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斗罗归来抢先服: 隱居異聞錄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0 17:27:01 點擊:3669629 回復:4541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魂斗罗归来官方网站 www.dofnu.icu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上頁 1 2 331 下頁  到頁 
  這個世上,其實有很多種生活——有人求名問神異,有人保身自隱居,有人星夜趕科場,有人辭官歸故里。如果你是個整日奔波操勞、埋首搞不完的文件材料,卻看不到絲毫前途的人,也許我將要講述的這段隱居異聞錄,會對你有一些幫助。
  因為我自己曾經就是這樣的人。終于有一天,我面對那整整一面墻壁柜子中的百十個文件盒,徹底崩潰了。沒有跟任何領導請假,我出了辦公室,出了單位,開著那輛兩個后視鏡全都被撞沒了的破電瓶車,來到了運河邊。
  那天天氣出奇得好,站在運河邊的柳蔭下,太陽斑斑駁駁落在身上??醋旁洞ε級吹幕醮?,我突然之間覺得人生并不是只有一種方式,為什么非要按照從小到大父母、社會給設定好的路走呢?難道我不走大家都追求的那條路,就不叫生活嗎?不,我再不想這樣下去,寧可討飯,我也要過另一種生活。想到這里時,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暢,貫透我渾身的每個毛孔,心中的抑郁似乎全沒了。
  我那時才知道,原來一條可能讓你最終變成要飯的叫花子的路,也能讓人如此快樂。
  于是,我開始了隱居,但做夢都沒想到的是,在別離紅塵、相逢山海之后,竟遇到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離奇怪事,徹底顛覆了我對于這個世界的認知。
  我時常感嘆,若非當年辭職隱居、遁入歸林,那么我到死也不過只見識了世界的表象,一輩子都只是紅塵中的匆匆過客。
  而這些玄聞奇事,將對一個人的命運,產生怎樣巨大的影響和改變?這也許會超出大家想象的極限。
  古時候的修行人說過,修行需要“財侶法地”,隱居其實也是一種修行。很多對此心神向往的人,其實大部分都將隱居想得太簡單了,當你一個人獨處時,時間久了,會非常痛苦,這時你會發自內心想要找到一個隱友,也就是財侶法地中的“侶”,即伙伴。
  很幸運的是,就在我快要發瘋的時候,不期而遇了一名隱友,他當時講了一句話,我至今都記得——
  如果你的手表在房間不見了,再怎么找都徒勞無功,那你真正要做的,其實只是讓自己停下來,然后在徹底的安靜中,便會聽到手表的滴答聲。
  同時,那也是你的心聲。
  這個隱友的名字叫“羅維森”,我隱居生涯中遇到的玄聞奇事,就從他開始談起吧。

打賞

1164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樓主 | 埋紅包
樓主發言:1040次 發圖:2張 | 添加到話題 |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0 17:31:22
  第1章 踏上隱途

  我辭職的時候是28歲,可能很多人想不到,那份工作還是令不少人羨慕的——某五百強企業。外人談起來,父母說起來,在大部分情況下還算有面子。
  但其實苦逼至極,每當我一個人需要獨自搞定那一排鐵皮柜子中上百個盒子里的文件材料時,心底就會生出出離的憤怒與厭惡。特別是每季度都要有一次,帶著上千份文件去公司總部的辦公室蓋章,可偏偏管著印章的女人,無時無刻不保持著高高在上的冷面孔,對我這種位卑言輕之人,恨不得用那種不屑與鄙夷將你逼得跪下來求她,她才會高抬貴手把那一方小小的印章給你。
  這說出來簡直都是笑話,為公司的事情,又不是為我個人的事情,她也能如此擺譜。
  我雖然不帥,甚至有點丑,而且看起來還顯老,個頭也不高,是別人口中的五短身材,唯一不錯的是嗓音,天生帶著那么點低沉和磁性,但我好歹是個正兒八經的男子漢。這些事情對我而言簡直是異常難堪的痛苦,它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每季度一次地折磨著我。
  有些人說這很正常啊,工作嘛,不就這樣嗎?
  也許他們是對的,但我就是不行。其實在辭職之前,也捫心自問過,為什么別人能過,我就不能?這個問題令我一度迷茫和費解,甚至直到隱居時也沒能解決,但后來羅維森點醒了我——“狗只要吃飽喝足就很高興,無論是不是被關在籠子里;但如果被關在籠子里的是鷹,那無論喂什么,它都會拒食而亡?!?br>  我笑著自嘲說:“就我這五短身材,可不是什么鷹?!?br>  羅維森高大魁梧地站在我的面前,伸出有力的大手在我肩膀上拍了拍,說:“肉體其實只是一部機器,只是一間牢房,比較誰長得更漂亮,就跟囚犯之間比較誰的手銬腳鐐更精美一樣,很愚蠢。而真正決定你的,是那個住在你心房里的東西——靈魂,靈魂才是你的本來面目。所以,人分三六九等、肉有五花三層,有人小富即安,有人視自由可貴超過生命與愛情。人跟人確實是不同的,并且天生不同?!貝亮舜廖倚乜詰男腦轡恢?,“因為每個人心房里住著的靈魂是截然不同的?!?br>  而那一次,從他口中我頭一次知道,動腦和用心這兩個詞語指的東西是不一樣的,動腦是指人的肉體意識,而用心是指人的靈魂意識,靈魂是通過潛意識作用于人體的。所以你就明白了,為什么說走心、傷心欲絕,而不說走腦、傷腦欲絕。所以,他說,靈魂是住在心房里的東西。
  辭職時我還沒有結婚,雖然已經28了,因為自身相貌實在一般,光有個聽起來還過得去的職業可不夠,每年都相親好多次,但交往下來,就是沒有一個姑娘愿意跟我。不過現在想想,老天這么安排,是有道理的,因為如果當時已經結婚生子,我可能就沒法走上隱居這條路。家庭的責任很重啊,你如果一走了之,扔下老婆孩子,那很難,也極為不負責任。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0 17:47:28
  @李亮哥哥 2018-09-10 17:45:27
  這個生活,我一個朋友也曾經歷,他曾咨詢我該如何抉擇,我說那你就辭職吧。他說可是這個工作很多人羨慕,我問他有什么愛好,他說瑜伽,我說,你就每天把你的愛好發揮下去吧。時至今日,他也沒有辭職,卻依然沉浸在瑜伽之中,打發枯燥和煩悶。
  -----------------------------
  兄弟,剛發帖就被你發現了:)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0 17:50:26
  但那時,我光棍一條,而且沒買房沒買車,除了那輛兩個后視鏡全都被撞沒了的破電瓶車。所以幾年下來,攢的錢算了算,夠我離開這個一線城市,去一個小地方,至少花個四五年沒問題。而要是真過野外純隱居的生活,那就幾乎不怎么有開銷了,只要貨幣不劇烈貶值,說不定夠花半輩子的吧,我想。
  唯一擔心的是,怕我父母反對。所以,我壓根就沒跟他們提辭職的事情,反正他們在老家也不過來,真要過來我就說出差,反正春節回去一趟就是了。當時的想法就是能瞞多久是多久,瞞不住時,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他們要反對也沒用了,反正我自力更生,又不要問他們要錢。
  至于怎么會有隱居這個想法的,說真的,就跟為什么我天生磕磣,因此總是找不到女朋友;為什么明明這五百強的公司,工資確實不低,哪怕放在那個一線城市里,可我就是沒怎么花錢,沒買房買車一樣,仿佛上天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全為了讓我走上隱居這條路。
  所以,就在辭職前幾個月,我突然莫名其妙開始對隱居感興趣,源于一本旅游雜志中的一篇文章,題目大約是《最適合隱居的十個地方》。從那篇文章之后,隱居這個念頭就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不用上班,不用再做那些愚蠢到極點的無聊工作,想什么時候睡什么時候睡,想什么時候起就什么時候起,沒事了就去巡山看風景,林中漫步加燒烤,自己種幾畝地,不夠吃就買些米面和食物,反正攢了點錢。甚至打定了主意必須要自學中醫,或者找個郎中學中醫,然后山里有草藥,或者我自己再種些草藥,那就連看病都可以不求人了。
  心中再無任何需要牽掛之事,簡直是神仙的日子!
  之后我就猛找資料。但那時網上沒什么地方可以供隱友間互相探討的,即使有,人數也寥寥無幾,反正當時我沒能找到隱居類的論壇,找到的都是些關于隱居的詩詞之類,比如白居易的《中隱》,蘇東坡寫的那些帶有隱居意味的豪放詩詞,還有蘇東坡最敬佩的隱士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之類的田園詩。
  就這么點資料,加上從那之后連續買了很久的那本旅游性質的期刊,但隱居這個念頭算是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到此時為止,正式踏上隱途。
  當天夜里,我一邊翻資料,一邊查地圖,興奮得一宿沒睡覺,直到第二天下午,終于將目的地確定下來——四川眉山市洪雅縣境內的瓦屋山區域。
  說真的,在這之前幾個月,我每天都像行尸走肉,整個人形如枯槁,愁眉苦臉、沒半點活力。但一打辭職之后,特別是選擇隱居地的那一天一夜,我如同被人打了雞血似的亢奮,我覺得我活了,是個鮮活的人了,不再是原先被生活與工作折磨得毫無生氣的活死人了。
  莫名的悸動在心頭持續而猛烈地竄跳著。
  • 黃嬰: 舉報  2018-10-06 22:18:22  評論

    我很小的時候就有隱居的念頭了
  • 二郎神犬馬: 舉報  2018-10-07 13:35:09  評論

    評論 黃嬰:其實隱居存留于很多人的基因中,畢竟古人很推崇這種生活方式。
剩余 5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0 17:56:25
  為什么會選瓦屋山?因為我特別喜歡蘇東坡,在他的詩詞中,很多地方都透露著隱逸,內心有濃重的歸隱情結,比如他寫過一句詩,叫做“不可居無竹”,表面看是因竹子清新、脫俗、雅致,但我個人覺得,如果深挖內心思想,再結合其生平、性格等要素,譬如他寫的人生賞心十六件樂事——“清溪淺水行舟;微雨竹窗夜話;暑至臨溪濯足;雨后登樓看山;柳陰堤畔閑行;花塢樽前微笑;隔江山寺聞鐘;月下東鄰吹蕭;晨興半炷茗香;午倦一方藤枕;開甕勿逢陶謝;接客不著衣冠;乞得名花盛開;飛來家禽自語;客至汲泉烹茶;撫琴聽者知音?!?,你就能很明顯感覺到,他說不可居無竹的最本源驅動在于對融入自然的渴望、在于對歸隱的渴望。而竹子的特點,令其成為蘇東坡心中自然環境的典型代表,故而有了這句流傳至今的詩——不可居無竹,也即不可居無自然。
  另外,對于公認的隱逸詩人“陶淵明”,蘇軾是推崇備至,寫過大量的《和陶詩》,來表達對于陶淵明的喜愛。甚至在“夢中了了醉中醒,只淵明,是前生”一句中,將陶淵明視為自己的前世。
  蘇東坡的老家是四川眉山的,所以我在糾結于去哪里隱居時,想到了這點,那么理所當然的目的地是——眉山。而眉山境內瓦屋山非常有名,并且是以原始森林景觀為主,十分合我心意。
  但是有一點我很擔心,因為那里太過原始,而我從小又出生在縣城里,不會干農活,更不要說野外生存了。如果貿然進去,別居沒隱成,到臨了白白葬送一條性命。
  所以我想了又想,決定還是先在洪雅縣靠近瓦屋山的鎮子上租間房子,將當地風土人情熟悉熟悉,然后將瓦屋山的情況摸清楚,最后再做定奪——到底是隱居在鎮子里,還是直接進山。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買票和收拾行李。雖然我有一個挺不錯的背囊,一般旅行我只帶那一個就夠了,但這次可相當于搬家啊,要帶的東西很多,所以在這背囊之外,還帶了兩個大號行李箱,以及筆記本電腦。
  最后,我站在出租屋的門外,回頭看了一眼房間里的情形,幾秒鐘后拉上了房門。打車到了火車站,在站前廣場抽了最后一根煙,然后將煙頭狠狠摔到地上,用腳踩碎,之后頭也不回地進了車站,與這個一線城市徹底告別。
  就這樣,我從全國最繁華的地方,到了洪雅這個也許很多人聽都沒聽過的小縣城,就此開啟了我的下一段人生。盡管還沒有說到后面的事情,而前面提到的那個真正大神級的隱友“羅維森”也還暫時沒跟我有交集,但我想在這里先強調一下——對于隱居這個決定,我從來沒有后悔過。
  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仍舊會對原先的工作、原先的生活、原先辦公室中那只有我一個人干的一百多個文件盒、原先公司總部管理印章的那個拿著雞毛當令箭、不拿正眼看人的女人,說一聲——我寧可討飯,也絕對不再奉陪。
剩余 2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0 18:39:02
  第2章 迷魂凼

