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斗罗归来十连抽秘籍: 我隨陳道長流浪那四年的真實經歷。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7 11:44:34 點擊:17122212 回復:113270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魂斗罗归来官方网站 www.dofnu.icu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上頁 1 2 31017 下頁  到頁 
  各位朋友好,我叫劉黃河,年齡七零后靠后一點兒,祖居黃河邊兒,現居太行山山腳下。兩年前呢,我寫過一個帖子,寫的是我們家祖上幾代和我自己三十歲之前的驅邪驅鬼經歷。今天呢,我想寫一寫我初中畢業以后,跟著陳道長流浪的那四年經歷。
  廢話我就不多說了,陳道長來我們家那天,我剛好初三期末考試完,學校放了一個禮拜的假,一個禮拜以后,再回學校復讀,迎接中招考試。
  也就在這么個節骨眼兒上,陳道長拿著他師父傳給他的令牌來我們家了,來干啥呢,求助,他遇上了一件很棘手的事兒,迫不得已才找來的。

打賞

708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樓主 | 埋紅包
樓主發言:1625次 發圖:2張 | 添加到話題 |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7 11:46:00
  陳道長本名陳輝,西村人,文化大革命期間,黃花觀被砸,他師父“歆陽子”被迫上吊,他帶著一個師弟跑進了深山老林里,從此再也沒有他的消息,我們家里人都以為他沒能熬過那場劫難,不過誰也沒想到,二十多年后他居然拿著“四水令”出現在了我們家門口兒。
  本來呢,他是來找我奶奶的,不過我奶奶當時已經快八十歲了,出不了遠門,幫不了他了,奶奶最后沒辦法,就跟我商量:“黃河呀,奶奶身子骨老了,走不動遠路了,咱家這些手藝呢,你爸沒學,奶奶打小兒都傳給你了,你自己個兒尋思尋思……你是去給陳輝幫忙呢,還是等開了學以后繼續上學呢?”
  聽奶奶這么一問,我連尋思都沒尋思,直接就跟奶奶說:“我不上學了,上學一點兒意思都沒有?!彼嫡嫻?,當時那時候我真的不想上學了。
  就這么的,我代替奶奶去給陳輝陳道長幫忙了,不過,沒想到這忙一幫就是四年,可以說這四年是坎坎坷坷、風風雨雨,現在想想,這四年就跟一場噩夢似的,把我從一個剛打學校出來的初中生,直接變成了一個飽經滄桑的成年人。直到現在,直到我動筆寫這個的前幾天,我還夢見了過去發生過的一些事兒,也說不出來是個啥滋味,只能說往事真的不堪回首吧。
  當時呢,跟著陳道長離開家的時候并不算順利,先是我發小王強順,聽說我不上學了,要跟著一個老道士去外地,纏著我奶奶也要跟著去。
  王強順他們家跟我們家祖輩幾代人的交情,抗日戰爭的時候一起從黃河邊兒搬到的太行山山腳下,兩家人親的跟一家人似的,并且這么多年來一直是相依為命,強順在我奶奶跟前,跟我這親孫子待遇一樣,奶奶最后被強順纏的沒辦法,嘆了口氣說:“看來這就是你們倆的命呀!”
  奶奶說完,轉過臉又跟陳道長說,“你把強順這孩子也帶去吧,他也能幫上點兒忙?!?br>
剩余 49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7 11:47:00
  陳道長看看強順,沒說啥,他也說不出啥。論年齡,我奶奶比他大了八九歲,論輩分,我奶奶跟他師父“歆陽子”是一輩人,論恩情,陳道長年輕的時候是“百怨體”,被兩個女鬼和一只老王八精同時纏身,全是我奶奶跟我太爺出手救的他,可以說對他是恩重如山。
  不過,我那時候雖然小,但我也能看出來,陳道長不太樂意把強順也帶走,奶奶就跟陳道長小聲又說了幾句,陳道長一聽,立馬把眼睛睜圓了,用很驚訝的眼神打量起了強順,隨后小聲問我奶奶:“白仙姑,這孩子還有這本事?”
  奶奶點了點頭說:“強順他這是天生的,只有黃河身上的血能壓住,必要的時候,你叫他把胸口的血擦掉就成咧?!?br>  陳道長聽我奶奶這么說,徹底就答應把強順也帶上了,我也挺高興,最起碼的自己有個伴兒了,而且還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
  當天晚上,陳道長在我們家吃的晚飯,吃飯的時候,我爸一聽,奶奶要我輟學跟著陳道長去外地,立馬兒就不樂意了。
  奶奶就跟我爸說,陳輝在南方開了一個道場,專門給人看邪病看風水,現在他那里缺人手,叫黃河強順過去給他幫幫忙,將來要是做好了,不比那些大學畢業的差!
  奶奶這話,十成十是在蒙我爸呢,陳輝壓根兒就沒有在南方開啥道場,不過奶奶這么說也是沒辦法,誰讓我太爺當年留下過祖訓呢,我太爺的祖訓是,但凡有人拿著令牌找到我們家,我們家的后輩子孫需無條件盡最大的努力幫人家。
  我們家祖祖輩輩都是守信的人,人無信而不立,再說奶奶決定的事兒,我爸媽就算是反對也改變不了啥,再加上我的態度也挺堅決,就是不上學了,我爸媽沒辦法,也就同意了。強順的爸媽呢,跟我爸媽態度差不多,兩口子對我奶奶也是言聽計從。
  這個事兒呢,也就這么定下了,陳道長當時還挺急,吃過晚飯就催著我跟強順收拾東西上路,奶奶這時候攔下了陳道長,把我一個人喊進了她睡的里屋。
  奶奶跟我說:“黃河呀,咱家這些手藝奶奶是全傳給你了,不過嘞,咱家這個‘法’還沒傳給你,你這就要走了,奶奶也該把‘法’傳給你了?!?br>  說著,奶奶走到床頭一個木頭箱子跟前,打開箱子,從里面拿出一張黃紙一根焚香,轉頭又對我說:“把你的右手伸出來?!?br>  我老老實實把右手手心朝上遞給了奶奶,奶奶把那張黃紙平放在了我手心里,黃紙的大小剛好跟我手掌大小一樣,就好像這張黃紙是給我手掌專門定做的似的。
  奶奶把火柴劃著,把手里的香先點著了,用香在黃紙四個角上燙了四個香眼兒,又在黃紙中間燙了三個香眼兒,中間三個香眼形成一個“品”字型,然后用火柴把黃紙四個角都點著了。
  黃紙這時候在我手上放著,它被點著直接就燒到我的手了,燙手的要命,我想把手縮回來,不過奶奶卻一拉抓住了我的手腕,叫我忍著燙。
  黃紙燒的很快,一會兒就在我手上燒完了,燙是有點兒,不過我還能忍得住。奶奶對著紙灰輕輕吹了口氣,然后嘴里小聲念叨起來。
  奶奶念叨的啥我就不寫了,這是我們家上一代給下一代傳承用的口訣,沒這口訣,就是學了我們家這些東西,也發揮不出來多少能力。
剩余 43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7 11:47:00
  奶奶念完口訣以后,抬手在我手心輕輕一拍,我手心里的紙灰頓時全給拍碎了,我倒是沒覺得啥,奶奶這時候抬起頭朝我眉心看了一眼,嘴里輕輕“咦”了一聲。
  奶奶很少有這種驚訝的舉動,我趕緊問奶奶咋了,奶奶一臉平靜的說:“你別問那么多,以后你就知道咧?!?br>  當天晚上離開家的時候,父母都沒出來送我們,奶奶也沒露面兒,可能是不想面對離別吧,只有我弟弟劉黃山站在家門口,眼巴巴目送了我們好遠。
  離開家以后,我以為陳道長要帶著我們去火電廠那里坐二路公共汽車,誰知道,他們帶著我們朝南邊兒一路步行。
  三天后,我們居然步行來到了黃河邊兒,路上,我們幾乎沒說幾句話,別看這陳道長年紀大了,脾氣跟年輕的時候一樣倔,就是不停的走走走,跟急著投胎似的。不過,我也趁著吃東西休息的時候問過他,到底是啥事兒、要俺們幫你啥忙?陳道長面無表情的看我一眼,很簡單的回我倆字,邪事。
  到底啥邪事兒,就是不說,說是等我到地方看看就明白了。
  過了黃河,又朝東南方向走,走的全都是鄉間的小路,一口氣又走了能有五六天,這時候,我跟強順都招架不住了,腳底板磨出了水泡不說,腿也走腫了,期間好像還給大雨淋了一回,可以說,打我們倆一生下來,就還沒受過這份兒罪。
  也不知道走到第幾天來著,我們終于在一個,一個好像是個鎮子的地方停了下來,那個鎮子叫啥名我當時還真沒注意,不算繁華,也不算落后。
  陳道長領著我們倆在鎮子里七擰八拐的來到一戶人家里。
  我記得那戶人家家境還不錯,主房是兩層樓房,還有個東屋,院子里花花草草的,弄的跟世外桃源似的。
  到他們家里以后呢,具體的我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就記得他們家里當時有兩個人,一個七十來歲的老頭兒,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婦女,兩個人都認識陳道長,而且還是那種不算陌生的認識,估計陳道長來他們家里已經不是一回兩回了。
  老頭兒跟那婦女穿的衣裳都很體面,整個兒一看就不是天天下地干活兒的人,他們跟陳道長說了幾句話以后,婦女轉身走進一個里間,沒一會兒,從里間扶出來一個中年男人,看著估計有四十歲出頭。
剩余 22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7 11:48:00
  陳道長這時候朝中年男人一指,扭頭對我說:“黃河,你去給他看看,他到底得的啥邪病?!?br>  我朝陳道長看了一眼,心里很沒底,感覺這牛鼻子老道士好像在試探我有多大本事。不過說真的,我那時候一直是跟在奶奶屁股后頭給人家看邪事兒的,都是奶奶在給人家看,我從沒出過手。
  這時候,不光我沒底,旁邊那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兒好像也沒底,我當時才十五周歲,身體都還沒發育健全呢,在老頭兒眼里,我就是個小毛孩子,會看個啥邪事兒呀。
  不過,我還是鼓了鼓勇氣朝那男人走了過去,用奶奶教過我的那些手法,先給男人掐了掐中指,這個是掐中指末端兩側的,看中指兩側有沒有跳動感,要是有,而且跳動強烈,這說明男人有問題,很可能是撞上啥了。
  掐了掐,很正常,我又去翻男人的眼皮,翻眼皮這個,是看眼睛珠上那眼白,看眼白上面有沒有一條像蚯蚓一樣的暗紅色血絲,這個跟熬夜熬出來的血絲不一樣,如果有,這條血絲會從左到右貫穿整個兒眼球。
  男人這時候挺老實,給中年婦女扶著,站在那里一動不動。我給他看了看眼睛珠子以后,也沒看出啥問題。
  我又朝身后倒退兩步看男人的氣色,男人氣色很差,印堂稍微有點兒發暗,可以看得出來,男人最近的運勢很低,應該是干啥啥不順利而且小災小難不斷,不過,是人都三災六旺,特別是運勢這東西,主要是看自己的心態和自己生辰八字的時運點兒。
  運勢這個,我們家這些手藝是沒法兒弄,再說外來力量就算介入了,也只能撐一時不能撐一世,而且改時運是要付出同等代價的,有一得必有一失。
  我回頭沖身后的陳道長搖了搖頭說:“他不是撞邪了,就是最近時運低,有時候可能能看見啥不干凈的東西?!?br>  陳道長聽我這么說,臉色頓時一暗,顯得好像又失望又無奈,他隨即對扶著男人的婦女說:“你把他身上的衣裳脫下來,再給這小兄弟看看?!?br>  這時候雖然是夏天,男人卻穿著一件厚厚的外套,婦女看看陳道長,又看看我,也是一臉無奈,似乎已經對陳道長失去了信心,對我這小毛孩子更是不看好,不過她也沒說啥,動手給男人脫起了外套。
  就在婦女給男人脫外套的時候,我發現男人的右胳膊好像有點兒問題,我感覺可能是條殘廢的胳膊,因為脫衣裳的時候他左胳膊能配合婦女,右胳膊耷拉著連動都不動,而且好像還特別僵硬的樣子。
  等婦女把男人身上的衣裳脫下來以后,我打眼朝男人右胳膊一看,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
剩余 12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慧心研讀 時間:2017-01-17 11:59:00
  頂帖來支持

