河入大海?!?br>  -----------------------------

  重讀這些首,覺得不夠滿意。等我再發些詩來。
作者:巷底臭椿 時間:2019-05-28 16:35:53




  周日,雨,用了午睡登山,
  想溪澗喧嘩,其實不然,
  雨線在高樹懸之甚長,
  默默雨點退守遠方,

  草木不時跌滑,渴睡已極,
  醍醐灌頂,凋黃成陣,
  墜碧聯茵,兼呈老柯,
  滿目只無花可落,

  漸漸見霧,試吼兩聲,
  沒有喚出老虎,石階
  喪失首尾,一步一步,
  未為仙境的山巔只為拾階而至,

  星球諸物渺小稀疏,
  與云霧一道任由經過,
  它也要散失了吧,
  多么不值逗留,遇見

  兩只并立的垃圾桶
  齊聲高歌,忽生感動,
  漸漸有鳥聲,聲中
  一株青桐,兩個路人

  5/28

樓主湖北青蛙 時間:2019-05-28 22:53:09
  @巷底臭椿 2019-05-28 16:35:53
  周日,雨,用了午睡登山,
  想溪澗喧嘩,其實不然,
  雨線在高樹懸之甚長,
  默默雨點退守遠方,
  草木不時跌滑,渴睡已極,
  醍醐灌頂,凋黃成陣,
  墜碧聯茵,兼呈老柯,
  滿目只無花可落,
  漸漸見霧,試吼兩聲,
  沒有喚出老虎,石階
  喪失首尾,一步一步,
  未為仙境的山巔只為拾階而至,
  星球諸物渺小稀疏,
  與云霧一道任由經過,
  它也要散失了吧,
  多么不值......
  -----------------------------

  雨后獨登山,山花失燦漫
  碧微拾階至,云霧倒履過
  。。。。
我要評論
作者:彤彤12345ABC 時間:2019-05-29 15:12:59
  賞讀
作者:巷底臭椿 時間:2019-05-30 13:49:55



  未識雨中芭蕉
  常令我愧對某人
  前日專程一會
  亦只是平生所聞
  芭蕉總在雨中
  君不見碧水東流
  永無忘傘之憂
  又不見玲瓏漣漪
  長思環佩叮咚
  芭蕉生成雨中
  5/30
我要評論
作者:炒飯037 時間:2019-06-06 22:05:31
  這樣看書才舒服,每天有這么多章節更新。
作者:羊肉串653 時間:2019-06-06 23:13:03
  不會吧,不會吧,想哭的感覺,太有內涵的結果
作者:大力880546 時間:2019-06-06 23:31:40
  真的好好看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