  我先是到了成都,雖然那些年也去了不少地方,出差也好、旅游也好,但還就沒去過四川。不過當我出了成都火車北站,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嗅到那濕潤的空氣時,竟很是心潮澎湃。
  在廣場找人打聽了下,離火車站不遠的地方就有汽車客運站,去洪雅很方便,也就兩三個小時的路程。我到現在都記得買完票上車后沒幾分鐘就發車了,然后我抱著隨身帶的小包,坐在靠窗戶的位置上,一路看著外面陌生但又優美的景色,濕潤的野風吹拂到帶著微笑的臉上時的情景。
  如果當時有人能給我望著窗外的表情來張特寫的話,我想大部分人看了,都會覺得這人一定是在滿懷希望地等待著一件美好的事情。
  接下來的事情出奇得順利,我一路順風到了洪雅后,有許多三輪車師傅來拉人,我找了一個看起來有眼緣的,上了他的車。這師傅問我去哪兒,我說到瓦屋山鎮。他問我是不是來旅游的,我說是啊。接著就好玩,也許在旅游的地方這種情況挺常見,因為他問我要不要住宿,還沒等我答話,又接著說,他家就是瓦屋山鎮的,是家庭旅館性質,blabla說了一大通條件怎么怎么好,有熱水淋浴,有電視,飯菜好吃之類。
  我一想,這也算是緣分,如果讓我到了鎮子上后再自己去找,說不定還找不到好的,就算被人宰,好歹今天是剛到這里,有個落腳地就行,挨宰也就一晚上,如果不滿意,第二天再換就是了。
  就這樣,我在他家落了腳。
  這師傅姓許,叫許云開,他家是一戶普通農家房子,但確實條件還可以:中間一個院子,后面是棟二層樓房,東西兩邊是平房,當時空著,有一間作了倉庫;院子前面還有一排房子,挺大,做的廚房和飯廳,那飯廳都夠開一間小酒店的空間大小了,擺個七八桌人吃飯沒問題。
  而且他家確實離瓦屋山很近,或者可以說其實就是在瓦屋山里,靠著一個湖,現在叫“雅女湖”,那時候還沒這名字,當地人稱為“王坪湖”,許云開家就在湖邊。
  這有山有水,又在目的地,風景還大美,我不知道還有什么理由不住他家。另外那時去瓦屋山旅游的人不多,許云開家里那么多間客房,但就我一個客人。
  哈哈,那天傍晚,我拿了瓶啤酒,站在二樓陽臺,抽著許云開家用自家種的煙葉子晾制成的煙(極其類似雪茄,但他們是倒插在旱煙里抽的,我就直接放嘴里抽了),朝西看向遠處瓦屋山的山頂,真是愜意極了。
  但正如戀愛期男女朋友看對方都覺得甜蜜美好,但等到真正結了婚,就有很多煩心事,看對方就不像先前那樣。七年之癢啊,離婚出軌啊,厭倦婚姻啊,都很常見。甚至因為一些問題,謀害對方的都有。
  我的隱居生涯在后來也出現了非常嚴重的?;?,盡管此時毫無苗頭,也根本料不到。并且那件?;?,促使我做了一件極為不正常的事情,現在想想,當時可能已經處于精神崩潰的邊緣,甚至就是在精神病狀態下去做的。
  那是一件特別危險的事情,對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人而言都是,但算我先賣個關子,等把隱居初期的一些情況簡單說一下后,再講那件事。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福祿壽禧財天地 時間:2018-09-10 19:37:08
  坐等下文
我要評論
作者:相銳媽媽2018 時間:2018-09-10 20:18:05
  好奇地問一句,是樓主的真實經歷不?
  • 二郎神犬馬: 舉報  2018-09-10 21:45:32  評論

    因為有些人很較真,你如果說是真實經歷,他們就會這樣那樣挑刺,其實任何人把事情發成帖子,多多少少都得跟口頭說事時有些區別,否則那么長的事情沒法講,所以我不敢說是真實經歷,只能說大家還是當故事看吧。
  • 相銳媽媽2018: 舉報  2018-09-11 08:10:55  評論

    評論 二郎神犬馬:因為我一直向往隱居生活,茂密的山林,寧靜悠閑,渴了就用山泉水煮茶喝,餓了就吃自己種的菜,遠離城市的喧囂和俗世的打擾......
剩余 3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lin271489623 時間:2018-09-10 20:29:26
  不錯,收藏
我要評論
作者:倚樓獨酌 時間:2018-09-10 20:37:33
  有點看頭mark
我要評論
作者:你的諾言喂了狗 時間:2018-09-10 20:53:11
  催更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0 21:17:04
  因為長途火車很累人,尤其還帶著這么多行李。所以吃完晚飯沒多久,我便倒下睡過去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自然醒了,可起床拉開窗簾朝外面一看,天卻還沒亮。于是重新躺下接著睡,但又死活睡不著,只好靠在床頭抽煙,尋思接下來的日子怎么過才好。
  剎那間徹底沒工作的束縛了,說真的,竟然還有點不適應,或者說是有點不知所措。甚至有那么一瞬間,大腦里邊一片空白,因為想不到干嘛。
  打游戲?我從大學畢業后就徹底不愛游戲了,那之前倒是玩傳奇玩得上癮。打撲克打麻將?天生不愛玩棋牌。找人下圍棋下象棋?不說這山村里誰陪你玩,關鍵是我自己就不好這口……
  看小說看電影?誒,這個可以有??蔥∷凳只梢?,買書也行;看電影嘛,鎮子上有網吧,這個能做。
  巡山看風景、越野跑鍛煉?誒,這個也可以。
  我靠在床頭足足想到天色大亮,許云開家里人全都起來做好早飯了,才想到自己唯二愿意干、愛干的事情,就是上面說的兩個。
  也許有人會笑話我說,你這人真沒勁,怎么愛好這么少的???活該你無聊。但這些年我也一直在想,能選擇或者心里向往隱居的,性格其實應該相像,用羅維森的話來形容就是——心如水。
  倒不一定是止水,反正心里是像水一樣,這種人比較偏好清凈,那么你偏好清凈的話,就一定愛好不會多。尤其是當你閱歷足夠深,或者被社會傷得足夠深,又或者你其實處于看透紅塵幻象、即將大悟之前,你真的會突然之間發現自己什么都不愛了。因為你什么都看透了。
  所以我能找到兩個愛好,這還算是不錯的。
  但心如水的同時,外在就因人而異。有些人仍舊愿意與社會來往,而不是隱匿以泥水自蔽,與世隔絕,那么這種人用羅維森的話來說,就是水火相濟,也即內水外火。因為內心是水,所以這種人也是喜好隱居的,比如前面提到的白居易寫的那首詩《中隱》,便是描述的典型的這種情況。羅維森將這類隱士稱為野客,他也自稱野客,野客雖隱居,但不厭世不避世,也不非得獨居,他們互相之間有往來,有的仍舊出入社會,甚至一部分人在社會上還照常經營著自己的事業、買賣、營生。
  這類隱居的人,就叫做野客。
  有些朋友可能很奇怪,覺得不就隱個居嗎?還分這樣那樣的不同類型?
  這其實很正常,因為隱居生活方式的歷史很悠久,隱居的人也是千奇百怪,那么不同的人做同一件事自然會有不同的方法與觀點,所以古人才有——“小隱隱于野、中隱隱于市、大隱隱于朝”的說法。但我覺得這樣區分大中小是不對的。比如我有一個朋友,他特別向往隱居,但又因為種種原因沒法辭職,所以便信奉“大隱隱于朝”。但真開始后,發現隱于朝的難度特別大,因為這種方式要求你必須心隱,但一個人要整天上班加班,忙于應酬,還怎么心隱呢?一般人要是這樣就棄了,但這哥們特有悟性,他后來往家里狂買奇石雅石、花木盆景,尤其是石頭,家里幾乎擺滿了帶有精美木底座的各式奇石,然后有一天,他跟我說,他的心漸漸能夠隱下來了。我問為什么?他說雖然在外面、在單位根本不可能隱,但只要一回到家里,看到這些奇石和盆景,就會產生一種脫離固有社會關系和現實的感覺,他覺得那就是一種隱感。
  從他身上可以知道,自然是幫助心隱的重要條件,這位朋友,就是最終在石頭和花木的幫助下,逐漸找到了心隱的感覺,而只有心隱,才能實現隱于朝。那么自然是什么?就是“野”,石頭、花木這些,就是屬于“野”。要“野”的幫助,才能實現隱于朝,那怎么能說隱于野是小隱呢?
  我還有個朋友,他也學著這樣,想不辭職就能隱居,但發現這個方法對他而言行不通,不管家里擺多少石頭或者盆景,就是找不到感覺。但他也是個想真心歸隱的人,可同樣也不能辭職,最后硬生生逼出個辦法——這哥們每年利用休假時間,去一趟自己在外地某處選定的僻靜之所(是一個冷門風景區的民宿酒店,那家民宿就在山里,風景很好,人又不多),在那里,他真正過上了隱居生活。雖然只是階段性的,但他對這種方式特別推崇,因為既能在真正的隱居產生的絕對心靜中悟出工作生活時根本不可能感悟到的東西,又能適時回歸,對他而言,很好。
  所以,“隱居”一方面可分為“隱于野、隱于市、隱于朝”,另一方面可以分為“不辭職(在朝)隱居、階段性(休假)隱居、自由職業隱居、辭職隱居”,還可分為“避世(不與社會往來)隱居、出入世(仍舊與社會往來)隱居”。雖然我覺得它們不分大中小,但同時我卻認為,不管哪種隱居方式,都不可或缺“野”,也即“自然”這一重要元素。越是隱于市、越是隱于朝,越是如此。
  另外還想說一下隱于市,隱于市其實就是城市隱居。最簡單最明顯的例子,那就是中國的古典園林。園林就是古人為了城市隱居而造的,造園林,就是在造“野”,與上面說的那個哥們往家里買石頭和盆景的原理是一樣的,因為確確實實“野”可以助人心隱。
  • 老樹梨花: 舉報  2019-03-18 18:55:50  評論

    評論 二郎神犬馬:被傳奇毒害十多年的八零后路過,我也向往隱居,而且也是單身,但是放不下親人。。。經常夢到輪回,隱約看到自己的前世,甚至后世。
  • 二郎神犬馬: 舉報  2019-03-18 19:40:13  評論