  支持黃河兄

  黃河兄辛苦
  
剩余 6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慧心研讀 時間:2017-01-17 12:02:00
  這個名字很好,很貼切,本來就是寫實的故事,用這個名字真的是很妥帖恰當?。?!

  
  • qq群33163670: 舉報  2017-11-03 10:15:46  評論

    樓主標題說是“真實經歷”,這是真實經歷?不是杜撰臆造,不是欺騙網友??
  • 慧心研讀: 舉報  2017-11-03 10:29:53  評論

    評論 qq群33163670:你如果能編造這么好的欺騙網友,相信大家也會看你的
剩余 9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慧心研讀 時間:2017-01-17 12:03:00

  一路追隨黃河兄三年了,準確地說是兩年半了,由大學剛畢業繼續研究生入學到現在的馬上要畢業,感謝黃河兄奉獻的好故事,謝謝您!
  
剩余 5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慧心研讀 時間:2017-01-17 12:04:00
  好文好故事

  很真很精彩

  頂帖好文采

  滿滿正能量
  
我要評論
作者:慧心研讀 時間:2017-01-17 12:05:00
  黃河兄多保重

  天冷要多保暖

  最近多辛苦了

  好文齊分享
  
  • 寶髻如來BJRL: 舉報  2019-07-10 17:33:18  評論

    評論 慧心研讀:簽到。祝樓主和大家天天開心快樂,心想事成。祝見此文者增福無量?!毒。揮辛耍┮磺卸竦瞇臚愉。ㄤ∧頷uán)。然后布施遠離諸苦。受苦眾生令得解脫。怖畏眾生令得遠離?!?/span>
我要評論
作者:蟲蟲愛哈哈 時間:2017-01-17 12:06:00
  頂
  
作者:慧心研讀 時間:2017-01-17 12:07:00
  支持原創性

  支持真付出

  感謝您辛勞

  感謝黃河兄!
  
剩余 3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慧心研讀 時間:2017-01-17 12:12:00
  @途中的旅人 :本土豪賞(666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a class="dashang-btn" href="javascript:void(0);">我也要打賞】
  
作者:胖妞的小幸福 時間:2017-01-17 12:14:00
  頂起
  
作者:胖妞的小幸福 時間:2017-01-17 12:14:00
  頂起
  
作者:sdu091 時間:2017-01-17 12:38:00
  頂起來
  
作者:靈貓公子 時間:2017-01-17 12:50:00
  樓主加油
  
作者:找核桃的人 時間:2017-01-17 13:17:00
  ding
我要評論
作者:sqn1228 時間:2017-01-17 13:17:00
  頂頂頂頂!
  