    評論 老樹梨花:哈哈^_^,80后對傳奇或者傳奇世界有感情的很多很多。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0 21:25:11
  于是那天吃完早飯后,我就準備進山。正在收拾東西的時候,許云開的老婆過來問:“你要去哪兒?”那語氣很親切,就像鄰居大媽的古道熱腸。
  我說:“當然是進山啊。我來旅游的呀?!蔽以菔泵話嚴朐謖飫锍て諞擁南敕ㄋ黨隼?。
  她讓我小心點,別迷路了,還說山里經常有人迷路和失蹤的。我隨口問:“也是來旅游的嗎?”
  她搖搖頭,說是進山采藥的村民,本地村莊里的兩個婦女。我就奇了怪了,問,本地村民也能失蹤?她說何止是本地村民啊,連省里來的森林資源考察隊都失蹤了;還有外國來考察野生動物的科考隊,也迷在里面;特別是兩三年前有個中國的熊貓專家,叫鄭明全,才33歲,也是在山上迷了路,最后被找到時已經死了……【注:此處許云開老婆所說的迷路失蹤等事件,經我事后查證,確實都有據可考,并非胡說八道。有感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在網上搜索“瓦屋山 迷魂凼”,瀏覽相關信息?!?br>  我靠,這下真的嚇著我了。但還是有點懷疑,問:“那難道你們村里人都不上山的?”我指著廚房里堆著的那些柴火,“不上山,這些柴火到哪里砍?”
  他老婆說:“不是不能上山,而是這瓦屋山里有一處地方,從明朝開始直到現在,都是禁區,叫迷魂凼,那些失蹤的人全是進了迷魂凼后,才失蹤的。迷魂凼以外的地方,可以去?!保ㄛ收飧鱟?,發音為dang,跟掃蕩的蕩一個音,不是信函的函字。)
  我哦了一聲,又問迷魂凼在哪里?她說沒人知道確切的入口,因為人都是不知不覺中迷進去的,但大致的范圍離山頂那個象爾山莊沒多遠。
  就在這時,從門外進來一個推著自行車的姑娘,打扮很不入時,也許在當時的小縣城里算是普通正常的,但我從上大學到那時辭職,在一線城市待了十年,所以當時看了覺得有點土,直覺應該是村里的姑娘。不過說真的,盡管穿著過時,也不是現在的那種網紅臉,但就是有種說不出的美,是那種自然純凈的天然美,也許只有從小在有靈氣的地方才能長出這種感覺來,我找不到確切的詞語來形容。她沖許云開的老婆喊了一聲:“媽,我回來了?!?br>  我昨天來時只看到他們的兒子,沒見著這姑娘,于是問許云開老婆:“這是你女兒?”她說是,在縣里的醫院當護士,逢休息時才回來。
  正在我出神,心里幻想著要是能跟這姑娘一起進山就好了,我愿意出錢雇她做向導時。姑娘問她媽:“他是住咱家的客人嗎?”
  “是啊,來旅游的,就一個人。現在要進山,我讓他小心些,別進了迷魂凼了?!?br>  緊接著的幾句話,打破了我的幻想,現在想想也是,誰會讓自己的黃花大閨女陪一個陌生人進山當向導?哪怕缺錢的人也不愿這樣吧?哈哈,自己當時真可笑。
  “要不讓他帶虎子去吧?!憊媚鎪?。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0 22:25:15
  許云開老婆恍然大悟,說:“是啊,是啊,你帶著我家虎子進山就沒事了,它認得路,而且只要到了迷魂凼邊上它就死活不會朝里走的,你拉它都拉不進去的?!?br>  有靈氣的狗或者動物,確實是有這種特性的,能夠感知到人類察覺不到的危險。
  于是那天,我牽著許云開家的大黃狗進了山,大黃狗的名字叫虎子,說是黃狗,但其實最準確的描述應該叫虎皮色,就是那種黃中帶黑絲的毛,是“涼山獵犬”,一種分布在川西地區,甘、阿、涼三州的獵犬,當地人喊這種狗叫攆山狗。
  這狗說來神奇,也許是被馴得好,當你對著它喊帶我回家時,它就知道往回走了,你跟在后面就行。不過許云開家有專門的口令,你用普通話喊“帶我回家”是沒用的,得用他家的特殊口令,發音為“努巴欽”。幾個基本口令姑娘教我練了六七次,我才學會了。臨了,我還是不放心,怕別進山又給忘了,于是掏了個小本子記上。
  我問為什么要用這么奇怪的話來訓狗。姑娘說,因為這樣別人就指揮不了她家的狗了,那邊的老獵人都是這樣,每家的口令都不同。
  之后,一人一狗就進了山。盡管有許云開老婆與女兒兩人的保票,說有虎子沒事,但我心里還是犯嘀咕。所以第一天時,根本沒敢朝里走多遠。最開始的山路是跑步的,兩邊景色讓人特別心曠神怡,“幽”這個字是第一個跳到我眼前來的;而這山路,雖然挺窄,但很遠,直到我跑得渾身上下濕透,氣喘如牛,停下來換成走時,還沒到路盡頭,而此時地勢已經明顯開始陡峭了。
  最后帶著狗,來到一處坡度差不多有70度以上的大石頭前,其實我沒敢說,我的感覺那里幾乎就是90度,直上直下,我怕說了,又被有些看帖的懟。臺階直接從巨石中間鑿出,通往更陡峭的山上。我站在坡下朝上看了看,只見五六米以外,小道兒就開始拐了個大彎,站在下面已經看不后面了。再瞅瞅那遮天蔽日、晦暗濃密的滿山樹林、箭竹,我就怕了,是真怕,感覺里面隨時都能竄出一股黑色妖風,把人給卷走。
  于是那天我到這里為止就開始折返。但其實那里只是很普通的上山的路,大家不要以為從那里上去就是迷魂凼。前面許云開的老婆說過,人們只知道迷魂凼的大體區域,但不知道具體入口,凡是進去的人,都是在不知不覺中、渾渾噩噩迷進去的。
  有些人是突然看到兔子,又莫名其妙去追,追著追著就迷路了,這才發現可能就置身于迷魂凼;還有些人先是看到靈芝(瓦屋山的靈芝與別處不同,很珍貴的,別的山里靈芝并不是特別貴重的東西,但這里不同),或者別的珍貴的草藥,采了之后沒事,但采著采著就看到大熊貓,然后又是去追,也不知道追到哪里時,才發現出不去了。
作者:倚樓獨酌 時間:2018-09-10 22:26:45
  繼續繼續^_^
我要評論
作者:李小喬2018 時間:2018-09-10 22:30:32
  又見二郎神,支持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ty_星星735 時間:2018-09-10 22:35:07
  說的行云流水,像真的一樣,每個人其實都有一種想法,隱一下,我記得路遙先生最后平凡的世界結束時,躲到一個偏僻的鄉鎮文化館才完成的。
我要評論
作者:竹木玉林 時間:2018-09-10 23:28:33
  樓主,加油?。。?!
我要評論
作者:涼山悶墩兒 時間:2018-09-10 23:38:31
  這篇帖子樓主以前發過還是轉載的?我感覺有點似曾相識。。。。。。像是我在鬼話看到過。
我要評論
作者:李小喬2018 時間:2018-09-10 23:52:21
  樓,非常期待你的長篇小說!
我要評論
作者:盛世玲瓏2017 時間:2018-09-11 10:33:46
  會持續更新嗎
我要評論
作者:亙古的艾澤拉斯 時間:2018-09-11 13:19:47
  我去你嗎的吧!去年的又拿出來刷一遍
剩余 9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張小鳳2018 時間:2018-09-11 16:17:20
  挺刺激啊。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1 16:21:32
  關于迷魂凼的具體入口和成因,我現在當然是一清二楚的,后面我也會講;包括在其他一些同樣邪門的地方,比如還是在四川的黑竹溝,以及有些不是那么出名、但特別容易有人迷路的山嶺,個中原因幾乎相同,并且這里面的真相可能真的會顛覆很多人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如果你是真正想遁歸山海的,那么這些地方,是你一定需要了解的。當然不是說要大家去這些地方,恰恰相反,我很反對大家去類似危險區域,真的是極有可能有去無回、險象環生,實在是太過危險了。
  但這個時候,我除了有些害怕、不解和懷疑,對迷魂凼這類地方是一無所知,也確實不敢太靠近其大體區域的周遭邊緣。
  回去的路上,我試了一下那個回家的口令,發現真的有用,虎子在前帶路(雖然這天的路線我不需要狗,也可以認得,很簡單,就是沿著山路進來的,原路返回就是了),我后面跟著。接著我越走越開心,看著兩邊的山景、氤氳的霧靄、林間的鳥啼,還有良犬相隨,簡直覺得逍遙似神仙,興起之下,就又開始跑了起來,一下子超過了打頭的虎子。但很快,它就重新追了上來,依舊在前,這時候也許是我活動開了,所以竟然一路沒停,直跑到許云開家大門口,沖進了院子里。
  許云開的女兒叫許瀟,小名瀟瀟;他老婆的名字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一直喊許嬸。兩人這時正坐在小凳子上,圍在一起摘豆角。他們的大兒子叫許錚,很胖,比我小四歲,不上班,成天要么在山里打斑鳩、打野兔,有時連野豬也打得到,要么就是跟狐朋狗友鬼混,喝酒打牌,這時不知道去哪里了。我沖進來時,把她們母女倆嚇了一跳。
  許嬸看到我,說:“回來了?怎么渾身都濕透了?”
  我呵呵笑著說:“我喜歡跑步,在這山里越野跑,真是舒服得不得了?!?br>  “房間淋浴都有熱水,想洗就洗?!斃砩羲?。
  許瀟抬頭看了我一眼,嘴角笑了下,似乎心里想說你們城里人真會玩,一看就是沒吃過苦的,要到山里來跑步,簡直是自找苦吃。但是沒說出來,只是繼續摘她的豆角。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1 16:33:13
  第3章 秘境

  我沖完涼,換了身干凈衣服,下樓到了院子里。那時太陽剛好落山,已不見了金色余暉,但天卻未黑,涼風習習吹來,說不出的愜意。
  許瀟摘完了豆角,又在洗衣服。聽見有人下樓,抬頭看了看,見是我,便又微微笑了下。
  我也笑著沖她點了點頭,慢慢踱起步子,小心翼翼離她近了些后,試探著說:“你們這里真是漂亮,住著都不想走了?!薄翱?,不就是山里么。你怎么一個人來的???”
  “哦,我辭職了,想一個人出來散散心?!彼嫡嫻?,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對她說實話,直接就講辭職的事了。
  聽到辭職,許瀟停下來,大眼睛盯著我撲閃了幾下,很奇怪地問:“你原先是做什么的?”
  “在一家公司里做行政的。干了幾年,始終覺得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所以辭職了?!?br>  她小聲哦了一聲,然后繼續搓衣服,片刻后又問:“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華健,華佗的華,健康的健?!?br>  “你直接說是周華健的華建不就得了?”她笑道。
  我撓了撓頭,許瀟這時提著桶準備到前屋去,用洗衣機脫水。我連忙問:“那你叫什么?”
  她邊走邊說:“我叫許瀟,瀟灑的瀟?!?br>  等她離開院子后,我莫名有些高興,點上一根煙,坐在藤椅上抽了起來,同時慢慢品味著剛才的情景。然后迫不及待地等著天黑,然后吃飯。
  可最后許嬸喊我吃晚飯時,我坐到桌上一看,卻只有我和許嬸兩人,頓時心里有些失落。扒了幾口飯之后,裝作隨意問到:“哎?你女兒呢?”
  “她去她表姐家里了?!?br>  我點了點頭,沒敢再說什么,生怕別人看出來我心里有別的想法。
  當天晚上,我一個人在屋里總是定不下神,盡管去山里逛了跑了一下午,身體累到不行,但就是睡不著覺,也看不進去書,電視??仄鞫伎轂話蠢昧?,沒一個好看的節目。不怕大家笑話,反正大家可能也猜得到,因為心動了。
  人的感情很奇怪,之前那些年,包括在大學時,談了那么多對象,首先沒有特別心動,能讓我如此坐立不安的,其次盡管她們最后沒一個愿意跟我,但說真的,我都沒有特別地在乎或者傷心。
  但不知怎么搞的,這次對許瀟竟然真就一見鐘情,至少我自己覺得應該算是。只是見了那么一小會兒,現在就心猿意馬,跟有個猴子在心里上躥下跳一樣。
  我自己也在分析,最后覺得,山里雖然空靈美好,但這種幽靜,卻會令人特別寂寞和空虛,所以也就特別容易令人心動。因為人的潛意識在這種幽僻的狀態下,會渴望有一種熱烈的情感來包圍自己。但如果置身于繁華喧鬧中,潛意識對于情感的訴求,就遠不會如此強烈。
  那晚,我到陽臺上抽了不知多少根煙,為什么不在屋子里抽?其實就是想看看許瀟是哪間屋,屋子里亮燈沒有??贍峭砥簿駁馗懶艘謊?,連許嬸都不在,去隔壁鄰居家打麻將去了。
  偌大的三進屋子,就我一個人,就我一個的房間里亮著燈,我抬頭看著天上的毛月亮,辭職以來第一次在心中感覺到了某種從來不曾有過的東西——空虛與孤寂。
  • LL880113: 舉報  2018-12-05 05:31:45  評論

    我們性格,想法都有點像啊哈哈, 摩羯座么,,,支持支持,我覺得每個人的人生總是要一段這樣的生活,才能讓自己有所增加體驗豐富人生。
  • 練即為師: 舉報  2019-07-13 17:39:40  評論

    隱居這種事,理想很美好,現實很殘酷,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難和危險,最主要的就是心理這一關,其實不只是一關,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心理狀況,“空”其實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2 08:45:59
  隨后的日子里,我差不多每隔三天左右,能夠見到她一次,因為她只有休息時才會回來。每次在家,她要么是幫著母親干活,要么是在她自己屋里,我實在沒有什么機會或者借口可以去搭訕的。
  但許瀟的影子,在我心中卻深深扎下了根,我甚至在樓上透過房間窗戶,遠遠看她在院子水池邊洗衣服,都覺得是那么美。
  為了能夠守住機會,我將她每次回來的日子都計算得精確無比。只要是她在家的時候,我就不出去了,只有平時她在縣里上班時,我才每天進山。而且那陣子,我瘋狂愛上了越野跑,每次進山,必定要跑到精疲力竭,因為只有劇烈的運動,才能讓我的腦袋停下來,止住不停糾纏的思念,止住胡思亂想。
  可是很明顯,她對我無意,因為對我的搭訕或者閑聊幾乎不會接話,順著往下聊,我甚至覺得她有些討厭我,很多時候在刻意避開我。但陷于迷戀中的人,不會那么容易死心的,消沉了一段時間之后,我有一天看到一則愛情故事,當然現在想想,那純屬煽情設計,講的是一個男人愛慕一個女人,但男的覺得女的總是在躲著他,所以認為女人對自己沒有意思,然后傷心啊失落啊,巴拉巴拉一大堆,最后結局時發現,原來女人一直在心中愛他,并且默默做出了很大的犧牲,就等著他來表白。
  這故事當時讓我心中一亮,覺得許瀟會不會也是這種情況呢?就在心里越想越高興,越想越覺得與小說里的劇情相似時,那天竟然有一個男的陪著許瀟回家了,并且兩人看起來感情極好,甚至那男的當晚就住在她家里。
  當天晚上我徹底失眠,但第二天早上強裝若無其事,以開玩笑的口吻問許嬸,那男的是不是她女婿。許嬸笑笑,說快了快了,過陣子就要來提親了。
  我也笑了笑,似乎還說了恭喜之類的話,但內心卻如山崩一般。說起來,我也算是戀愛失敗中的老兵油子了,可不知怎地,這次對我打擊極大。匆匆吃完飯,逃命似的就帶著虎子進了山,然后狂奔到平日常去的一處僻靜竹林,躺在那塊大青石上放肆慟哭不已。
  我這輩子從來沒有一次能哭到過那么傷心,真是有種肝腸寸斷的感覺。當時的情景歷歷在目,我甚至一邊哭,一邊心中有個聲音在問自己:“你不覺得奇怪嗎?就相識了這么短的時光,你竟能傷心如斯,似乎是失去了數十年的結發妻子一樣?!?br>  這個奇怪的現象,也是直到后來羅維森的出現,才替我解開謎團——兩個素未謀面之人,是什么因素會導致一見鐘情?可以導致你只是第一次見某人,卻會莫名生出厭惡或者歡喜?這里面起作用的是——藏身。兩個人的藏身會互相作用,從而生出諸如一見鐘情、一眼厭惡之類的情緒。藏身這個詞,我相信沒有人聽說過,但羅維森說,藏身對于人而言是最重要的東西,不但以潛意識的形式作用于普通人的大腦思維,更與神通的修煉密不可分。
  至于藏身究竟是什么,講到后面時再細說吧。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2 09:51:22
  在竹林中哭了停,停了哭,足足個把小時之后,我終于將悲慟暫時止住。我這里沒有用悲傷這個詞,而是悲慟,是因為我想表達當時那種哭到骨子里的感覺,這是當時真實的情況,盡管那會兒我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會到這個地步。
  我整理好情緒之后,又在山中轉了許久,才裝作若無其事地回去。之后的生活,我除了仍舊在心里盼著每次許瀟的回家以外,完全就剩了白天帶狗進山瞎逛(我后來無聊到給這種漫無目的的逛山行為取了個名字,叫搜山),晚上回來看書看電視看電影,到網吧上網;再接著,中午都基本不回去吃飯了,用向許瀟的哥哥許錚學的技術打獵,再加釣魚摸蝦,然后自己在野外吃,最后發展到有時晚上都不回去,找地方扎帳篷過夜。
  我原本非但不會游泳,而且極為恐水,是正兒八經的一種恐水癥,但那時硬生生讓自己在雅女湖學會了游泳,而且是自學的。
  之所以發展到如此地步,跟野人、魯濱遜似的,甚至連恐水癥都克服了,完全是出于無聊,想變著花樣活。好多人一定沒有體會過整天無所事事,閑到要發瘋的感覺,我告訴大家,這種孤寂與空虛,非??膳?,它就像一根套在你脖子上的繩子,一天天勒緊。一天沒事,一個月沒事,半年之前你都會覺得這種生活太愜意了,自然睡自然醒,不需要干任何事情,但持續一年半載之后,這根繩子就會開始接觸到你的脖子,你就會逐漸開始感覺到無法喘息,只有變著花樣找刺激,才覺得能呼吸到點新鮮空氣。
  而正常情況下,恐水的人是絕對不可能靠自己克服這種癥狀的,甚至終身無法解決。我那時之所以能,是因為已經處于非正常狀態了,是一種類似于抑郁癥的狀態,說得嚇人一點的話,也就是有種自殺傾向。因為我上面說了,在那種狀態下,人只想找刺激。危險的東西和行為,反而會令自己覺得解脫。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外人永遠理解不了一個陷于抑郁狀態的人的感受,理解不了為何竟然有人敢自殺。其實對于他們而言,活著就像被人用塑料袋套住了腦袋,連每一次呼吸都困難痛苦,而死亡卻像是新鮮空氣,讓他們不由自主地想要去接觸。
  我這種改變,許嬸家人也察覺到了,其實剛剛才過了兩個月的時候,他們就問我到底是不是來旅游的,因為正常旅游的人不可能住這么久,而且是這種每天閑逛狀態的。我說我其實是想找個地方,住些時間散散心。過了大約半年多的時候,他們又問了一次,問我準備住到什么時候,我說我也不知道,如果他們不想我住的話,我就換個地方。但人怎么會有錢不賺呢?所以盡管他們心里一定犯嘀咕,說這人不知出什么毛病了,但嘴上肯定不會說。
  其實那時候我自己也有點想走了,倒不是想回去,而是因為許家是按照旅客住宿的標準收費的,小住一段時間沒什么問題,但按那個價錢長期住就有點覺得貴了,畢竟那時候我已經沒有收入。
  不過后來因為情緒的持續惡化,想法又變了,想著還是在這里住下去,直到身上的錢剩下三分之一的時候,我就進山住,過純粹的野外隱居生活,反正這時候我已經對瓦屋山相當熟悉了,再也不是那個從小到大都在城里的娃。
  當然除了一塊地方以外——迷魂凼區域。
  這種日子過了三年, 2015年時,現在回望的話,那時應該已經是完全陷入了某種類型的重度抑郁癥中,但自己并不知道,只是覺得好難受,而且很憋屈,即便每天在深山的原始叢林中,都覺得喘不過氣。
  那年的七月九號,許瀟跟第二個男朋友(沒錯,她與當初已經定親的那個分手了,后面又談了一個,但對我卻依舊不給絲毫機會,很嘲諷?。┙嶧榱?。我一個人立在遠處的山頭,隱約聽著鑼鼓以及鞭炮聲,看著新郎帶著的迎親隊伍過來將許瀟接走……這次再沒有任何傷心,但卻莫名涌上來了憤怒,可我卻不知道該恨誰,緊伴憤怒而來的,就是長期困擾我的抑郁癥候,那天的繩子似乎突然間抽到了底,我覺得臉被憋得通紅,同時心中又氣又惱,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之間我瘋了一樣撒腿跑了起來,遠遠看去就像一只在山間叢林里孤獨狂奔的野狼。
  這頭獨狼朝著迷魂凼的方向跑去,因為此刻迷魂凼的極度危險,卻成了割開他脖子上繩索的唯一希望,成了他極力想要去呼吸的一口新鮮救命空氣。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2 10:22:31
  如果大家看了覺得還行,麻煩幫我頂頂貼,因為點擊率在增加,可卻看不到多少回復,而論壇里的帖子實在太多,如果沒人頂,很快就沉下去了,頂起來也好讓更多人看到,我也能寫得更有勁兒,多謝大家了。
我要評論
作者:海天一色ss 時間:2018-09-12 11:00:46
  真的很好看,有讀下去的動力!樓主,加油!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2 11:35:17
  @海天一色ss 2018-09-12 11:00:46
  真的很好看,有讀下去的動力!樓主,加油!
  -----------------------------
  多謝多謝^_^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2 12:54:44
  不知何時,許瀟家的虎子竟悄無聲息地出現了,伴著我一路狂奔。最終來到徘徊過無數次的迷魂凼邊緣,這條涼山獵犬咬住我的褲腳,嗚嗚嚶嚶地朝后拖。我蹲下來輕輕摸了摸它黑色的腦袋,苦笑著說:“還是你對我好?!閉酒鶘?,重重嘆了口氣,仰頭看天數秒,最終還是一頭扎進了兩人多高的濃密箭竹林中。
  這竹林密到什么程度?如果兩人前后走,只消間隔超過幾公分,那就后人看不到前人了。必須手牽手,或者后面的人隨時拉著前面人的腰帶或腰帶上系的繩子,那才能保證不走丟。
  我朝里猛趕,一心只想逃離那個讓我產生嚴重溺斃窒息感的現實社會,同時聽到虎子的叫聲越來越小。當最終完全聽不到犬吠時,我也已經出了邊緣的那層不算太深的箭竹密林,來到一塊豁然開朗的空地中。
  抬頭仰望四周,這是片山谷,千年老樹錯落有致地分散在一條天然形成的通向更深處的石徑兩旁。為數不多的幾塊怪石像一個個石墩,上面布著青苔,周圍還有更小的石頭零星散存。
  腳底的雜草如同草甸,沒過腳踝。本應該是正午,但此處看到的太陽卻似乎成了夕陽斜映。
  我的心到了這里,猛然沉靜下來。周遭靜謐到極致的空靈,像神秘園的曲音,一絲絲、柔密地鉆進你的心房,透進你的靈魂,讓人產生一種迫不及待繼續朝前走的渴望。
  我不由自主挪動步子,沒過多久,突然一個東西從腳底猛地竄了出來,掠過眼前,撲扇著往深谷里飛走了。我著實被這只野雞嚇了一大跳,驚出一身汗來,但這突如其來的一驚,卻也讓我腦袋清醒了些,想起此時什么裝備都沒帶,沒吃的、沒喝的、沒工具、沒帳篷,什么都沒有,有的只是一部手機、一包煙和一個打火機。
  雖然當時處于極度崩潰的狀態,但神智還算清楚,所以坐在一塊石頭上抽了根煙后,我決定回去拿上裝備,帶上些吃的,再進來。
  可就在這時,我隱約聽到了許瀟家里結婚敲鑼打鼓的喜慶聲,就從旁邊一處不高的山坡后面傳來。屏氣凝神,又細細聽了片刻之后,確定確實如此。這令我很是驚訝,因為這里已經快要接近瓦屋山的頂峰,離那邊已經相當遠了,難不成是迎親的隊伍往回開到了這附近?
  于是我站起來,朝那山坡走去。山坡并不高,目測也就四五十米的樣子,三步并作兩步,很快就到了坡頂,可并沒有看到許瀟家,也沒有看到任何迎親隊伍,看到的只有鄰近幾個同樣的山坡,再遠處就是云霧繚繞的密林。
  正心下生疑,自問是不是幻聽了時,那些聲音卻再次傳了過來,并且比剛才聽得更清晰了些。我自言自語道:“看來沒聽錯,就是這個方向?!庇謔淺派艫姆較?,再次爬上了一座山坡??勺鈧戰峁敫詹乓謊?,什么都沒看到,但聲音仍舊比之前更為清晰一點。
  到了這時,人似乎就陷入某種焦急煩躁的狀態了,再加上那些山坡確實都非常低,如同一個飯量很大但饑腸轆轆的漢子,狼吞虎咽一口一個小籠包似的,我爬過了一座又一座山坡,及至登上最后一座時,聲音卻突然消失了。
  我轉動身子朝四周看去,周遭景象嚇到了自己,目力所及之處,全是一座座完全相同得像是被復制出來的山包,綿延不絕、無邊無盡。
  在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完全迷失……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2 14:15:32
  這時,我想到了許嬸說過的那些迷路事件,以及平日聽人說過或者書上寫過的此類情形:最初的時候,這些迷途者都是看到了些東西,然后被這些東西帶著迷了路——有人是看到了千年靈芝,有的小孩子是看到了兔子,有的是見到了已經死去的愛人……而我呢?我仔細回想了片刻,我最初倒不是看到了什么,而是聽到了許瀟婚慶的聲音。
  忽然間,我似乎明白了,這些誘人迷路的東西,都是迷途者心中最感興趣或者最關心的。你最喜歡什么,最在乎什么,到了迷魂凼這種地方后,就會出現什么,然后你便會被灌了迷魂湯一樣,去追逐它們,及至醒悟過來時,就已經完全迷失。
  而看到的,聽到的這些東西,其實都是幻象,都是人們心中的心魔。此類險惡之地、秘境,都有某種物質,能夠讓人被心魔所牽引。
  但即便知道了這點,也不能將我救出去。天色完全黑將下來,我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到腳上起滿了水泡,實在痛得不能前行時,停了下來,背靠一棵老松樹坐下,掏出根煙點上。
  在城市中,很少很少能見到這種漆黑一片的夜晚,時間久了,你會忘記可以黑到什么程度。那種野外的黑夜,厚重如濃墨、凄寂如荒墓,卻讓你可以忘記喧囂塵世,獲得內心安寧。
  也許是我的心疲憊久矣,所以此刻雖然孤身一人迷失在未知的曠野中,但竟爾忘掉了慌張。仍舊提醒我處于迷魂凼中的,一是不斷咕嚕叫著的腸胃,餓了;二是雙腳起滿的水泡,生疼。
  我不斷朝四周打量,企盼能夠找到點什么吃的,可惜這是不可能的。別說我現在不能自如行走,即便雙腳沒有任何問題,也發現了獵物,可靠我赤手空拳,怎么去抓?有的只是雜草和樹皮。
  可能有人會問,打電話報警求救??!你不是帶了一部手機嗎?沒錯,手機是帶了,可詭異的是,自打進入真正的迷魂凼之后,就無法正常使用了。我這里可以提前說一下,在此類秘境之處,除了開始被心魔幻化出來的物事吸引追逐以致迷途的共性外,手機等電子設備無法正常使用,也是共性之一。手機有電,也能開機,但一是沒有信號,二是莫名其妙出了故障,連短信、系統設置等都點不開,等同報廢。另外,當時我沒有帶指北針,但如果帶了也是白費,因為指北針在這里的方位指示全是錯的。
  估計到了半夜時分,煙也抽光了,實在抵不住饑餓,于是揪了一把野草,試著咀嚼了幾下,結果滿口苦汁,舌頭發麻,難以下咽,連忙吐掉了。最后硬著頭皮,吃了一塊老樹皮,簡直就像是在啃木頭,但好歹沒啥味道,不過吃進去之后,胃里如同進了石頭,消化不了,胃壁磨得生疼,最后也不敢再吃了。
  最痛苦的是,連水也沒有。
  就這么干熬著到了第二天,眼前的景象和頭一天沒有任何差異,我按照太陽確定了一個方位,然后一直走,覺得照這么走下去,無論如何也應該能出去,因為迷魂凼只不過是瓦屋山的一個區域,只要不打轉,朝一個方向一直走,不可能出不去。
  可現實的詭異遠超想象,我并沒有像常聽到的鬼打墻之類,走了很遠,最后發現又回到了原地。而是這里似乎真就是沒有盡頭的,一個山包接一個山包,翻過一座,還有另一座。我簡直想象不出這應該如何解釋,因為按照估算,我已經走過的距離,都可以到達洪雅周邊的鄰縣了??晌胰慈躍苫故竊謖餛曰貰手?。
  想找水,可是哪兒也見不著小溪或者河流,幽靜的空氣中雖然帶著水分,但就不下一滴雨。
  在那一刻,我終于體會到了什么叫做走得想死,走到痛不欲生。就在最終只能靠爬時,恍惚間似乎聽到了水聲,很大的水聲,我使勁眨了下已經模糊的視線,發現遠處真的有一座瀑布,白花花的水流從高崖而降。
  求生的欲望促使我拼命朝前爬去,眼看近了,近了,可還是差一點。翻過身仰面朝天休息片刻,再咬牙爬去,但還是沒到。就這么直到雙手血肉模糊,膝蓋和大小腿內側的褲子也全都磨爛,我終于到達了那里??擅撕懿鋅?,尤其是對我這種loser,就在瀑布下的溪流觸手可及時,我卻徹底失去了意識。
  昏死之前的最后一剎那,我甚至都已經感到竭力朝前伸出去的左手,已經伸進了溪流中??刪褪竊謖庾詈笠豢?,我卻不省人事了。
  如果救援隊發現一個死在水井邊的人,但尸檢發現他是被渴死的,人們一定百思不得其解。而我這時的遭遇,其實就是答案。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2 22:28:39
  第4章 羅維森