作者:冬冬0125 時間:2017-01-17 13:27:00
  樓住加油
  
作者:冬冬0125 時間:2017-01-17 13:28:00
  天天有空就給樓主頂帖子,多寫好帖子哈
  
作者:貓小丹很幸福 時間:2017-01-17 13:56:00
  還在更嗎
  
我要評論
作者:蜜桃味QQ糖 時間:2017-01-17 14:01:00
  頂貼
  
作者:頭石問路已被注冊 時間:2017-01-17 14:07:00
  加油
作者:頭石問路已被注冊 時間:2017-01-17 14:07:00
  跟帖過來
作者:玄門鬼道老狗先生 時間:2017-01-17 14:33:00
  我是一個陰陽先生,支持原創作者,寫的不錯
  
我要評論
作者:兩邊倒qq 時間:2017-01-17 14:39:00
  完了?
  
作者:flyman20102010 時間:2017-01-17 14:46:00
  ok
作者:飲馬秦淮河 時間:2017-01-17 14:57:00
  支持一下!黃河兄辛苦了!
  
作者:妞妞天下2012 時間:2017-01-17 14:58:00
  加油
作者:ty_122465455 時間:2017-01-17 15:01:00
  太少了
  
作者:東子0512 時間:2017-01-17 16:15:00
  真實的故事用真實的標題,好!支持!
作者:東子0512 時間:2017-01-17 16:19:00
  多看幾遍也不錯,加深記憶。
  樓主加油!
作者:嘉存2012 時間:2017-01-17 16:33:00
  樓主加油!
  
作者:原來你也在這兒啊 時間:2017-01-17 16:33:00
  寫得挺好的,繼續更新啊,我們都回支持你的!??
  
作者:原來你也在這兒啊 時間:2017-01-17 16:35:00
  好看
  
作者:合新合歡 時間:2017-01-17 16:38:00
  頂起
  
作者:吾行2661 時間:2017-01-17 19:50:00
  頂頂頂頂頂頂頂頂頂
  
作者:sweettrain33 時間:2017-01-17 20:31:00
  頂
作者:luyinglei6 時間:2017-01-17 20:39:00
  mark
  
作者:倒數第一一 時間:2017-01-17 21:45:00
  頂頂頂頂頂
  
作者:ty_快樂就好670 時間:2017-01-17 22:03:00
  頂起,支持摟主
我要評論
作者:chinapingping 時間:2017-01-17 22:11:00
  加油↖(^ω^)↗,上一個帖子寫了那么多了,又要從頭開始說?
  
作者:用戶billy 時間:2017-01-17 22:16:00
  這要到啥時候才能趕上原來的?
  
作者:u_113852546 時間:2017-01-17 22:29:00
  樓主啊,能不能直接把老帖子的搬過來,這要等到啥時候才能趕上原來那么多啊
  
我要評論
作者:360785279 時間:2017-01-17 22:50:00
  只能頂下了
  
作者:一朵雨做的云s 時間:2017-01-17 22:58:00
  頂貼
  
作者:夜雨12355 時間:2017-01-17 23:04:00
  精彩,你要看你后悔。
作者:二行A 時間:2017-01-17 23:50:00
  頂貼
作者:小妖狐的嫵媚 時間:2017-01-18 01:01:00
  一直默默的跟貼!
作者:小小的卦師 時間:2017-01-18 01:16:00
  定
  
作者:沙漠浪子2011 時間:2017-01-18 01:28:00
  樓主好文,頂一個!
  
作者:櫻桃肉丸子BB 時間:2017-01-18 01:41:00
  意猶未??!
  
作者:天藍云白風清 時間:2017-01-18 06:55:00
  樓主搬我也搬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08:08:00
  2就見男人這條右胳膊比左胳膊足足粗了一大圈兒,上面已經看不到原來的顏色,整個兒烏青烏青的,而且又淤又腫,看著根本就不再像是一條胳膊了,倒像是一截大蟒蛇的身子,胳膊彎兒都看不見了,上面的血管倒是一條一條的突了起來,就像肉皮里鉆進去幾條大蚯蚓似的,看著特別驚人。
  我當時哪兒見過這個,雖然不害怕,但是覺得分外惡心。
  陳道長這時候朝我看了一眼,沒說話,他那意思好像是,叫我再看看男人這胳膊是咋回事兒。
  我頓時露出一臉無奈,也朝他看了一眼,男人這條胳膊,我上哪兒知道是咋回事兒呀,不過,既然跟著他離開家過來幫忙了,他叫我干啥我就干啥吧,誰叫我太爺當年留下那么一條祖訓呢,在這老道士面前我得學的乖點兒,省得將來回去以后給我奶奶數落。
  硬著頭皮湊到男人跟前,盯著他那條胳膊看了起來,這時候我存粹是在裝模作樣瞎看,看了一會兒,轉過身又沖陳道長搖了搖頭,陳道長見我搖頭頓時一皺眉,臉色變的有點兒難看了。
  也就在這時候,扶著男人的婦女開口說話了,“老道士,我男人這條胳膊你到底能不能治好了,說好的你去找人過來治,去了半個多月你就找來倆毛孩子,押我們這兒的東西你別想再拿回去了!”
  聽婦女這話說的很不客氣,而且還有點兒刻薄,我當然鬧不明白是咋回事兒了,扭頭又朝陳道長看了過去,就見陳道長又黑又瘦的老臉上輕輕抽了兩下。
剩余 1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08:08:00
  隨即,陳道長把雙手握到一塊兒,握出一個正統道家的行禮手勢,給婦女行了一個六十度的禮,對婦女不緊不慢的說道:“你男人這條胳膊,容我再回去想想辦法,一定能治好,我的東西,也務必請你幫我保管好?!?br>  婦女頓時冷哼了一聲,陳道長說完沒再理她,朝我看了一眼,隨后輕輕擺了擺手,意思好像是叫我們跟著他離開,他自己一轉身朝門外走了過去。
  我這時候一頭霧水,朝旁邊一直沒吱聲兒的強順看了一眼,強順也是一頭霧水,我們倆一對眼神兒,誰也沒敢說話,跟在陳道長屁股后頭出了門。
  身后,傳來婦女嘟嘟囔囔的聲音,雖然聽不清她嘟囔的啥,不過我敢肯定一定不是啥好話。
  三個人來到街上,陳道長頭也不回在前面走的鏗鏘有力,從他的走勢我可以看出來,他這時候有點兒氣憤,我趕緊追上他,小心翼翼的問道:“道長,咱現在要去哪兒呀?”
  陳道長扭頭看了我一眼,沒說話,我見他臉色不好,也不敢再多問了,放慢腳步跟強順一起又跟在了他屁股后頭。
  很快的,我們走出鎮子,來到鎮子南邊的一條土路上,在土路的旁邊,有座破舊的道觀,道觀門前放著一個大號兒的石槽香爐,這時候觀門開著,陳道長徑直走了進去。
  我跟強順兩個趕緊跟上,走到門口,我不經意抬頭朝門頭頂上看了一眼,就見上面掛著一塊破破爛爛的匾額,勉強能看出上面還有三個大字“三清殿”。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1207047792 時間:2017-01-18 08:31:00
  頂
  