  一個約莫籃球場大小的山洞里,被天然的石壁分成了數個相對小一些的洞天?;┗┑鈉儼妓鞔由蕉辭安嗟惱磐飭饗?,仿若水簾。
  被樹蔭濾過的陽光,分別從左右石壁上窗戶似的幾個石孔,以及水簾外側,照射進來,使得整個山洞并不昏暗。
  右側靠里的一個石室中,竟有不知出自天然,還是經過人工雕琢的石床、石凳以及石桌,側面石壁上依舊有四個孔洞形成一扇石窗,外面水流聲帶著鳥鳴,濕潤的空氣里夾雜著花香,煞是幽靜雅致。
  石床上竟躺著一個看起來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手上纏滿白色繃帶,十指尖端隱隱透出些血跡;下巴和嘴唇周圍有些胡茬,臉頰上劃了不少血口子,但都已被清理干凈。
  躺著的這個人,就是我。
  但我那時其實是31歲,并不算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只不過看起來顯老。
  當醒來睜開眼睛,看著這一切,我足足有三五分鐘說不出話來。第一反應是許家發現我失蹤,然后報警,派出救援隊把我從迷魂凼中給找到救了回來,如果是那樣,那么這是哪里?醫院?哪有石頭醫院?許瀟家?她家里我已經待了三年,從沒有這種地方。
  盡管四肢百骸如同散架,我還是費力地爬了起來,覺得身下涼嗖嗖的,于是掀開被窩一看,石床上竟鋪著涼席;再朝左邊看去,石壁上釘著很多張素描似的畫作,但畫的全是同一個內容:一個柔美的女子,或?;蟣ё乓桓隹砂胬男」媚?。
  這讓我有點莫名地犯怵。
  接著再看向石床旁一塊小一些的方形石塊,就像是床頭柜一樣,但這石頭與石床一樣,都是連在地上的,也就是說都是天然的。其上擺著一張裱過了的且帶相框的照片,幸福甜蜜的一家三口:一個高大強壯的英俊男子,肩膀上舉著寶貝女兒,旁邊站著淑惠嬌美的妻子。
  我用纏著繃帶的雙手,舉著相片看了片刻,越看越覺得那個女人和小姑娘,像極了石壁上那些素描畫上的人。
  正在看得入神時,突然有個人“嘿”了一聲,驚得我險些扔掉手中的相片。抬頭循聲望去,一個與照片中的男子有幾分相似的人,正站在這間石室的門口,嘴角有一絲隱現的微笑,很神秘,因為你不能確定他到底笑了沒有,或者那到底是不是笑容。
  這人充滿了雄性魅力式的英俊、高大、挺拔,寬厚雄偉的身軀明顯超過普通人,但臉頰的肉卻似乎很少,雙頰甚至有些內陷,與那魁梧的體魄相比,顯得清瘦,但卻絕不是瘦長臉,而像是獅虎頭,最少也是豹子頭。
  與照片里差別最大的地方是,此人長了大胡子,而照片里的男子則是精干短發,下巴精光。不過眼前這位并不是山羊胡或美髯公那種,而是野人蠻族式的大胡須。但因為兩側的頭發被推得精光,只留下上面的長發向后梳起,扎成一根辮子拖在腦后,所以那大胡子倒并不十分惹眼。
  我愣在那里,忘記了該說什么。這人繼續問:“你現在感覺怎么樣?”
  我回過神來,低頭看了看自己,又隨便摸了摸肩膀等地方,說:“還行,還行,應該沒事了。這,這是哪兒?是你救了我嗎?”
  他又用那種詭秘的表情笑了一下,然后說:“你朝右邊的窗戶外看看?!?br>  那扇所謂的窗戶,就是前面我說的四個方形的石孔,組合成了一個像窗戶的東西,就在石床內側。我依言伸長脖子朝外望去,不想卻被嚇得夠嗆,因為簡直像是在從山頂往下或往遠處瞧,并且石窗外面竟有白色霧靄,甚或那根本就并非霧靄,而是浮云。
作者:竹木玉林 時間:2018-09-12 23:18:51
  看到這里居然沒有,沒有了?。?!樓主起來更新??!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3 00:01:04
  @竹木玉林 2018-09-12 23:18:51
  看到這里居然沒有,沒有了?。?!樓主起來更新??!
  -----------------------------
  明天繼續來更,多謝支持。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3 11:05:14
  “這,這是哪兒?”我吃驚地問,然后回頭看著這人。
  “棋盤峰的山頂?!?br>  我皺起眉頭,使勁想了想,問:“棋盤峰?我怎么沒聽說過?難道我們不在瓦屋山?”
  “在,當然在?!?br>  “可,我在這里住了也有三年了,從沒聽說過有叫棋盤峰的地方?!?br>  這男人走進來石室里來,坐到一個石墩椅子上,似乎在思考如何回答這個問題,片刻后說:“因為你們看不見?!?br>  “看不見?”
  “嗯,你們是看不見迷魂凼里的一切的,而這座棋盤峰就是迷魂凼里的最高點,你昨天昏倒的地方是在棋盤峰瀑布下的山腳?!?br>  我有點理解不了,問:“我們看不見迷魂凼里的一切東西?可,可我不是見著瀑布了嗎?你自己也說我是昏倒在那里的啊?!?br>  他摸了摸長滿大胡子的下巴和側臉,咧嘴道:“你看得見,不代表別人看得見。正因為你看得見,所以我才會救你上來?!?br>  “我看得見,你看得見,別人看不見?”我搖著頭,“你把我說糊涂了?!?br>  他從一只看起來極具北歐極簡風格的保溫瓶里倒了些水,這保溫瓶和洞里原始的狀況反差有些大,喝了幾口水后他說:“打個比方,如果我們都是機器人,那么表面雖然看起來一樣,都是機器人,但內部CPU的頻率卻是不同的。普通機器人的CPU頻率較低,所以有些功能就無法使用,同時某些地方、某些東西,他們也無法看到;但另外一些機器人出廠時就是高級CPU,或者通過某些手段,在出廠之后進行過升級超頻,所以這些機器人就能夠使用一些高端功能,包括看到這些東西?!敝匭碌沽艘槐莨?。
  我接過杯子,但他的這番話令我腦袋昏沉,同時又迷惑不解,說:“但人又不是機器人?!?br>  “機器人難道一定要是鋼鐵做的嗎?機器人只是代表他是被造出來的,而并不是說由什么材質造出來的。你覺得女媧造人真的會用泥土捏嗎?那就好比一個叫花子發誓,等他當了皇帝后,要每天都吃饅頭。以人類洪荒之初的眼界視野,他們能想到的只有女媧是用泥土把人類造出來的?!?br>  我心里隱隱覺得這人可能精神有些不正常,再聯想到墻上那些全都是同一個女人和小姑娘的素描畫,頓時嚇出一身冷汗,暗忖:“我不會是被一神經病救了吧?那如果這瘋子要將我囚禁在這山洞里一輩子,豈不是慘了?誰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萬一是個變態?”
  想到這里,一股涼氣從脊梁骨竄了上來,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可如果迷魂凼是實際存在的東西,包括這座棋盤峰和瀑布。那一般的人,他們如果就站在這前面,難道會如同睜眼瞎一樣,視而不見?”我問。
作者:韻雅音清 時間:2018-09-13 11:24:05
  定睛一看,這是野客新開了???哈哈哈
我要評論
作者:飄影斗 時間:2018-09-13 12:35:42
  鼎。。。鼎。。。鼎
我要評論
作者:小II角色 時間:2018-09-13 13:14:56
  對比了一下,確實修改了,有不一樣。二郎不地道啊,開新帖微博也不說一聲。
我要評論
作者:xishanke2012 時間:2018-09-13 16:38:25
  mark
我要評論
作者:涅磐小生 時間:2018-09-13 22:46:43
  繼續更起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3 22:56:10
  “第一,他們根本進入不到這里來,因為從迷魂凼的邊緣開始,就已經是低頻無法看到的了;第二,一般人如果進入到迷魂凼邊緣,而因為這些東西是頻度較高的,一個低頻的東西開始進入到高頻度空間,所以他們的神經便會自動陷入某種混沌態,表現為幻象。在幻象里,他們覺得自己一直在走,一直在做某些事,其實他們有時根本就在原地一動沒動,有的在不斷沿著邊緣爬涉。不管有多少人,只要他們是低頻者,那么哪怕是一萬人,也會全部陷入幻象中,并且他們的幻象會互通,進入同一個幻境?!鄙暈⒍倭艘幌?,“打個比方,就像是一萬個人同時進入同一個夢,并且夢里的他們還能互相交流?!?br>  “那如果是坐著直升飛機從空中搜索呢?難道也看不到這兒嗎?”
  “首先直升機的電子設備會失靈;其次,機組人員一是仍看不到這一切,你要永遠記得一條規則,低頻度空間看不到高頻度空間,打個不恰當的比方,那就好比電腦游戲里的人物角色,看不到我們現實世界中的玩家,當然,這個比方不恰當,只是幫助你理解,因為那不是頻度高低的問題,而是維度高低的問題。頻度是精神層面的度量,而維度是物理層面的度量;二是如果隨著直升飛機墜落到這里面,機組人員也仍舊會陷入混沌態,并不會因為過了邊緣地帶,到了里面就看見了?!彼肓似?,又加了一句,“而且,低頻空間的設備,也根本搜索不到這里,無論衛星,還是雷達,這里就仿佛是被一種電磁罩屏蔽了?!?br>  說完這段話,他遞給我一部手機,我接過來,發現竟然就是我的。但試了試,仍舊無法正常使用。
  “外界的任何電子設備,在這里都無法正常使用,因為頻度不同,低頻空間的電子設備到了這里,就是擺設?!彼醋盼野追壓Ψ?,說到。
  我扔下手機,想了一會兒,問:“我爬了不計其數的山包,才到達這里,那路程都已經可以到達鄰縣了,迷魂凼能有這么大?”
  他笑著說:“這里險峰奇秀,只有邊緣地帶才有為數不多的幾個平庸小山包。我剛才都跟你說了,人進入到這里之后,自身的神經系統是會陷入混沌狀態的,你爬山包時就是這樣,全是在自己腦袋里的幻象中前進,幻象中將邊緣地帶的那幾個小山包不斷復制,然后你在自己的大腦中,翻來覆去地爬。現實里,你可能是原地不動?!笨戳絲次業慕?,“也可能是在反復爬那幾座山包。不過,你后來到第二天時,卻突破了這種限制?!?br>  “突破?我怎么突破的?”
  “突破有很多種情況,天意、修煉、機緣巧合,都有可能。但我想,你這屬于天意吧,因為我原本今天才會從外面回來,可莫名其妙地突然改變了主意,昨天就回了。結果到了山腳,發現你昏倒在那里。所以,這是天意,讓你進入到這里,并讓我救你?!?
  • 風火山雷電: 舉報  2018-11-23 12:55:41  評論

    就是高維度的空間適用的是另一套規則,高維度之上又相對應有很多個更高的維度,我們要做的就是不斷朝著更高的維度前進?可百年光陰又能做到什么程度,應該有一些生命生來就誕生在高維度吧,維度的提高之路該怎么走,又為什么要去更高的維度?再者,為什么會分這么多不同的維度?
  • 二郎神犬馬: 舉報  2018-11-23 13:31:45  評論

    評論 風火山雷電:不一定非要向更高緯度,羅維森、賴奇、華健,他們都沒有向更高緯度,他們只是生活在他們的世界中。
我要評論
作者:sgq8190 時間:2018-09-14 02:38:22
  沙發
我要評論
作者:壺中歲 時間:2018-09-14 09:27:45
  好,加油!
我要評論
作者:壺中歲 時間:2018-09-14 09:30:16
  速度速度啊
我要評論
作者:wangbooboo 時間:2018-09-14 11:32:24
  沒法回復???再試一次。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5 00:38:14
  這番話,更加讓我覺得他一定是有精神病的,因為我在這世上活了三十多年,頭一次有人在書本、電影、電視劇以外跟我提到修煉,再加上天意什么的,太不正常了。
  心里隱隱覺得發毛,于是想打探下周圍情況,萬一真出什么事,也好知道往哪里逃,于是掀開被子,緩緩轉身坐到床邊沿,說:“這里有點悶,我想到外面轉轉?!?br>  他沉默了片刻,說:“好,我帶你出去?!繃成先躍紗哦烙械男θ?。之所以反復提到他的笑,是因為我至今只見過他一人的笑是這種模樣——似笑非笑中帶著詭秘,有時那種笑容似乎是思考時的不經意掩飾,就跟一般人在想下面的話時會說“呃(額)”類似;有時又像是輕微的蔑視,仿佛在告訴你,你的把戲早被我看穿,或者根本不把你當回事;還有時似乎在表現他性格中的某種元素,類似調皮但又不是調皮的一種無法準確描繪的東西;最后,當他憤怒時,一般人應該咬牙切齒時,他卻有時會將咬牙切齒變成這種獨特的似笑非笑,但你能感到其中的意思,知道并非笑容。