作者:蟲蟲愛哈哈 時間:2017-01-18 08:56:00
  頂
  
作者:qiao3651a 時間:2017-01-18 09:14:00
  開貼給來頂
作者:pyre 時間:2017-01-18 10:49:00
  又追到這里了
作者:鋒1118 時間:2017-01-18 11:12:00
  頂!一直在看!頂!萬事開頭難!老鄉前來報道!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11:32:00
  走進觀里邊兒一看,地方不大,里面擺著三座神像,也就是道家的三位天尊。
  三座神像跟這座小道觀一樣的破舊不堪,不過收拾的倒是挺干凈,沒見著蜘蛛網啥的,香案、香爐、蒲團啥的,也是一應俱全。
  在西南墻角的地上,還鋪著一張草席,草席上放著一個大包袱,包袱里面鼓鼓囊囊裝的好像是衣裳啥的,看樣子,這道觀應該是陳道長在這里的一個臨時住處。
  陳道長示意我們倆坐到草席上休息,他自己給三座神像分別上了三株香,然后挨著個兒磕頭。
  等他磕完頭,我忍不住問他:“陳道長,這到底是咋回事兒呀,那婦女……那婦女最后說的那幾句話啥意思,他們家押了你啥東西么?”
  陳道長走過來也坐到了草席上,雙腿一盤,好像要打坐似的。我朝他看了一眼,一臉的滄桑,說真的,我當時真不敢想象眼前這位快七十歲的老頭兒,年輕的時候居然用柴刀砍過一個日本軍官的脖子,而且為了救幾個村的村民,一個人引開了一支日本鬼子的搜山小隊。誰又能想到,這位又黑又瘦的小老頭兒,整個兒身上也是充滿了傳奇呢。
  沉默了好一會兒,陳道長輕輕嘆了口氣,扭頭朝我跟強順兩個看了看,開口說話了,這是我跟強順兩個第一次聽他說這么多話。
  陳道長說:“一個多月前,我路過這座道觀,見道觀破舊無人打理,就停下來打掃道觀,就在我快要打掃完的時候,那位婦女過來了,一進門又是燒香又是磕頭,最后還哭了起來,我出于好心,就問她出了啥事兒,她跟我說,他男人中午吃飯的時候突然瘋了,有人跟她說是撞了邪,在家里捆著呢……”
剩余 5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11:32:00
  陳道長說到這兒,我插了一句,“撞邪就得趕緊找人看,來道觀里哭有啥用呀?!?br>  陳道長說道:“找人了,不過他們找了個算命的,那算命的只會算命,不會驅邪,算命的告訴婦女,出了鎮子往南走,看見路邊有道觀或是廟宇,就進去燒香磕頭,土德引金火,里面能遇上救她男人的人?!?br>  能遇上救她男人的人?一聽這話,我頓時愣了一下,打眼看了看陳道長,陳道長這時候繼續說著:“我當時見那婦女哭的可憐,就跟她交談了幾句,最后隨她到了他們家里?!?br>  說著,陳道長朝我看了一眼,“我所會的這些驅邪的方術,全是你們家的,不過,跟你們家那些比起來,我這些皮毛都算不上?!?br>  我默認的點了點頭,陳道長這話說的不假,小時候聽我奶奶講故事似的跟我說過,陳輝的師父歆陽子,當時為了興旺黃花洞,裝神弄鬼下山騙我們村里人,最后給我太爺識破,我太爺跟我奶奶用“泥紙人引路”的法子找上了歆陽子,歆陽子就給我太爺和奶奶講了一個他師父“青石道人”的往事,我太爺跟奶奶聽完以后,被“青石道人”的義舉感動了,決定幫助歆陽子興旺黃花洞,后來,又教了歆陽子一些驅邪驅鬼的本事,歆陽子把這些又傳給了陳輝。這個具體是咋回事兒呢,我就不多寫了,因為我在另一個帖子里已經寫過了,而且很多看過我另一個帖子的朋友,還親自跑我們家鄉來找我,我也帶他們到黃花洞看過。
剩余 12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11:45:00
  言歸正傳。陳道長接著說道:“到了他們家里以后,我給男人看了看,很像是被鬼附上了,我就用你們家那些方術給男人驅鬼,那天晚上,男人身上的東西是被趕走了,人也正常了,可到了第二天,男人的胳膊抬不起來了,我那時還沒離開,那婦女又把我叫了過去?!?br>  “我又給男人看了看,啥也沒看出來,當天晚上,我給男人做了一場避厄消災的法事,誰曾想,法事剛剛做完,男人的胳膊就腫了起來,到了第三天,男人的胳膊變了顏色,又青又腫,那婦女又找來了,還帶來了幾個人,話說的很難聽,說我是個老騙子,最后,他們從我包袱里拿走了一樣兒東西,我迫于無奈,只好上你們家求救了……”說著,陳道長無奈的嘆了口氣。
  我當時畢竟年輕,聽完陳道長這番話就有點兒生氣了,叫道:“這不是恩將仇報么!”隨后語氣一低,我又問道:“他們到底搶走了您啥東西?”
  陳道長皺起了眉頭,躊躇了老半天,這才緩緩說道:“一把刀子?!蔽乙惶偈幣匯?。
  陳道長接著說道:“那是我祖師爺‘青石道人’留下的刀子,師父臨終前再三囑托我,要我保管好這把刀子,上面有我祖師爺的魂?!?br>  我頓時眨巴了兩下眼睛,這些事兒小時候奶奶就跟我說過了,我問道:“您說的那把刀子,是不是四二年鬧饑荒的時候,您祖師爺為了救幾個孩子,自殺用的那把刀子?”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11:46:00
  陳道長點了點頭,“正是,原本是一把很普通的刀子,可我用黃綢子把那刀子包了起來,婦女他們幾個以為里面包著啥寶貝,順手就給我拿走了,后來我去找他們要,就是不給,那婦女還反咬一口,說她男人那條胳膊,是被我下了咒,如果我不把她男人的胳膊治好,不但刀子不給我,她還要到公安局報案……”
  “他們家的人咋這么不講理咧,撞邪一點兒都不虧他們?!?br>  一直不說話的強順,終于開口說了第一句話,他那時候很靦腆,靦腆的就跟個小姑娘似的,不過,看見漂亮姑娘就捂嘴的死德性,這時候就已經有了。
  強順這邊一開口說話不要緊,陳道長頓時像想起了啥,扭頭看向他問道:“聽白仙姑說,你是天生陰陽眼,是不是真的?”
  陳道長這話,叫我挺不樂意的,這不是質疑我奶奶么,沒等強順回答,我搶著說道:“俺奶奶從來不說瞎話,真的,強順就是天生陰陽眼,您要是不信,您叫他把衣裳撩開看看,他胸口抹著我的血呢?!?br>  陳道長點了點頭,打量起了強順,強順很膽怯地跟他對視了一眼,隨后,陳道長和氣的對強順說道:“你把衣裳撩開我看看?!?br>  強順頓時把雙手往胸口一捂,緊張的說道:“我要是撩開,你們可不能把血給我抹掉,抹掉我就能看見那些東西咧,可嚇人咧?!?br>  陳道長又點了點頭,強順慢慢把上身的衣裳撩了起來。
  在強順胸口,抹著雞蛋大小一片血,那是我的血,他這陰陽眼很奇怪,只要用的我血抹他胸口上,他就看不見那些東西了,血一旦擦下來,就跟把開關打開了似的,啥臟東西他都能看見。
  陳道長看了一會兒,扭頭問我,“若是用強順的陰陽眼去看男人那條胳膊,會怎么樣呢?”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11:48:00
  要是有朋友沒看過我另一個帖子的,下面是鏈接,看了那個帖子,就更容易理解我這個帖子了,//www.dofnu.icu/post-16-1013034-1.shtml
剩余 129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u_112643533 時間:2017-01-18 12:04:00
  能打賞嗎
  
作者:lxftss 時間:2017-01-18 12:25:00
  頂??頂??頂???。?!
  
作者:靈貓公子 時間:2017-01-18 12:54:00
  打卡
  
作者:大雅之塔 時間:2017-01-18 13:09:00
  好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13:36:00
  3
  用強順的陰陽眼去看男人的胳膊會怎么樣?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強順的陰陽眼我倒是用過幾次,但是從沒這么用過。
  我朝強順看了一眼,強順怯生生的沖我搖了搖頭,每次都是這樣兒,用他一次陰陽眼比殺了他還難,到底他這陰陽眼一開,都能看見點兒啥,我那時候特別好奇。
  這時候,天色漸漸暗了下來,肚子也咕嚕嚕叫了起來,離開家的這么幾天來,沒有一天吃飽睡好過,整天催命似的趕路,吃的是干咸菜加硬饅頭,睡的是破屋破廟、樹底下、橋底下等等吧,整個兒還不如那些要飯的呢。
  所幸臨出門的時候,我媽偷偷塞給我三百塊錢,那時候的三百塊,就是工廠里一個月的工資了。
  摸了摸口袋里的錢,我從草席站了起來,對陳道長說道:“道長,天黑了,咱到鎮上吃點兒東西吧?!?br>  陳道長點了點頭。
  三個人來到鎮上,陳道長直奔那賣饅頭的攤子,我趕緊追上去拉住了他的一條袖子,“道長,這幾天凈是吃饅頭咧,咱能不能找家飯店吃頓像樣兒的飯呀?!?br>  陳道長的臉色頓時一暗,可以看得出來,他身上應該沒多少錢,我趕緊說道:“出門的時候我媽給了我好幾百塊錢,夠咱們吃好多頓了?!?br>  陳道長尷尬的看了看可憐巴巴的我跟強順,輕輕擺了擺手,三個人找了個小地攤,要了三大碗燴面,當時的一大碗燴面,也不知道是兩塊錢來著,還是兩塊半來著,忘了,反正很便宜,不過饅頭更便宜,六分錢一個,一碗燴面的錢夠我們仨吃兩頓饅頭了。
  在我們旁邊另一張桌子上,坐著幾個人,滿桌子的菜,幾個人正在吆五喝六的喝著酒,強順時不時朝那桌子上看一眼,然后咽咽口水,那可憐相兒,就差沒把手指頭放嘴里咬著了。
  于是,我小聲跟陳道長商量:“道長,能不能叫老板給咱上瓶酒呀?!?br>  陳道長一聽,臉色頓時一沉,撇了我一眼,“誰要喝酒?你們小小年紀,喝什么酒?!?br>  一句話就把我噎住了,不過我并沒放棄,舔了舔嘴唇,接著對他說道:“您不知道,強順膽子特別小,要是叫他開陰陽眼,非得用酒給他灌醉了,要不然他死活都不會開?!?br>  陳道長朝強順看了一眼,強順這時候剛好看著旁邊的桌子咽了口口水,陳道長扭頭又朝我看了一眼,估計我這時候也是一臉饞相,比強順好不到哪兒去。
  沉吟了好一會兒,陳道長嘆了口氣,語氣里帶著歉意的說道:“你們兩個跟著我這幾天也受了不少罪,去吧,要瓶酒,再要盤菜?!?br>  我高興地答應了一聲,起身跟地攤老板要了一瓶白酒一個素菜拼盤兒。
  陳道長不喝酒,我跟強順兩個把酒倒上就喝開了,那時候強順的酒量不如我,沒一會兒,我就把他給灌醉了。
  吃完飯結賬的時候,陳道長居然攔下了我,他從自己兜里掏出一把零錢把帳給結了,看他從兜里掏錢的樣子,我感覺這頓飯好像把他的老底兒都吃掉了。
  隨后,陳道長讓我們跟著他到那婦女家里看看,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我扶著一搖一晃的強順,跟著在他屁股后頭,朝那婦女家走去。
  這時候,大概也就不到九點鐘吧,夏天的天,九點鐘晚上才剛剛開始,婦女家里的人都還沒睡。
剩余 5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15:18:00
  婦女給我們開的門,開開門一看是我們三個,臉色不善的問道:“你們又來干啥,找到治我男人胳膊的法子了?”
  我這時候喝的也不少,酒壯孩子膽,不等陳道長給那婦女答話,我搶著叫道:“找到了,俺們家祖上幾代都是驅邪驅鬼的,你男人的胳膊算個啥!”
  婦女看著我嘖了一下嘴,“小毛孩子,你以為喝點兒酒就長本事啦?!?br>  我跟強順這時候滿身的酒味兒,婦女不可能聞不出來。
  陳道長說道:“眼下確實想到一個法子,不妨讓我們進去一試?!?br>  婦女冷冷看了陳道長一眼,沒說啥,扭身把我們引進了屋里。
  這時候,他們屋里沙發上坐著好幾個人,除了之前那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兒以外,還有一男一女倆孩子,女孩兒稍微大點兒,看著跟我們年齡差不多,男孩兒小點兒,十來歲模樣兒。那男人也在沙發上坐著,見我們進門,男人單手扶著沙發的扶手站了起來,跟我們打了聲招呼。
  我感覺男人還不錯,就是這婦女刻薄了點兒。
  陳道長這時候也不跟他們啰嗦了,示意婦女再把男人身上的外套脫下來。這么熱的天兒,男人這時候還是穿著一件厚厚的外套,好像很冷的樣子。
  婦女給男人脫外套的同時,把沙發上那倆孩子攆到里屋了,估計是不想讓他們看到吧,那老頭兒見狀,也起身離開了,好像不太想摻合這些事兒。
  等婦女把男人的外套脫下來的以后,我悄悄把強順身上的半截袖也撩了起來,強順這時候醉醺醺問我干啥,我沒理他,吐口唾沫把他胸口的血擦掉了,強順頓時一個激靈,看樣子酒醒了一大半兒,當即一把把我推開,沖我大聲叫道:“劉黃河,你干啥嘞!”
  我沒正面回他,抬手朝男人的胳膊指了指,對他說道:“你看看他那條胳膊有啥事兒沒有?!?br>  “我才不看嘞!”強順氣呼呼把眼睛捂上了。
  陳道長見狀,張嘴要跟強順說啥,我趕忙攔下了他,舔了下嘴唇,又對強順說道:“你要是不看,這回我就不給你抹血了,叫你天天看見那些東西?!?br>  “劉黃河,你、你……我以后再也不跟你玩兒了!”強順一聽我這話,被迫的把手放下了,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后扭頭朝男人那條胳膊看了過去。
  陳道長這時候朝我看了看,雖然臉上沒啥表情,不過可以看得出來,他這時候心里很沒底,我心里其實也沒底,就怕強順看完以后跟我一樣搖頭。那婦女呢,則是站在旁邊冷冷地看著我們三個,強順這回要是也看不出啥,這婦女指定繞不了我們。
  沒想到,強順看了一會兒以后,戰戰兢兢把臉朝我扭了過來,顫著聲音說道:“黃河,蛇、蛇……男人胳膊上趴著一條大青蛇!”
  一聽強順這話,我跟陳道長同時朝男人的胳膊看了過去,不過,啥也沒看出來。
  婦女聽強順這么說,臉色一變,也朝男人胳膊上看了一眼,她當然也看不出個啥,立時就惱了,沖強順大叫道:“你瞎說啥呢,有你這么嚇人的嗎!”
  強順又靦腆膽子又小,上學的時候,老師點名回答問題,他總是會把頭縮起來,被婦女這么一吼,嚇的一哆嗦,很無辜地朝婦女看了一眼,這一眼下去不要緊,頓時驚叫一聲,倉皇地沖到我身邊拉住了我一條胳膊,見了貓的老鼠似的躲在了我身后,“黃河,她她她、她身后站著個女的,紅舌頭……吐吐、吐的可長咧!”
我要評論
作者:andy0218 時間:2017-01-18 15:46:00
  我的頂貼咋被涯叔吞啦,哼