  第5章 獨獅

  如果你沒去過那里,任憑如何描繪,也永遠體會不到當我被帶到通向山下的階梯時受到的震撼。那并不是在山坡山背山脊上的小道,而是在內部——棋盤山的內部有一小部分是中空的,天然形成的螺旋式石道,從山頂洞,一直通向山腳。而在螺旋道以外,則布滿了奇形怪狀的孔洞,大的如同古代王府的大門,小的只有狗洞大小。
  而從外部來看,任何人都想象不到一座掛著瀑布的巍峨雄偉的山峰,里面竟然如此鬼斧神工。
  “這些都是天然形成的,很難想象?!彼槐哐刈怕菪勞倫?,一邊指著周圍說到。
  “我估計也應該是天然的,你一個人也沒法鑿空這整座大山?!本」芪業慕嘔褂行┨?,但慢慢走已無大礙,尤其是看著眼前的奇詭之景,又讓人將疼痛忘記了三分。
  當下了約三層樓的高度時,光線越來越暗,這人從旁邊石壁上,竟取出一把弓來,然后掏出一只煤油打火機將箭簇點燃,挽弓搭箭朝中間某處瞄準片刻,嗖的一聲射過去。那支火箭便將山體內部中間的一處巨大火盆點燃,周遭瞬間亮堂起來。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5 00:40:11
  火盆燃燒不久,落下的油蠟火星或是類似的東西,竟又將其下方十米左右的一個火盆點了起來,如此這般,從上到下,次第燃起。我扶著石道驚訝萬分地朝下看去,竟無法數清一共有多少盆火。
  他指著從上到下由火盆組成的火柱,道:“這根貫穿棋盤峰頂底的石柱,上面千竅萬孔,每隔十幾米,便又形成一個像石盆一樣的大空間,整個就像是天然形成的一棵巨大石頭神樹,又像是超巨型的多層燈臺?!?br>  我問:“這些太神奇了,真不知道究竟怎么形成的?”
  “這里應該是曾經的火山,巨大的壓力讓巖漿從山體內部由下而上噴涌而出,這些孔洞、巖穴,這一切,應該都是被巖漿沖出來的?!?br>  看他的發型胡須,像個標準的蠻族;但身上服飾,卻跟現代社會并無二樣,甚至還有些潮。比如用來點火的那支煤油打火機上,有一個五柄船舵的浮雕,再比如他的左耳還戴了一個耳環,也是五柄船舵的模樣;而左耳左下方的頸部位置,有一片很酷的刺青。
  可聽他說話,又覺得非但不是那種無知的莽漢,反而很有些底蘊和學識的感覺。所以在他解釋了這里形成的原因或許與火山爆發有關后,我對這個人就挺感興趣了,于是一邊朝下走,看著周圍神秘怪異的山體內部景色,一邊問:“你叫什么名字???”
  這時,兩人來到一個洞穴前,他先走了進去,轉身朝我隱笑道:“羅維森。羅馬的羅,維護的維,森林的森?!比緩蟪藝姓惺?,讓我進來,“那你叫什么?”
  “我叫華健,周華健的華健?!蔽易囈囪ㄋ檔???苫耙舾章?,腳下突然一晃,驚得我連忙扶住旁邊,驚恐地朝周圍看去。羅維森緊緊拽住我的衣服,說:“別害怕,這是這里的電梯,哈哈?!?br>  果然,我們兩人開始下降起來,雖然速度不是很快,但眼前石柱上的火盆不斷朝上去的感覺,仍舊令人覺得有些心驚膽戰,特別是這“電梯”前面沒有門的,只要往前踏出一大步,就會掉下去。
作者:sevenl29 時間:2018-09-15 09:29:02
  繼續
我要評論
作者:393321126 時間:2018-09-15 22:27:25
  打call,就是這些野逸奇聞。
我要評論
作者:393321126 時間:2018-09-15 22:29:05
  再頂一個睡覺去,樓主晚安,多多更新哦。
我要評論
作者:spb81318 時間:2018-09-16 00:25:24
  頂起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6 00:53:11
  我驚魂未定地小心翼翼朝下看了看,問:“這電梯是你一個人做的?”
  “是啊,其實不是很困難,古代的工匠都能做,無非就是滑輪組合技術和平衡力原理罷了?!彼倭艘幌?,“如果不做這么個東西,從山頂下到山底,可得有些時間,尤其是你腿腳不方便的時候?!幣皇植嫜屯沸α誦?,繼續說:“其實我一直想在這里安裝一些電器設備,環保的,既科技又不破壞這里的自然,能夠與自然相融合的,比如太陽能之類,但你也知道,外面的電器運進來根本沒法用。但如果沒電、沒有科技裝備,說真的,確實太不方便了,所以,所以我正在想辦法?!?br>  我無法用言語表達當時的驚訝和嘆服,只能無語地搖了搖了頭,然后看著眼前石柱上隔一陣子就出現的天然形成的正在燃燒的石盆,問:“你往這些大石盆里裝的什么?怎么會這么容易燒著的?”
  “首先這根擎天柱一樣的石柱是天然的,柱子上面這些盆狀石也是天然的;其次,里面的燃燒物不是我裝的,而是一種很奇怪的地理現象——這根石柱里會自然分泌一種夾雜著硫磺的油狀物,也許用分泌這個詞不太恰當,因為也可能是從它內部的地下緩緩浸涌出來的?!?br>  “臥槽,這么神奇?”
  他提了下眉毛,做了個“是啊”的表情。
  “可,可你怎么才能將這些火盆滅掉呢?”
  “這個不需要我滅的,里面的硫磺油狀物燒完之后,會自己熄滅。不過就像井水一樣,干涸之后,得等一段時間才能再次滲出足夠點燃的油料物質?!彼鷥觳泊猶焯薟嗌戲槳蝸亂桓吹閎嫉幕鳶?,“平時用不著燒石柱,或者石柱里燃料不足時,就用火把?!?br>  不一會兒的功夫,我們成功安全落地。出了山腳,我抬頭朝山頂看去,只見瀑布后方的山巔最尖處,冒出濃濃的黑煙,原來山體內部中央的那根石柱就像高樓內部的油煙管道一樣,從那里將帶著硫磺味的煙氣排了出去。
  見我怔怔愣在那里看得出神,羅維森再一次提醒道:“這一切全是天然,若非親眼所見,你做夢都不會相信?!彼稚暈⑻幌?,“藝術,不僅僅只是書畫、雕塑、青銅、瓷器那些,這種天成的東西,同樣也是一種藝術,甚至有時在某些方面更高級?!蔽一毓窶?,轉身問到:“藝術?這只是座山,關藝術什么事?”
  羅維森緩緩沿著溪邊走起來,說到:“你知道米芾的研山嗎?那是一塊奇石,米芾因為不肯給宋徽宗這塊石頭,而差點被抄家殺頭??燒庋猩?,其實只不過有幾個山頭、山洞和水潭等而已?!碧鷯沂種噶酥鈣迮躺?,“而這座山,里面這么復雜的結構,整體這么美的設計,比研山可精巧奇異不知多少萬倍。既然研山是藝術品,那這棋盤山為什么不能稱為藝術呢?”
  我被嗆得啞口無言,因為知識儲備有些不對等。他繼續說道:“所有建筑都是人類設計師設計的,盧浮宮玻璃金字塔、里斯本東方火車站、悉尼歌劇院、香港匯豐銀行總部大樓……但是,你有沒有想過,自然界的所有山脈、山峰,也是被設計、建造出來的呢?人類自己畫出來的畫兒、建出來的樓、鑄造出來的青銅器,這些的確屬于藝術,但這些被神族設計師設計建造出來的山,則更是藝術。藝術可以分為天地人木蟲,人類藝術與天成藝術共同構成這五類,它們統稱為自然藝術?!?br>  聽到他說“神族”,而且還特么是“神族設計師”,我徹底頭大了,然后又夸夸其談什么各種各樣的藝術,再聯系之前他在山洞里時說的諸如“修煉”,諸如“女媧造人、機器人”之類的,我在心里已經百分之百地確信,眼前這人一定是個精神病,純的。
作者:小II角色 時間:2018-09-16 10:52:02
  頂 要快
我要評論
作者:wangbooboo 時間:2018-09-16 13:52:34
  其實我覺得羅維森說得挺有道理。異形不就一直在探討這個問題嗎?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自學庸才 時間:2018-09-16 14:01:07
  這帖子確實不一樣,完全不一樣。你以為進入秘境要修仙了,結果他來個科技概念;你以為要探險講地理風水了,結果他來個藝術概念……神品
我要評論
作者:majitan 時間:2018-09-16 14:03:45
  山竹要來了,南方的朋友們注意安全。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6 14:34:31
  但我朝四周看了看,除了瀑布有點印象以外,其他的一切都極為陌生,不要說此時我腿腳四肢還沒恢復,就算是個正常健康的人,想從這里逃掉,恐怕唯一的結局就是最終再次迷路后昏死過去。
  他見我沒答話,觀察了片刻后,問:“你怎么會一個人進迷魂凼的?”
  此時我已經滿腦子在想怎么離開的事情了,但因為看過一些恐怖片,被囚禁什么的,所以我又不敢直接說出來,生怕打草驚蛇,所以便想著應該先套近乎,拉攏感情,取得對方信任。尤其是精神病的人,絕對不能跟他抬杠,他說什么就順著他的意思來。
  而要套近乎,要取得信任,其實最好的方法有兩個,一是示弱,怎么可憐怎么衰就怎么說,二是盡量講實話,因為如果滿口謊話,很容易就會被人聽出來,那基本人家也就不會再信你了。
  我身上沒什么秘密,就是平凡人一個,所以就將自己真實的情況說了出來,當講到自己原本是抱著隱居的目的來到瓦屋山這里,可幾年的隱居生活到最后,卻硬生生被無聊孤寂逼得差點瘋掉、抑郁、自殺時,我才忽然發現,這些癥狀此刻竟然全都消失了。
  當初最嚴重時,我幾乎不能呼吸,無論走到哪里,都覺得胸口綁了塊大石頭,悶到不行。只有找刺激,或者想刺激的事情時,才會稍微緩解,正是在這種重度抑郁狀態下,才冒出自殺的傾向。
  但這時,我完全正常了,我已經很久沒有體會到過如此暢快的呼吸。只是唯有想到許瀟時,還是會心痛。
  “那你的條件還算不錯?!彼煌訪晃餐蝗幻俺穌餉匆瘓浠襖?。
  “什么?我條件不錯?什么意思?”
  “我是說,如果你想做一名野客的話,條件不錯,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將你留下來?!閉饈?,他掏出一根很奇怪的雪茄,因為雪茄屁股沒有封上,不需要剪開或者咬開的,叼進嘴里點上,“要知道,野客可不是誰都能做的,更不是誰想做就能做的?!?br>  我心里暗暗尋思:“壞了,老子想走,他卻想留我,還說我條件不錯。這他媽咋整?”剛準備開口說算了,我還是走吧,又一想,他不會是在試探我吧?要是我流露出想走的意思,他就明白了,從此便嚴加看管,不會讓我再出來。想到這里時,又把想說的話咽進了肚子里。
  “怎么突然不說話了?”他很奇怪地問。
  “我,我沒懂是啥意思。到底什么是野客???”
  “野客,就是一類隱士。天底下的隱士各種各樣,這類隱士雖然隱居,但信奉水火相濟原則,并不避世厭世,仍舊與社會往來?!彼檔秸飫?,朝他自己指了指,“比如我。我雖然在這里隱居,但我仍舊出入社會。當然,這條只是最簡單的區分,至于別的差別,以后你會慢慢知道的?!?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6 15:02:44
  我搖搖頭:“沒太聽明白?!鋇筆蔽沂欽婷惶?,何況心里還有些緊張。
  他有些受不了,說:“這么著跟你講吧,就是你如果愿意的話,就可以住在迷魂凼里,并且想走就走,想出去干點啥就干點啥,想回來時就回來?!?br>  “我想走就走,想來就來?”
  “是啊?!?br>  “那我要是走了再進來時又迷路怎么辦?”
  羅維森笑了,說:“所以你最近一兩年,最好跟我一起出入,或者嘛,你自己出去也可以,但是等我一起進來?!?br>  我想了想,覺得這還真不錯,等于免費給我提供了一個落腳點,一個免費的私家大花園別墅,這種大好事,天底下難找??!可是天上沒有掉餡兒餅的,于是我又問:“不過我還是沒明白,你為什么愿意收留我,愿意讓我免費住在這里成為,成為什么野客?!?br>  羅維森指了指棋盤峰,說:“我是真心想將這里作為一處永久隱居地的,但需要改造。很多人一提隱居,就覺得必須一切復古,最好是一切都回到古代,拒絕一切現代化的東西和技術。但我不這么認為。這個世界是不斷進步的,我們沒有必要拒絕科技,我們只要能保證科技與自然相融合,保證科技不破壞自然,然后以傳統文化為根基,在這個基礎之上融合科技或別的進步,就可以。否則拒絕進步,有先進的東西不用,那不是傻子嗎?所以剛才你也聽到了,我說想安裝些電器設備、科技裝備,但這改造工程靠我一個人,實在沒辦法。你留下來,我好歹也多個幫手?!?br>  我哦了一聲,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便問:“你自己一個在這里隱居,難道你老婆不管嗎?即便如你所說,你仍舊會時常出去,但這樣的話,家里人多少也會有意見吧?人家上班族加班次數多了的時候,老婆還會發牢騷呢?!?br>  他沉默片刻后,說:“我老婆和女兒都過世了?!?br>  “過,過世了?”
  他沒有說話,只是又嗯了一聲。
  這時我終于明白了山洞里那些素描畫的含義,也明白了為什么所有的畫里都是一個女人和一個小姑娘,還有石柜上擺著的那張照片——羅維森和他的老婆、女兒,一家三口幸福的合影,曾經幸福的合影。
  我也沉默了下來,他看著前面的瀑布,繼續吸那根有些奇怪的雪茄,過了會兒,我說:“我,我能問下,她們是發生了什么事嗎?”如果是在外面社會里,我肯定不會繼續問詳細的情況,不但不會問,反而會將話題扯開,以免讓對方傷心。但在迷魂凼這里,除了山山水水、花花草草,就我們兩人大眼瞪小眼,況且我還存了想走的心思,還在對這人抱著極大的心理戒備,那么當然會想將他的情況摸得越清楚越好,所以才這么繼續問了下去。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6 15:10:00
  羅維森嘆了口氣,往前走了幾步,坐到一塊大石頭上回頭對我說:“你知道我原先是干嘛的嗎?”
  “這我怎么能知道?”
  “我原先是在美國打MMA比賽的?!?br>  “MMA?MMA是什么?”
  “Mixed martial arts,也就是綜合格斗的意思?!?br>  “綜合格斗?就是散打那種?”
  他搖了搖頭,說:“不完全一樣。你可以認為MMA是一種近似于什么招式都能用,什么限制都沒有的格斗,拳腿肘膝、打摔踢、關節技、柔術、絞殺……都可以用,只要你最后能贏就行?!?br>  “哦?!?br>  “我從五歲時就開始練武,因為我的父親就是武校的教練,他想讓我走這條路。后來我沒有像李連杰、吳京他們那樣,去走武術套路比賽,而是入了散打這行。但國內的散打不是很火,賺的錢也不多,特別是在我結了婚,有了小孩之后,收入更是入不敷出。另外,看著練武術套路的,還能去拍電影、成名;但我這個實打實,實戰超能打的,卻始終默默無聞,所以心理很不平衡。我想了很久之后,終于決定去美國,去打MMA。到了美國后,最開始是被人介紹去打地下黑拳,后來打正規比賽,直到2009年?!?br>  我坐到草地上,緩了緩開始作痛的雙腳,問:“那你怎么回國了?又怎么到了迷魂凼這里的?對了對了,你是哪里人???”
  “09年之前,我都認為去美國打自由搏擊這條路確實走對了,因為我得了那年的冠軍,而且拿到了一大筆獎金,最后甚至把我老婆、孩子都接到了美國?!彼こぬ玖絲諂?,“可惜天有不測風云,我得冠軍的那天晚上,拳館的教練,還有經紀人、陪練等給我慶賀,雖然我這輩子一直都牢記父親從小告誡我的,千萬不要樂極生悲,所以那晚我連最喜歡的酒都沒喝,可還是出了事。在回家的路上,我們一家三口遇上了幾個黑人,拿著槍,搶劫我們?!?br>  我原本正捶著小腿,聽到這里時停住了,說:“我也聽說過美國那里黑人搶劫華人概率很高的,不過他們肯定不知道你是打拳的?!?
我要評論
作者:fengtaohua 時間:2018-09-16 15:17:02
  精彩繼續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6 15:30:27
  “如果赤手空拳,就算他們四個一起上,我都不會有半點麻煩,甚至拿棍子拿刀,都行??傷敲扛鋈聳擲鋃寄玫氖喬?,他們不跟你打的?!彼難劭羲坪跤行┦篤鵠?,“我對他們說,別激動、別激動,要什么我們都會給你,千萬別開槍。但等我和老婆將錢包全給了他們之后,臨走時他們其中一人不知犯了什么混,把我老婆往旁邊更偏僻的一處小巷子里拉?!?br>  我完全聽得驚呆了,想象不出如果是我自己遇到那樣的情形,該怎么辦。
  他的聲音開始有些顫抖,重新點上了一根雪茄,穩定了下情緒之后,說:“我當時拳頭都快捏碎了,但他們有兩人架著我,另一個勒著我女兒,全都拿槍抵著。我當時完全不害怕自己死不死,只擔心輕舉妄動會讓女兒也遭毒手。后來我老婆大聲叫喊起來,拼命反抗,我女兒原本一聲不吭,但是聽到她媽媽叫后,也跟著大喊起來。這下他們慌了,這四個慫包嚇得不知所措,最后先是巷子里響起兩聲槍響,然后那人急忙跑了出來。接著這幾人就要對我和女兒開槍,想滅口,否則怕指認他們殺了我老婆。我知道他們的意圖,一下子踢掉其中兩人的手槍,護住女兒就往旁邊躲去。但他們從我背后開槍了,盡管我死死護住女兒,可等我中槍昏過去之后,他們竟然翻過來,朝我女兒又補了幾槍……”
  我已經大約猜到了結局,否則他不會畫那么多關于老婆和女兒的素描。
  “我真希望那時我也一起死掉,但不知老天為何要這么殘忍,要如此捉弄人。我一共中了七槍,但卻沒死,而我女兒和老婆,就這么死了……”
  他不斷搖著頭,顯得痛苦不堪,囁嚅著說:“練武,格斗,我曾經視為信仰的東西,卻讓我幾乎瘋掉。在得冠軍的當晚,老天就讓我的老婆和女兒,以這種方式離我而去。你說,我練了十幾二十年的格斗,在面對四個拿槍的人時,究竟有沒有一丁點用處?那時我的整個世界完全崩塌了,我不知該如何再繼續面對格斗,面對自己?!?
剩余 2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凈心寰宇 時間:2018-09-16 15:54:44
  好文收藏了
我要評論
作者:lingzhigege 時間:2018-09-16 17:16:43
  板凳,,有點悲傷的氣氛。。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6 18:22:59
  第6章 山神借寶