  頂?。。。。。。。。?!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16:53:00
  強順這話一出口,婦女臉色“刷”一下就白了,頭也不敢回,撐著臉面沖強順顫聲叫道:“你、你、你胡說啥呢?”不過我感覺好像給強順說中了啥,婦女這時候整個人都沒了底氣。
  強順這時候也顧不上理她,躲在我身后可勁兒攥著我的胳膊,“黃河,黃河,你趕緊給我抹血吧,太嚇人咧……”
  強順這時候的表現,讓陳道長又疑惑又驚訝,他朝我看了一眼,我沖他訕訕一笑,從身上掏出針,在自己手指頭上扎了一下。
  強順見我扎手指頭,很配合地把自己的半截袖撩了起來,我一轉身,朝那婦女走了過去,強順頓時叫道:“哎,黃河,你你干嘛呢?!?br>  我沒理他,幾步走到婦女跟前,婦女警惕的打量了我幾眼,問道:“你想干什么嗎?”
  我說道:“不干啥,就想把你身后那女的趕走?!彼底?,我猛地一抬手,在婦女眉心抹了一道指血。
  婦女頓時一個激靈,緊跟著,哮喘似的呼哧呼哧喘起了粗氣,喘了好一會兒,婦女這才把氣喘勻實了,抬眼又看了看我,疑惑的問道:“你剛才給我頭上抹了啥?”
  說著,抬手就要去摸眉心,我趕忙攔下了她,“那是我的血,你現在要是抹掉了,那女鬼還會站到你身后?!?br>  婦女一聽,臉色“刷”一下又白了。
  我不再理她,轉身走到男人跟前,男人這時候驚愕地看著我,他似乎已經被我跟強順這時候的表現驚呆了。
  我抬手把指血又在他胳膊上抹了一下,男人立馬兒嚎叫起來,大聲喊疼,這是我沒想到的,趕緊把血又給他擦了下去。
  強順這時候湊了過來,拉著我的胳膊把我拉到了一邊兒,小聲說道:“你先別管他們咧,趕緊給我胸口兒抹血吧?!?br>  我扭頭朝婦女看了看,說道:“你再給她看看我再給你抹?!?br>  強順頓時沒好氣的朝婦女看了一眼,沖我搖了搖頭,這說明婦女身后那女鬼已經走了,我把手指頭擠了擠,在他胸口抹了雞蛋大小一片,血一抹上,強順頓時松了一口氣,就好像把那要命的開關給他關上了似的。
  這一切,都給陳道長看在了眼里,陳道長難以置信地打量起了我們兩個,估計我們倆這時候的表現,是他萬萬沒想到的。
  我幾步走到他身邊,小聲對他說道:“道長,你現在問問那婦女,看他們兩口子過去是不是做了啥虧心事兒,要不然他們兩口不會這么倒霉?!?br>  陳道長看了我一眼,可能沒想到我這么小的年紀,能說出這么專業的話吧,不過他可能并不知道,我打小就跟著我奶奶處理這些事兒,雖然沒親自動過手,但是里面的道道兒我都懂,要不然奶奶也不會放心讓我給陳道長幫忙。
  我又說道:“俺們家這些您也知道,要是不把這事兒弄清楚,沒辦法下手的?!?br>  陳道長點了點頭。
剩余 2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18:01:00
  4婦女這時候老實了很多,原本的跋扈氣焰也小了很多,陳道長走到她跟前,很婉轉的問了起來,誰知道,婦女一問三搖頭,再問把頭往別處一撇,死活啥都不肯說。
  陳道長沒辦法,轉身又去問那男的,男人給陳道長一問,一副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還總是偷眼看那婦女,那婦女就給他一個勁兒的使眼色,傻子都能看出來,他們這兩口子肯定有事兒,而且好像還不是啥好事兒,不想讓別人知道。
  這要是擱著往常,遇上這種情況,奶奶帶著我轉身就走了,做了啥虧心事還不想承認,那你們自己接著作吧,自己造的孽自己受,懶得管你們。不過,眼下這情況不一樣,他們押陳道長的東西呢,這要是轉身走了,那刀子也就別想要了。
  當時我雖然小,可我不傻,當下一尋思,正面問不行,咱可以從側面下手兒呀。
  我走過去輕輕拉了拉陳道長的衣裳,大聲說道:“道長,咱回去吧,我困了?!?br>  陳道長這時候正拿這兩口子沒轍呢,聽我這么說,先是一愣,不過,陳道長也不傻,一聽就知道我有話要跟他說,不過不能當著男人跟婦女的面兒說。
  陳道長又朝這兩口子看了看,搖了搖頭,沖兩個人很有禮貌的作了個揖,帶著我們離開了。
  三個人來到巷子里,陳道長問我,“黃河,你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
  我沖陳道長一笑,說道:“我覺得那兩口子不會給咱說啥了,他們不肯說,咱可以問別人,問問他們家旁邊的鄰居,興許能從他們鄰居那里打聽到點兒啥?!?br>  陳道長一聽,看著我贊許的點了點頭,莫名其妙說了一句,“土德引金火,看來那算命的說的沒錯,觀里有救她男人的人?!?br>  這時候,天色已經很晚了,再冒冒失失敲別人家的門也不大合適,三個人離開鎮子直接回了道觀,在道觀里將就一宿,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又來到了鎮上。
  這一次,沒直接往婦女家里去,陳道長到饅頭攤兒上買了幾個饅頭,三個人一邊啃,一邊在婦女家巷子附近轉悠,這時候大概也就早上七點多點兒的樣子,路上的人已經不少了,不過都是些上班的,一個個匆匆忙忙的,也不好意思攔下人家問人家。
剩余 4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東子0512 時間:2017-01-18 18:27:00
  一如既往支持樓主。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18:50:00
  在婦女家巷子口兒旁邊呢,有一棵大梧桐樹,枝繁葉茂跟個大蓬傘似的,梧桐樹看著年頭不小了。在樹底下,有一張石桌子、幾條石凳子,這時候,石桌旁圍坐著幾個人正在吃飯,這是個機會,不過我們這時候也正在啃手里的饅頭,跟人家一比,挺寒磣的,也不好意思過去。遠遠的站在那里,一邊看著人家幾個吃飯,一邊啃著自己手里的饅頭。
  等幾個人吃完飯,飯碗往石桌子上一放,我們趕緊把手里的饅頭吞完,陳道長領著我們走了過去。
  梧桐樹底下這幾個人,看著年齡都不小了,至少都在六十歲往上,到了跟前,陳道長先給他們挨個兒行了個禮,然后跟他們聊了起來。
  幾個人還都挺隨和,聊了幾句以后,陳道長就問起了婦女家里的事兒。
  不過,幾個人居然一問三不知,還反問陳道長婦女家里出了啥事兒,原來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男人撞邪的事兒,都是街坊鄰居的,他們就知道兩口子在他們鎮上菜市場賣菜,賣菜的攤子在菜市場里是最大的,家里也挺富裕,不過,最近一個多月沒見他們兩口子出攤兒了,聽說那男人好像是病了,但是都不知道得的啥病。
  幾個人這么說,這叫我們挺失望的,不過,從他們嘴里也不是沒得到一點兒消息,他們說,男人他們家在附近的口碑不是太好,特別是那婦女,仗著娘家有點兒勢力、自己家里又有點兒錢,經常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跟街坊鄰居們大吵大鬧,附近的街坊鄰居都不怎么跟他們家來往。
  我們三個挺無奈,看來從他們鄰居家我們也得不到啥消息,眼下只能再去問那兩口子了。
  離開梧桐樹這里,三個人來到了巷子口,這時候巷子里沒人,靜悄悄的,我跟陳道長一合計,那婦女嘴比較緊,問她肯定問不出啥,不如把她跟她男人想辦法分開,單獨問那男的,那男的看著還好說話,估計能問出點兒啥。
  合計好以后,三個人來到了婦女家門口,這時候院門開著,不過還沒等我們進門,從門里出來一個小姑娘,推著一輛自行車,身上還背著個書包。我一看,是昨天在沙發上看電視的那女生,跟我們年紀差不多,估計是兩口子的閨女,這時候,應該是去上學。在女生身后,跟著昨天那個十來歲的小男孩,小男孩也背著書包。
剩余 3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18:51:00
  希望各位多多頂貼,我會加快上傳速度,很快就能趕上之前的進度了。
剩余 6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tl63338849 時間:2017-01-18 19:44:00
  寫得不差.敘亊跟別開生面.望繼續下去。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19:49:00
  女生面無表情的撇了我跟強順一眼,也沒理我們,帶上小男孩騎車離開了。
  陳道長等女生離開以后,邁腳進了院子,我剛要跟著進去,發現強順站在原地沒動,扭頭一瞧,強順正看著那女生離開的背影發呆。
  我伸手拉了他一把,他回了神兒,隨后小聲問我:“黃河,咱要是不跟著陳道長過來,這時候是不是也背著書包上學去了?”
  我舔了舔嘴唇,不知道該說啥了,一股子苦澀涌到了喉嚨口兒,我反問他:“咋了,你后悔了?”
  強順輕輕點了點頭,“嗯,早知道是這樣兒,還不如在家上學嘞?!?br>  我抽了下鼻子,是呀,還不如在家上學嘞,在家至少還有頓像樣兒的飯吃。
  陳道長發現我們倆沒進門,回頭招呼了我們一聲,我跟強順趕忙回神,跟著他走進了院里。
  這時候,兩口子、還有那老頭子,正在屋里吃飯,我們一進門,男人起身問我們吃了沒有,那婦女連問都沒問,就斜眼撇了我一下,不過,我發現她眉心的血并沒有擦掉,精神也比昨天好了很多,看來我的血給她帶來了好處,她舍不得擦掉了,這就更好辦了。
  男人讓我們坐下,我們仨站著沒動,就這么看著他們吃飯,場面有點兒尷尬。
  吃過飯,婦女看看我們三個,問道:“你們又找到法子了?”
  陳道長這人很正直,再加上他們出家人規矩多,話只能由我來說了,我趕忙回道:“找到了,這次一定能把大叔的胳膊治好,順便也能把你的病治好?!?br>
我要評論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20:18:00
  “我的?”婦女一愣,旋即厲聲叫道:“我可沒??!”
  我笑了,說道:“大嬸,您最近應該晚上老做噩夢,老是給鬼壓床吧?!?br>  婦女臉色頓時一變,“你、你咋知道的?”
  我說道:“被那些東西纏上的人都這樣兒,您算是好的了,身上煞氣重,要是換成別人,早給那東西上身了?!?br>  婦女臉色又變了變,不過嘴上還挺硬,“你、你胡說!你、你嚇不住我?!?br>  我把一臉正色說道:“我嚇您干啥,您昨天晚上沒有做噩夢、也沒有被鬼壓床,對吧?”
  婦女頓時一愣,狐疑地打量起我來,我接著又說道:“昨天沒跟您說明白,我身上陽氣重,就算不用我們家那些法術,光我的血就能辟邪?!彼底?,我抬手朝婦女眉心指了一下,“您要是不相信,您現在就把血擦掉,我保證您今天睡午覺的時候,就得給鬼壓住?!?br>  婦女一聽我這話,呆住了,可能被我說中要害了。這時候,那老頭兒從椅子上站起身,默不作聲收拾起了桌子上的碗筷,好像他們家里所有的事兒都跟他沒多大關系似的。
  我繼續對婦女說道:“你身邊跟著一個女鬼,要是不盡早送走,你將來比你男人還要嚴重?!?br>  婦女一聽,臉色又變了,男人這時候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呆呆的說道:“真是那女的?”
  婦女連忙回了神兒,喝斥男人,“啥女的,別瞎說!”
  一聽婦女這話,我特別不舒服,朝婦女看了一眼,問道:“您敢不敢現在就把眉心的血擦下來?”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20:18:00
  好像還是沒啥人呀。
剩余 19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20:28:00
  婦女頓時又不吭聲兒了,我緊跟著說道:“我們現在想到一個法子,不但能把您身邊的女鬼趕走,還能治好您男人的胳膊?!?br>  婦女一聽,態度立馬兒就變了,忙問我:“啥法子?”
  我假裝想了想,說道:“這法子女人不能在跟前,我可以留下來幫您趕走那女鬼,您男人得跟著陳道長和我朋友到別外面去?!?br>  婦女猶豫了起來,停了好一會兒,對男人說道:“跟他們去吧,該說的話說,不該說話的話別亂說?!?br>  男人很窩囊的點了點頭,昨天我就看出來了,這男人怕老婆,那七十多歲的老頭應該是男人的父親,估計也拿這兒媳婦沒轍,所以才啥都不管不問。
  陳道長和強順帶著男人離開了,我走到婦女對面坐了下來,婦女迫不及待問我,“你有啥法子能趕走我身邊那……那東西?”
  我想了想,不緊不慢說:“您把眼睛閉上,雙手放在膝蓋上,手心朝上,平心靜氣,我啥時候叫你把眼睛睜開你再睜開?!?br>  婦女疑惑的問道:“為啥要我這么做?”
  我說道:“您別問那么多,聽我的就行了?!?br>  婦女這時候還真老實,老老實實把眼睛閉上,手放到了膝蓋上,我這時候伸手往自己兜里一摸,摸出一根煙,點著抽了起來,我從初三上半學期就開始抽煙,不過,跟著陳輝出來這么幾天,一直逮不著機會抽,期間煙還給大雨淋濕了一多半兒,這回總算逮著機會了。
  一根煙還沒抽完,婦女耐不住了,問我,“小兄弟,我啥時候能把眼睛睜開呀?”
  我說道:“快了,你再等一會兒吧?!?br>  婦女又問:“那你到底咋給我趕那東西呢?”
  我這時候坐在椅子上根本就沒動,說道:“我這不是正在給您趕么,您先別著急,一會兒就好了?!?br>  說著,我又點著一根煙抽了起來。
剩余 4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yaohong618258 時間:2017-01-18 21:05:00
  支持新帖,已收藏
  
作者:抬頭見圓月 時間:2017-01-18 21:07:00
  等更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22:51:00
  5,第二根煙抽完沒一會兒,婦女又耐不住了,問我啥時候能好,我一合計時間,陳道長跟那男人出去還不到十五分鐘,肯定問不出啥,還得再拖延婦女一會兒。
  我讓婦女把眼睛睜開了,然后讓她給我找來紙筆,我想了想,在紙上寫了幾樣東西讓她去找,她拿過紙一看,說了句,呦,這些東西俺們家都有呀。
  我沖她很天真的笑了笑,心說,沒有我還不讓你去找呢,讓你找就是為了拖延時間。
  十多分鐘后,婦女把東西全找來了,一把剪刀、一根縫衣針、一塊碎布、一根婦女自己頭上的長頭發。
  我當即讓婦女坐下,讓她把那根長頭發穿進針眼兒里,婦女二話不說,拿起頭發就往針眼兒里穿。
  我見狀趕忙攔下了她:“大嬸,這頭發不能這么穿?!?br>  婦女疑惑地看我了一眼,“那該咋穿呀?”
  我舔了舔嘴唇,說道:“閉上一只眼睛穿?!?br>  沒穿過針線的朋友可能不知道,閉上一只眼睛以后,人就失去平衡力跟準頭兒了,很難把線穿進針眼兒里,除非你專門練習過。
  這時候,再加上婦女的頭發比較柔軟,別說閉上一只眼睛,就是兩只眼睛全睜開也不好穿。
  沒一會兒,婦女頭上就冒了汗了,不過,頭發依舊沒有穿進針眼兒里,看的我在旁邊一個勁兒的偷笑。
  又過了幾分鐘以后,婦女終于沒耐性了,把針跟頭發往桌上一摔,抬起頭問我:“小兄弟,為啥非得把頭發穿進針眼兒里嘞?”
剩余 7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22:52:00
  聽婦女這么問,我趕緊把一臉正色,“這個不能告訴你,這是我們家的獨門秘術,不能讓外人知道?!蓖A艘幌?,我又說道:“其實閉上一只眼睛穿針眼,平常人都沒練過,所以不好穿?!蔽掖幼雷由夏悶鶩販⒏?,又說道:“您看我給您穿一個?!彼低?,閉上一只眼,拿著頭發往針眼里穿了起來。
  十幾分鐘后,我頭上也冒了汗了,婦女咯咯咯笑了起來,“我當你有多大本事呢,你不是也穿不進去……”
  我把手里的頭發跟針放下了,沖婦女尷尬的嘿嘿笑了兩聲,心說,我故意的,這樣才能拖延更多的時間,傻瓜。
  也就在這時候,院子里傳來了響動,我跟婦女同時從椅子上站起身到門口一看,陳道長領著男人和強順回來了。
  我又朝他們三個臉上一看,陳道長皺著眉頭,一臉愁悶,男人好像做了啥虧心事,一臉惶恐,最后是強順,一臉的無所謂,好像天大的事兒都跟他沒關系似的。
  三個人還沒進屋,陳道長看見站在門口的我了,沖我招了招手,我趕緊從門里出來了,陳道長隨即扭頭對男人說道:“你們家的事兒,容我跟黃河商量商量,問題應該不大?!?br>  男人聽了,勉強沖陳道長笑了笑,點了下頭。
  婦女這時候看看他男人,又看看陳道長,臉色變的不好看了,她似乎察覺到了啥,我趕緊一拉陳道長的衣裳,咱趕緊走吧。
  陳道長會意,帶著我們倆轉身就走。
  剛走到院門那里,就聽婦女厲聲問男人,“你都說啥了?”
  男人小聲回了一句,“我、我啥都沒說呀……”
  旋即,就聽女人大喊,“你們三個,給我站??!”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8 22:52:00
  今天就到這兒吧,明天繼續,謝謝各位。
我要評論
作者:蟲蟲愛哈哈 時間:2017-01-18 23:09:00
  頂
  