  <1>
  雖然羅維森說這番話時聲音很低,但那種心碎與悲傷欲絕卻著實傳遞到了我心里。講到此處,兩人沉默下來,我抽了半根煙,想起來走動下,舒緩舒緩情緒,然后再繼續問后面的情況,比如他怎么會從美國到瓦屋山這里的?否則實在覺得過于沉重。
  于是我起身來到一簇樹叢旁,邊小解邊故意扯開話題地說:“你要我留下當然沒問題,可關鍵我不是工程師,也沒學過電子類的技術,你想做的活,我幫不上忙啊?!?br>  羅維森冷笑了一聲,說:“不要說你幫不上忙,我想恐怕就算讓這世界上最頂尖的科學家進來,實地研究,沒個幾十年的功夫,也研究不出來適配的技術?!?br>  “那,那還改造什么?就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咯?!蔽一氐皆?,仰頭晃了晃脖子。
  “這可未必?!甭尬酒鵠?,朝遠處布滿落日余暉的山谷看了看,卻話鋒一轉,說:“你知道山神嗎?或者叫做土地公,或說是城隍?”
  “山神、土地、城隍?這,這我當然知道了???,這跟剛才說的有什么關系?”
  羅維森神秘地笑道:“當然有關系。不過以你目前的學識和見識,即便跟你講了也是對牛彈琴,而且你就算聽了也難以理解,還不會相信。所以,最近這陣子你唯一的任務就是好好養病,等傷養好后,我帶你出一次任務?!?br>  “什么任務?”
  “現在不能告訴你,只能說,跟山神有關?!?br>  “危,危險么?”
  羅維森想了想,微微點頭道:“也許吧。你敢不敢去?”
  我愣在那里,支支吾吾地說:“我也不知道敢不敢?!?br>  羅維森大手朝我胸口拍了拍,說:“既然你不知道,那就這么定了,跟我去,我?;つ??!?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壺中歲 時間:2018-09-16 19:27:20
  難以想象??!
我要評論
作者:韻雅音清 時間:2018-09-16 20:07:16
  頂
我要評論
作者:凈心寰宇 時間:2018-09-16 20:17:50
  樓主,加油!
我要評論
作者:為了小維尼 時間:2018-09-16 21:05:56
  終于更到最新的地方了!yeah!
我要評論
作者:hanshiming129 時間:2018-09-16 21:08:48
  好強的帖子,勞資思維完全跟不上趟。必頂!
我要評論
作者:憂憂我心情 時間:2018-09-16 22:55:34
  好,請繼續你的表演。
我要評論
作者:熊小貓家考小拉 時間:2018-09-16 23:21:25
  Ding
我要評論
作者:壺中歲 時間:2018-09-17 06:43:15
  早上好,今天何時更新呢?
我要評論
作者:hanshiming129 時間:2018-09-17 09:24:25
  周一不想上班怎么辦?
我要評論
作者:西南真人 時間:2018-09-17 13:32:06
  頂
我要評論
作者:wangbooboo 時間:2018-09-17 16:07:20
  快更
我要評論
作者:凈心寰宇 時間:2018-09-17 19:42:28
  頂頂頂頂頂頂頂頂頂頂頂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7 21:24:36
  大家好,現在正在寫,估計更新會比較晚。多謝各位的支持!
作者:漢波2016 時間:2018-09-17 22:15:20
  看好你,頂你,加油?。。。?!
我要評論
作者:lingzhigege 時間:2018-09-17 23:20:26

  
  頂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7 23:44:04
  <2>
  其實要我說實話的話,我是不敢去的,首先連眼前這羅維森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精神病,是不是變態,我都沒搞清楚,哪還有心思跟他去出什么任務?其次,真正的大山里可不是鬧著玩的,連走都會不小心迷路,打獵時遇到大一點的山貨,諸如野豬之類,就會有危險,尼瑪現在竟然讓我跟著他去找山神?這都啥玩意兒???
  但我不敢說不呀,生怕萬一真是個躲在此地的變態狂加精神病,惹惱了他,或者讓他覺察出我想逃,從而自此嚴加看管,連山洞都不讓我出去。
  所以我只能說我也不知道自己敢不敢去,誰成想他竟然拍著我的胸脯,替我決定了。
  我還能說啥?我還能說啥?只能咬咬牙,忍了。
  于是,接下來的幾天里,我就是養傷,沒事時就在棋盤峰周邊轉一轉。且不管對于這人的警戒之心如何,但不可否認的是,自從見到了他,我先前的重度抑郁癥就似乎煙消云散了,在迷魂凼里,我又嘗到了當初剛到許云開家中時的那份愜意。
  至于許瀟,忘當然是難以忘記,但每當想起時,那種撕心裂肺的悲慟卻不再有,取而代之的像是很平靜地在回憶一段往事。絲絲牽掛與想念還是會的,但不再痛苦。
  我也是從那時起才明白,當一個人真正要做一個長期的職業的隱居者時,財侶法地中的“侶”這點有多么重要。
  而我們吃的喝的東西簡直想到就令人快活:瀑布旁邊有條清澈的小溪,水中長著不高不矮的灌木叢,其間隱匿著很多很多胳膊粗細的黃鱔,多到什么程度,多到你隨便用根繩子掛點料下去,片刻之間就有來咬鉤的;而魚自然更不用說了,羅維森超愛吃魚,因此還在小溪邊專門砌了個池子,用來養魚,里面什么魚都有,最絕的是一種類似鳊魚的魚,那種魚的肚邊肉和魚脊肉,紅燒之后簡直香到能讓人掉牙,一口咬下去,肥而不膩、滿口生香,人間至味;但他這人不愛種菜,來了這么久都沒開墾菜園子,幸好谷里野菜多,那也就跟菜園子差不多了,隨便挑挖一些,鮮得很;酒呢,必不可少,山頂石室中有一間專門儲酒的房間,一排望過去,至少有十個大壇子全是用迷魂凼里的野葡萄自釀的葡萄酒;至于白酒、威士忌、白蘭地、朗姆酒……真真是應有盡有,但這些酒就都是羅維森從外面帶進來的了;至于肉類,那幾天他沒有出去打獵,所以沒得新鮮肉,但有掛在山間陰處一直封著的各種臘肉,野兔、野雞、野豬、野羊……而且掛肉的那地方,實在是神奇,大夏天的都陰冷至極,雖然沒到結冰的程度,但羅維森說這些肉掛在那里一年都不會壞,想吃時弄點竹筍、山菇干、河蚌肉之類的和在一起燉,那味道想起來都不知該怎么形容了。
  我對他戒心的慢慢降低,就是從養傷這幾天開始,因為我手腳不便,所以每頓飯從前到后全是他一個人弄,而且每天幾乎都是在吃喝中度過。
  在那之前,我一輩子估計都沒喝過那么多酒,真真是把酒當水喝了(喝的他自釀的野葡萄酒),但高興、開心,羅維森比我喝得更多,也吃得更多,他只要一吃高興,就會手舞足蹈指著天笑道:“人生在世,實在是沒有比吃喝更能讓人享受的了。坐牢本來就已經很苦了,如果再不吃點,再不喝點,對得起自己嗎?這日子怎么熬???”
  然后我就會很奇怪地問他:“不,森哥,坐牢?什么坐牢呀?誰坐牢了?”
  每次我這話一問,他就笑笑,然后不搭腔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愿意告訴我這世間的頂級秘密,還是覺得以當時的我的見識與智慧,尚無法理解這個問題。
  但從那陣子的天天豪飲中,我看出來這人的性格了,至少是潛意識中的感覺,不像壞人,而且很有錢,要不然他買不起酒庫中那么多上年份的好酒。
我要評論
作者:壺中歲 時間:2018-09-18 10:16:26
  好快活
我要評論
作者:star3344521 時間:2018-09-18 10:36:22
  板凳
我要評論
作者:韻雅音清 時間:2018-09-18 13:38:10
  這點更新太少了,攢著吧。
我要評論
作者:流氓啊啊淹 時間:2018-09-18 14:37:06
  羅維森是說三界如牢獄,人生如牢獄、地球如牢獄,華健當時太懵懂無知了也。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8 15:13:28
  @上燈臺的小老鼠來 我在這個帖子里更新
我要評論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18 15:14:02
  @流氓啊啊淹 2018-09-18 14:37:06
  羅維森是說三界如牢獄,人生如牢獄、地球如牢獄,華健當時太懵懂無知了也。
  -----------------------------
  [龍井]
我要評論
作者:輕輕的捧著你的臉 時間:2018-09-18 16:17:45
  打卡
我要評論
作者:凈心寰宇 時間:2018-09-18 18:29:03
  打卡
作者:lingzhigege 時間:2018-09-18 19:21:32
  瀟灑!
  
我要評論
作者:心空的菜 時間:2018-09-19 14:10:35
  好神奇!樓主快更。








  1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20 01:12:14
  <3>
  我的傷并沒有什么大礙,約莫一個星期之后,就基本行動自如了。所以,那天當我拆掉繃帶,跟羅維森在迷魂凼一處溫泉里泡著的時候,他說:“這里除了我倆之外,還有其他人?!?br>  “你說迷魂凼里面?”
  “嗯?!?br>  我有點驚訝,問:“你怎么知道的?你見過?”
  羅維森將頭埋進泛著一股子中藥味的溫泉水里,很快又探出來,抹了把臉,說:“我沒見過這人,但他在迷魂凼里的房子,我卻進去過幾次?!?br>  “一個人?”
  “如果我判斷得沒錯的話,他應該是獨自一人的,就跟遇到你之前的我一樣?!?br>  我用濕漉漉的手拿起岸邊的香煙,點上一根,仰頭看著純凈的天空想了想,然后說:“這有點奇怪啊。房子在這兒卻見不著人,難不成跟你一樣,隔三差五才過來一次?”
  “只有這一個解釋?!甭尬垂砝?,趴在岸邊,環望著周圍及遠方,“解放前,瓦屋山附近的村子里,有幾座山神廟,里面祭拜的就是這人?!?br>  這話徹底把我給搞懵了,我說:“你說什么?解放前的山神廟里祭拜的是這人?那這人到現在還活著,為啥解放前人們就要祭拜他?還有啊,山神廟是祭拜山神的,這家伙是個人,又不是山神,祭他干嘛?”
  羅維森露出招牌式的隱笑,說:“所以,我必須得把這事弄清楚。泡完澡,咱們就動身?!?br>  “動身去哪兒?”
  “去這位山神在迷魂凼的家里?!?br>  “你不是說他正常不在嗎?要不然不早被你遇到了?”
  “這次如果他不回來,我們就住在那里不走了。死等也要把他給等到?!?
樓主二郎神犬馬 時間:2018-09-20 02:09:16
  如果將迷魂凼比作一個城市(事實上,這里確實至少有一個城市那么大),那么棋盤峰等于處于市區市中心,而這天要去的地方,則在市東郊。當時我雖然基本康復,但走不了太快,又沒個車什么的,所以第一天下午泡完澡出發,晚上在野外露宿了一宿,第二天臨近中午時才到。
  而這一次遠行,也使我加深了對迷魂凼的理解,當真如同一幅精絕山水古畫:險峻之處,壁立千仞、猿猱欲度愁攀援;平緩山崗,老松林立、樹下仙人弈博局;溪流潺謐,婀娜曲折、條條盡入遠山幽;大河煙波,寥廓浩渺、泛舟望斷蜀天闊……
  當最終,羅維森和我站在一處小山坡時,借著老松的陰影,他指著前面的山谷,遞給我望遠鏡,說:“到了,房子就在谷口里面不遠的地方,你現在就能看到?!?br>  可隨即在望遠鏡中見到的景象,卻讓我驚訝萬分,因為我看到的是一座掩映于山谷叢林中的三層閣樓,而且這座三層閣樓,是標標準準的古代式樣,有點類似宮殿的感覺,打個具體點的比方,就有點類似滕王閣、黃鶴樓那種。
  “搞錯沒有???”我放下望遠鏡,壓低嗓子道。
  “怎么了?”
  “他一個人怎么可能建出這玩意來?還是三層的!”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現在你知道奇怪了吧?要不然我能下這么大決心必須得搞清楚嗎?”羅維森接過望遠鏡,舉起來邊看邊說,“我跟你講,華健,一會兒咱們進去之后,還有很多讓你更驚訝的東西呢。你先提前有個思想準備。絕對絕對,你連做夢都夢不到?!?
我要評論
作者:小II角色 時間:2018-09-20 07:22:02
  有意境
我要評論
作者:西南真人 時間:2018-09-20 11:08:06
  頂
我要評論
作者:西南真人 時間:2018-09-20 11:08:30
  頂
使用“←”“→”快捷翻頁 上頁 1 2 331 下頁  到頁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