作者:抬頭見圓月 時間:2017-01-18 23:40:00
  過分,這個節骨眼爾
作者:橙楓2012 時間:2017-01-18 23:53:00
  追了樓主幾個帖子
作者:放牛人2016 時間:2017-01-19 00:06:00
  頂
作者:ty_快樂就好670 時間:2017-01-19 00:35:00
  頂一個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9 07:45:00
  陳道長第一個停下了腳,我回頭朝婦女瞧了一眼,婦女快步朝我們走了過來。
  婦女質問陳道長:“我男人的胳膊治好了嗎?”
  陳道長趕忙轉身,對婦女說道:“因由已經找到了,只要我和他們兩個商量商量,就能找出法子?!?br>  婦女轉而又看向了我,問道:“我身邊跟著的那……那東西呢,你就這么走了呀,你叫我找的那剪刀、那破布,都是干啥用的?”
  我沖婦女一笑,說道:“大嬸您先別著急,等會兒就能用上了,我現在先和陳道長商量一下,你們都別著急,等一會兒昂?!?br>  婦女又回頭看了他男人一眼,一指她男人,“你跟我進屋里去!”
  婦女不再糾纏我們,我們三個全都松了一口氣。
  走出婦女家的巷子來到街上,我忙問陳道長,“咋樣兒呀道長,那男人給你們說啥了點兒沒有?”
  陳道長點了點頭,“該說的都說了,這男人是個實在人?!?br>  三個人在鎮子里找了僻靜涼快的地方,陳道長給我從頭說了起來。
  這兩口子呢,在他們鎮上有個菜攤,這個前面已經說過了,而且還是他們菜市場里最大的攤子,各式各樣的菜,特別的齊全。
  這男人呢,比較誠實,從不給人缺斤短兩,一是一二是二,所以他們攤子上的生意特別好。
  不過,就在三個月前,菜市場里又出現了一個攤位,這攤位也是兩口子,而且還特別年輕,看著剛結婚沒多久。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9 07:46:00
  這小兩口子的菜攤子一擺下來,邪了門兒了,他們那里的生意特別好,男人這里的生意,當然就直線下降了。
  有道是同行是冤家,這婦女呢,就跟男人商量,那小兩口子生意那么好,將來非把咱擠兌下去不可,得想法子治治那小兩口子。
  男人一聽就勸她,算了吧,一樣的菜,一樣的價,人家生意好,那是人家會做生意。
  男人這么說,婦女卻咽不下這口氣,過了沒幾天,婦女讓男人一個人看著攤子,她自己跑去找那小兩口子聊天。
  婦女顯得很熱情、很大方,那兩口子還也挺隨和,很快的,就聊熟了。
  第二天,婦女又去找那小兩口兒聊天。就這么的,幾天下來,婦女跟那小兩口子越來越熟了,這才知道,原來小兩口子是從外地過來的,買下了人家一個菜攤子。
  又過了差不多有一個月,有一天,小兩口那個男的因為有別的事兒,沒來,攤子上只有女的一個,婦女見機會來了,又過去跟女的聊天,這時候,他們已經很熟了,還一起到飯店里吃過幾次飯。
  婦女跟那女的聊著聊著,回到自己攤位前拿了兩瓶水,給了女的一瓶,她自己一瓶,這時候已經很熟了,女的也就沒懷疑,婦女遞給她的水,她接過去直接就喝了。
作者:悶頭走 時間:2017-01-19 07:59:00
  這是從頭在來嗎 養著吧
  
樓主途中的旅人 時間:2017-01-19 08:10:00
  不過,喝完以后,女的就覺得肚子里有點兒不舒服,跟婦女說,可能是昨天晚上著涼了,讓婦女給她看會兒攤子,她去趟廁所。
  等女的跑去上廁所的功夫,婦女回到自己攤位上,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噴壺,噴壺里是一種無嗅無味的高毒農藥,其實也是有氣味兒的,不過用水稀釋過以后,味道是很小的,一般聞不出來。
  婦女拿著噴壺回到小兩口兒的攤位上,把所有的蔬菜用噴壺噴了一遍,當然了,都是偷著噴的,沒給別的攤位上的人發現,噴完以后就打了個電話。
  等女的從廁所回來的以后,工商、衛生檢查的,也全都過來了,說是衛生突擊抽查,抽查就抽查吧,偏偏抽查到了小兩口子那攤位上,工商的那些人直接就把女的給帶走了,攤位也給封了。
  因為啥呢,因為她賣的蔬菜上面的農藥殘留嚴重超標,已經不是蔬菜了,要是直接吃,都能把人吃死。
  自那以后,小兩口的攤子就再沒開過張,小兩口也再沒出現過,后來,聽說小兩口兒被罰了一萬多,那時候的一萬多可真不少,我們村那時候還有因為一千塊錢喝農藥自殺的呢,更別說一萬多了。
  又一個多月后,婦女有一天晚上睡覺的時候,突然做了個夢,夢見小兩口兒那女的,來找她索命了,那女的說,都是因為你陷害的我,我現在已經上吊自殺了,做了鬼了,今天過來就是跟你討債的!
  婦女夢見的那女人的樣子,就跟強順看見的一樣,舌頭伸的老長,眼睛珠子通紅。當時強順一說女鬼的樣子,婦女為啥臉色都變了呢,就是因為這個。
剩余 1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使用“←”“→”快捷翻頁 上頁 1 2 31017 下頁  到頁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